东岑西舅

不甘寂寞(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8:32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看着他阴沉的脸色,真是有些莫名其妙——他怎么听话不听全,单单只听到那三个字?.

    “你误会了。”她轻声解释,“他说的那三个字是我刚才在接丝楠的电话时和她聊到你,所以不自觉在玻璃上写的字,‘我爱你’,是我写给你的。”

    藿莛东神色一楞——他一来就听到梁宥西对岑欢说了句‘我爱你’,当时被震住了,根本没听到后面一句。

    “他来酒店找他朋友,凑巧碰到我。”岑欢起身,有些自嘲的勾着嘴角,“你也看到了,他根本就不想和我多呆一秒,这都是拜我伤害了他所赐。”

    藿莛东望着她,转过身庙。

    “你如果觉得离开他后悔了可以追上去告诉他,以他爱你的程度,肯定会不记前嫌,和你重归于好。”

    他边说边往电梯走去。

    岑欢因他的话而皱眉,却又忽地意识到什么,神色微微一讶,有些欣喜的追上去畈。

    “你在吃醋?”她问他,语气轻快。

    藿莛东冷哼了声,没理会她,梯门一打开立即走进去。

    “你真希望我追上去告诉他我后悔了?”岑欢亦步亦趋,在梯门合拢时,双手自动缠上他的臂弯,亲密的搂住。下颌微仰起一个斜睨他的弧度,温润的美目荡着一丝狡黠。

    “那是你的事。”藿莛东睨一眼她缠上来的手,神色几不可察的缓了缓,别开视线凝着楼层显示器上跳动的数字。

    “是么?我还以为是你吃醋了。”岑欢故做失望的叹息,“原来是我自做多情。”

    “既然你这么大方愿意成全,那我也不好辜负你的好意。”岑欢松开他的手去按下一个楼层,随后梯门打开。

    “我可能会晚点回去,晚饭你自己准备,别等我。”

    话落她走出去,然后站在电梯门口,和藿莛东面对面相觑。

    藿莛东面无表情的望着她,直到梯门一点点重新合上,他都没有任何动作。

    岑欢垂眸望着地板苦笑——她原本是想赌一把,赌他不会让她走。

    可她输了。

    不过输得不算惨,因为她感觉到了他的确是在吃她和梁宥西的醋。

    **************************

    藿莛东抱着女儿下楼来,环顾酒店大厅一圈没找到岑欢,脸色顿时沉下来。

    他以为她只是开玩笑或是想试探他才会说那样的话,等他下来她一定还在大厅等他。

    可没想到……

    他是越来越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带女儿回家,晚上叫的外卖,小丫头习惯了饭前必吃岑欢特意给她准备的小点心,根本不买外卖的帐,只吃了一口就不肯吃了。

    而他也食知无味。

    十点多时哄女儿上床睡觉,小丫头忽然问他,“爹地,那个岑叔叔今天不住我们家了么?”

    “橙橙喜欢叔叔么?”

    小丫头迟疑了几秒,摇头又点头。

    藿莛东挑眉毛,“为什么摇头又点头?”

    “我不喜欢叔叔和爹地亲亲,可是我很喜欢他给我买糖做好吃的。”

    “亲亲?”藿莛东心惊,故做不解的问女儿,“爹地什么时候和叔叔亲亲了?”

    “爹地睡着了,叔叔偷亲爹地的嘴,我看到了。”

    岑欢偷亲他?什么时候?他怎么不知道?

    藿莛东拧眉,又听女儿问,“是不是亲亲了就要结婚?爹地要和叔叔结婚吗?”

    女儿的问题让藿莛东哭笑不得,却也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逗女儿,“如果爹地和叔叔结婚,橙橙以后就不能叫她叔叔,要叫妈咪了。”

    “我才不要男人做我妈咪!”小丫头一脸嫌弃。

    “那怎么办?橙橙不要男人做妈咪,也不要女人做妈咪,那以后就没有妈咪了。”

    “我只要爹地就好了。”小丫头搂住父亲的一只胳膊,闭上眼嘀咕。

    藿莛东低头在女儿额头上亲了亲,轻轻拨开女儿的手,正要离开,小丫头忽地睁开眼。

    “爹地,亲亲会怀孕吗?”

