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幸福而至(4000)

芥末绿2017-2-25 21:38:37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没想到自己那点小心思居然被藿莛东猜得一丝不差.

    她的确是没喝酒,也不是和梁宥西一起为他朋友过生日,而是在离开酒店后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然后又刻意等到过了凌晨才打车过来。

    她知道这个时候女儿已经睡了,所以过来之前换了条裙子,又在裙子上倒了些酒,制造出一副自己酒醉晚归的假像,以此试探他的反应。

    结果很让她满意。

    只是有些可惜竟然这么容易就被拆穿了庙。

    望着对面脸色似乎越来越差的男人,岑欢却是微微一笑:“我只是想知道,我在你心里到底占据什么位置?”

    “要不要我拿把刀来把自己剥开让你看得更清楚更仔细一些?”藿莛东声音转冷,因自己竟然被她这点小算盘就刺得失控而恼怒。

    岑欢抿一抿唇,两手放在身后交叉握着朝他走近畈。

    “小舅,你明明那么在乎我,而我也爱你,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让我们的关系回到从前的相亲相爱?”她微仰头问他。

    “我说了暂时不谈感情的事。”藿莛东避开她炽热的目光,垂眸深深吐息,平复体内一`波`波翻涌而上的悸动。

    “洗洗睡吧,以后别再做这么无聊的事。”

    越过她,他大步走向门口,手刚触上门把,就被岑欢自身后抱住。

    “我会做这么无聊的事还不是被你逼的?”岑欢有些哀怨的抱紧他,“小舅,别折磨我了,好歹给句话,你到底还要不要我?”

    藿莛东皱眉,一点一点拨开她的手,回头望一眼她委屈得咬得发白的唇,叹息,“岑欢,我这个年纪已经没有太多精力和谁去折腾,我说暂时不谈感情,是不想让你再后悔,再像以前那样用憎恨的目光指控我,说只有离开我你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全。以我曾经的身份和现在的地位,宽威绝对不会是算计我的最后一个。”

    岑欢一下僵住,脸色渐渐苍白。

    “原来你一直都在记恨这件事?”所以才不论她怎么努力对他示爱,他都无动于衷?

    “我不是记恨,是站在你的立场为你考虑。”

    “我不需要你为我做这种考虑,我也不在乎以后是不是还会再有一个宽威,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共同面对,你为什么——”

    “如果真的不在乎,你当初就不会怪我是因为我的原因才给女儿招来了那些灾难!”藿莛东打断她,“你说不论发生什么都会和我一起共同面对,可你当时却是选择离开我!”

    岑欢被反驳得说不出话来,大瞠着眼惊慌的望着他,显得很无措。

    她知道那时自己说的那些话很可恶,可她不是真心想那样说的。

    “……我、我那时……是说的气话……”她艰难的辩解,脸色却越发苍白。

    “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不过你这句气话说得很对,如果不是因为我,女儿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回过头,“岑欢,你应该懂我。”

    “我不懂!”岑欢眼眶湿热,胸口迅涌而上的酸胀让她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和拔尖。“我只知道我们已经错过了两个三年,难道你现在还要再错过又一个三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来惩罚我当初一时的气话么?”

    人生有几三年经得起他们一再错过!

    大颗的眼泪自眼角滑落,岑欢深呼吸,盯着他的背影几乎一字一顿的用力道:“你信不信你这次推开我,明天我就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嫁给别人!”

    身后传来的声音有种豁出一切的坚决。

    藿莛东许久没听到过岑欢用这种决绝的语气和他说话,一时有些恍神,脑海里浮现几年前她坐在高高的阳台上,笑灿如花的威胁他说爱她的那一幕。

    这个女人在某些方面天生是个赌徒,但凡是被逼得急了觉得已经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她都会下意识说这样的话逼对方做出选择。

    可如果她真能因为他的拒绝就狠得下心把自己嫁给其他男人,那当初就不会离开梁宥西了。

    所以他没有回她,而是打开门走了出去。

    岑欢瞪着被带上的房门,愤然转身走向阳台。

    她真的快被他气疯了,如果再不出来吹吹风让自己冷静,她怕她连杀人的心都有。

    原以为过了今晚后终于可以再在一起,没想到情况更糟糕。

    爱情面前,果然是再想得通透的人都没办法在怒气上来时理智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刚才气头上一时冲动放下那样的狠话,可她现在却真有种不顾一切找个人办一场婚礼逼他回心转意的念头。

    只是倘若到了那个时候他仍是不愿意松口,反而祝福她新婚幸福呢?

    那她该如何收场?

    ************************

    彻夜难眠。

    藿莛东掀开身上的被子坐起,眨了眨有些发涩的双眼,望着窗外渐亮的天色,深邃的五官隐匿在昏暗的光线中,神情隐晦莫测。

    他不是不信任岑欢对自己的感情,他知道她爱他,只是这份感情在经历过这么多事以后已经变得太沉重,所以即使是彼此相爱,他也不敢再轻言承诺。

    有首歌里唱,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用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还真是该死的应景。

    隔壁传来开门声,他眉头一动,敛住思绪,静心倾听门外的动静。只是隔了许久,都没再传出其他声音。

    有些困惑的起身,走去门口打开门探望究竟,门一开,就看到怔在门口楞神的岑欢。

    她的脸色看起来很憔悴,显然也和他一样彻夜难眠。

    “小舅,昨晚的事很抱歉。”岑欢轻轻开口,望着他的目光显得很平静。

    藿莛东不语。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关系,这段时间她的情绪波动很大,一时晴一时雨。

    “对不起,我昨晚不该惹了你不开心还发那么大的脾气。”

    “你一大早站在我门口就是为了跟我说对不起?”藿莛东狐疑,望着她的黑眸深沉无底。

    岑欢扬眉,“当然不只是为了道歉。”她掩嘴轻咳了句,望着他,“我想带女儿离开。”

    淡淡的一句,藿莛东却是蓦然变色.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沉声质问她,黑眸闪烁着一簇暗焰,“我说过别再试探我!你越是这样做我越不想和你在一起!”