    藿莛东瞬间石化,不懂女儿怎么突然会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叔叔偷亲爹地,然后叔叔的肚子大了,是爹地的口水让叔叔的肚子大起来怀孕的吗?”

    “……”

    “那以后爹地不要亲我了,我不要怀孕。”

    “……”

    藿莛东目瞪口呆的望着女儿用力擦拭刚才被他亲吻过的额头,直到她认为擦干净了不会怀孕了,这才放心的重新闭上眼入睡。

    现在的孩子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藿莛东嘴角抽了抽,给女儿拉好被子退出房间。

    时间过了凌晨,岑欢还没有回来。

    藿莛东有些烦躁的合上电脑,拿过手机正要打电话给岑欢,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动静。

    **************************

    开了门把鞋子一脱,岑欢摇摇晃晃的光着脚走向卧室。

    却在经过书房时,房门忽然打开,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紧绷的俊颜在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时脸色瞬间阴沉到极点。

    “你喝了酒?”而且似乎数量还不少。

    森冷的嗓音让岑欢楞了一楞,随即呵呵轻笑,同时捂住嘴打了个酒嗝。

    “今晚他……朋友……过生日,很开心……喝了几杯……”

    他?

    意思到那个他是谁,藿莛东眸色转冷。

    他按捺住心头迅速窜腾的怒气,额头青筋爆绽着,压低嗓音低斥,“你要疯也等生了孩子在疯,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怀孕不能喝酒?”

    岑欢像是有些难受的皱拧眉,没理会他的质问和斥责,扶着墙推开卧室的门走进去,关门之际却被一只手挡住,随后手臂一痛,她整个人都被一股大力拉回来,紧接着被压入身后的门板上。

    “你该死的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藿莛东忍无可忍的揪住她的衣领低吼,这才发觉她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白天她穿的那件他的衬衫,而是一袭中袖的裸色雪纺低领娃娃裙。蓬松的下摆设计不但可以遮掩她窿起的腹部,低领的设计更是让她怀孕后更显饱满弹性的酥`胸呼之欲出,让人移不开眼。

    而她该死的就是穿成这个样子在梁宥西和其他男人的眼皮底下玩得风生水起!

    可是激怒他的罪魁祸首显然并没意识到自己激怒他了,反而在被他压制在门板上后腹部被他顶得不舒服而秀眉皱拧得更厉害,使劲力气想推开他.

    “是不是我不碰你你不甘寂寞了?”他忽地腾出一只手用力的撅住她的下颌,目光落在她娇艳欲滴的唇瓣上,喉咙的突起难以遏制的滑动了下,随即低下头,近乎粗暴的狠狠吻住她的唇,火舌长驱直入,席卷她口腔的甜美,贪婪的缠住她的舌毫不怜香惜玉的辗转蹂躏。

    岑欢仿如瞬间被夺了呼吸,迷离的眸底却掠过一丝诡谲的黠光,抵在他胸前的小手悄悄环上他的脖颈,拉下他的头热烈的回应。

    太久没有品尝过她的滋味,藿莛东有些难耐的轻喘着退出舌抵着她的齿列轻轻研磨,大手却不安分的自她领口直接探入,熟练的掌住她高耸的一侧揉`捏。

    两人的情`欲都被挑起,就在藿莛东打算抱她放到床上时,不经意摸到她腹部的手却在感觉到一阵湿意后黑眸忽地睁开,并停下了所有动作。

    岑欢还沉浸在暌违已久的激情中,见他突然停下,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一时有些错愕。

    “怎么了?”

    藿莛东拉下她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身体往后退开几步,有些自嘲地扯了扯唇。

    “你是是很开心看到我入了你布下的局?”

    岑欢眸光一闪,有些心虚的别开眼。

    “什么……什么局?”

    “你还要装?”藿莛东抬起刚才碰到她腹部湿意的那只手,放到鼻子上嗅了嗅,是烈酒的味道。

    “你根本就没喝酒,你口中没有半丝酒气。而我从你身上闻到的酒气来自你的裙子,如果我猜得没错,你是故意把酒倒在裙子上,又刻意回这么晚,还故意说是和梁宥西一起给他朋友过生日,目的是为了让我误会,让我吃醋,逼我失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