    岑欢心口一痛,愀然握拳,“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更要带女儿走,你应该知道女儿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她现在这个样子你怎么带她走?”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自有我的办法。”岑欢望着他,眼里有着浓浓的失望,“其实丝楠说错了,这个世上最爱我的人是梁宥西,而不是你。”

    “我以为你可以为了我放弃一切,直到昨晚我才发觉自己错得有多离谱,我在你心里的分量还重不过一句气话。”她自嘲一笑,“不过没关系,人总是要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挫折才会成长。现在就让我带着女儿走出你的生活,还回你原来的清净。”

    藿莛东看着她,尽管很努力的想控制住胸口那股暴动的情绪,却终究是没忍住。

    “你怎么还我一个清净?当初硬是强行闯入我的生命,要来就来说走就走,每一次你都觉得委屈觉得受伤,现在还说最爱你的人是梁宥西不是我?”他冷笑,盯着她切齿低吼,“岑欢,你有没有良心?我几时对别的女人像对你这样用心过在乎过?如今你还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的心我的情统统都给了你你还不知足!”

    “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不知足!”岑欢回吼他,眼泪却流下来,“我不但要得到你的心你的情,我还想要更多!我想和你像在伦敦时那样无所顾忌的在大街上十指紧扣,拥吻漫步,想每晚可以躺在你怀里入睡,想每天早上一醒来睁开眼就能看到你,想每天都可以吃到你做的饭菜,想天天看到你的笑容……”

    她想这些错了么?她不过是爱着他,想和他共筑一个幸福的爱巢,为什么在以前困难重重时,两人还能坚信彼此最终会在一起,而现在什么阻碍都解决了,他却反倒要推开她?

    藿莛东看到她蓄满泪意的眼里弥漫开的伤痛,心口骤然痛得难以喘息。

    他不愿给予承诺的原意是希望她离开自己能够过得更好,而不是更让她觉得伤心绝望。可现在看她这样痛苦,他忽然有些不确定自己这么做是不是错了。

    “你说你爱我,可你连我说要带着你的孩子嫁给别的男人都无所谓,难道这就是你对我的爱?”岑欢哽咽着质问他,“既然你不需要我,那我只能离开,前提是我要带着女儿一起离开,我会重新给女儿和肚子里的孩子找一个不用背负太多东西的父亲,成全你口口声声说站在我的立场为我考虑的好意,只是到时候女儿他们喊其他男人父亲时,希望你不要后悔。”

    “你不会。”她不会让他的孩子叫别的男人父亲。

    “会不会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我已经决定和秦戈结婚。”

    秦戈?

    藿莛东面色一震,眯眸,“他不可能和你结婚。”

    “怎么不可能?他爱我,我昨晚和他联系时他没有半丝犹豫就答应了,而且还连夜买了机票赶回来,再过几个小时他一出机场就会直接过来接我们母女离开。”

    她的表情太镇定,藿莛东一时猜不透她是否在骗他。

    “我其实一开始就不该带她回来的,”岑欢抹去脸上的泪水,吸了吸鼻子转过身,“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为我做了那么多,只是可惜那片郁金香要换女主人了,希望我和秦戈结婚以后——”

    未完的话被一双环上腰的有力手臂打断,下一秒,她被搂入宽阔的胸怀里,而头顶落下一个满满无奈的叹息。

    “别逼我了,小疯子,我拗不过你,我认输。”

    好不容易止不住的泪水顷刻如泉喷涌,岑欢微仰头,视线模糊的望着头顶那张眉头舒展开来的俊颜,有些不敢相信这次他会突然这么轻易就松口。

    “你、你说、你认输?”意思是他不再推开她了么?

    藿莛东微低头,滚烫的吻落在她含泪的眼睫上,环住她身子的手臂不自觉拥得更紧,半晌才放开她被自己洗礼得红艳欲滴的唇。

    “我认输,因为我没办法看着你带着我的两个孩子嫁给别的男人,没办法听他们叫别的男人父亲,虽然我知道,你并不会这么做,但我没办法无视你的痛苦和伤心。”

    他再次亲吻她的唇,“如果放手让你离开只会让你更痛苦,那我何不继续让你留在我身边。只是我还不能够做到你心目中事事对你坦诚的理想爱人。但我可以做到相互扶持鼓励,能够在你痛时陪你一起痛,你快乐时陪你一起笑,有难时和你共度难关,而我痛时也会告诉你,不会再对你隐瞒我的感受让你觉得我不需要你。”

    岑欢激动得泪如雨下,被他拥在怀里的身子颤得厉害,一时难以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你呢?你会和像你说的那样,不论发生任何事情,始终和我携手共同进退,不会再离开我么?”

    岑欢拼命摇头,双手环上他的脖子,颤着唇和着眼泪吻上他的唇,用行动代替回答。

    四片唇忘我的彼此纠缠,浑然不觉一抹小小的身影正在靠近,然后仰起小小的脑袋望着深情拥吻的两人,心想爹地和叔叔又在玩亲亲,那叔叔的肚子是不是会更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