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你是不是上错床了(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8:47Ctrl+D 收藏本站

    迷离夜色下,黑色的汽车穿梭在被一场大雨洗涤过的宽敞马路中.

    余光透过后视镜不经意瞥到一家著名的西饼店,像是想起什么,藿莛东把车开到路边。十多分钟后从西饼店出来,手里多了只包装精美的西饼盒。

    回到公寓掏出钥匙正要开门,想了想,又把钥匙放回去,然后按下门铃。

    岑欢正边喂女儿吃饭边哄她叫自己妈咪,听到门铃声楞了一下,而小丫头已经异常兴奋的跳下餐椅朝玄关跑去。

    只可惜她个子矮,根本够不着门把,只能急得跳脚,回头望着岑欢报以求助的眼神庙。

    岑欢漫不经心的走过去,俯身望着女儿,染着笑意的眸子里掠过一丝狡黠,“如果你叫我一声妈咪,我就开门让爹地进来。”

    虽然她也不知道门外站着的人到底是谁,不过只有让女儿以为门外的人就是她爹地,她才会考虑要不要和她做这笔交易。

    小丫头瞠大眼,眼神无辜得像是在控诉岑欢的‘趁人之危’畈。

    房门的隔音效果太好,门外站着的藿莛东并不知道母女俩就站在离他一门之隔的地方,见许久没人开门,他耐心的又按了按门铃。

    小丫头看看门又看看岑欢,有些心急的撅了撅嘴,小小声叫了句‘妈咪’,虽然声音细如蚊蚋,岑欢却犹如听到了世上最美妙的天籁之音,激动的抱起女儿紧紧搂住,一阵湿热的迷雾迅速漫上眼眶。

    藿莛东等不到岑欢给他开门,只好重新掏出钥匙,而他推开门看到的就是岑欢惊喜交加的抱着女儿又笑又哭的一幕。

    “爹地~”小丫头看到父亲,扭了扭被岑欢搂紧的小身子,想要父亲抱。

    藿莛东把西饼盒放到玄关的鞋柜上,走到岑欢面前,黑眸睇着她,声音出奇的温柔,“怎么了?”

    岑欢泪眼朦胧的回望他,很努力才压下喉咙那股酸胀,开口道,“女儿刚才……叫我妈咪了。”

    藿莛东心头一震,“她恢复记忆了?”

    岑欢摇头,还没说什么,怀里的小丫头已经迫不及待的扑到了父亲身上,嚷嚷着要他放在鞋柜上的西饼盒。

    藿莛东拿过西饼盒,递给岑欢,“你爱吃的榴莲慕司包和榴莲酥。”

    岑欢微讶,有些忐忑的接过,“你,特意给我买的?”

    藿莛东点头。

    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岑欢想这样问他,又怕听到的答案让她失望。

    她知道他一直对她很好,即使之前两人发生过再大的不愉快,他对她的好也一如即往,并不代表什么。

    “谢谢。”她垂眸,捧着西饼盒放到餐桌上。

    “你吃过饭了么?如果没有,我帮你把饭菜热一下。”她背着他问,一副若无其事的语气,情绪已然从刚才的激动中平静下来。

    藿莛东应声抱着女儿走去客厅,小丫头惦记着西饼盒里的糕点,隔得老远还眼巴巴的望着。

    藿莛东失笑,走过来拿了一块榴莲酥递给女儿,小丫头喜滋滋的接过,先闻了闻然后才一口咬下去,结果一张小脸魔术般立即变色。

    藿莛东挑眉,抽了张面纸示意女儿吐出来,心里觉得好笑,女儿竟然和他一样讨厌吃有榴莲味道的东西。

    饭菜热好后岑欢有意躲着藿莛东不和他独处,所以在他吃饭时,她带女儿回房给她洗澡陪她玩。

    许是之前开口喊过岑欢妈咪,小丫头似乎和她又亲近了一些,岑欢陪她玩的时候,女儿偶尔还会对她撒娇,露出同龄孩童天真可爱的一面,让岑欢感觉仿佛回到了以前女儿没失忆那段时光,欣喜无比。

    藿莛东听到母女俩玩闹的笑声,嘴角微微弯起。

    吃过饭洗干净碗筷,走去女儿门口站了会,顿了顿还是没进去。

    女儿难得和岑欢这么亲近,他怕自己进去会打扰她们母女培养感情。

    *************************

    十点多时确定女儿睡着了,岑欢才从女儿房间出来。

    回自己卧室时下意识瞥了眼紧闭的书房门,下方透出的一丝光线让她心头微微一痛,连忙深呼吸,快步走过。

    洗了澡躺到床上,却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她没吃他给她买的糕点,因为怕自己越吃越难过。

    如果那个男人给予给予的温柔不是因为爱,那那种温柔,和一把满是锋刃的刀有什么区别?

    他越是温柔,她就越痛,因为她想要的,他不肯给。

    身后忽然传来开门声,岑欢身子一僵,几乎是屏息,闭着眼不敢回头也不敢动弹。

    藿莛东在书房忙完公事,回到房间瞥到床的一侧背对自己的侧影,心口一软,目光放柔下来,轻轻带上门,然后走去浴室梳洗。

    听着从浴室传来的淙淙流水声,岑欢内心一阵莫名紧张。

    之前那半个多月他为了避她,一直都是在女儿房里洗澡,可今晚怎么回房洗了?

    两人争吵的画面清晰在脑海回放,想起他说她越是试探他,他越不想和她在一起,眼眶禁不住发酸。

    如果不是因为爱他,她何必那么卑微的去试探?

    思忖间,浴室门打开,清新的沐浴液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开。

    岑欢不动声色的暗自深呼吸,等着藿莛东离开。

    谁知等了许久身后都没动静,让她好奇的忍不住转身,结果两人四目相对,那双深幽的黑眸里噙着的一丝笑意如同夺目的黑色琉璃,一下惑住她的心神。

    “我就知道你装睡。”藿莛东拨了拨一头还有些湿的短发,走过去上了床在她身侧半躺下。

    岑欢被他的举动惊得回神,明媚的大眼满是错愕的瞪着他,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怎么了?”藿莛东微侧着头看她,明知故问。

    岑欢的目光掠过他光`裸的精实胸膛,又触电般立即撇开,呐呐开口,“你是不是上错床了?”他不是每晚都睡书房的沙发么?

    “上错床?”藿莛东挑眉,“我以为这是我们共同的房间,这床我也有份。”

    岑欢被他反驳得语窒。

    其实正确的来说,是她霸占了他的床,因为这房里的每一样东西,包括她的人她的心,都是他的.

    “那,我去书房的沙发睡。”话落,她半撑起身子作势要下床,不料腰上忽地一紧,一条有力的手臂缠上她的腰,轻轻一带,她整个人都跌入一具宽阔的胸膛上。

    “就这么不想和我同睡一张床?”湿热的气息抵着耳畔在颈项后流转,如同一根细细的羽毛,撩拨着岑欢敏感的身体感官为之心悸。

    突然被他这样抱住,两人的身体紧密相偎,岑欢恍惚中有种自己似乎在做梦的错觉。

    不然十几个小时前还阴沉着脸拒绝她的男人,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就对她这么亲密温柔?

    “女儿也很讨厌吃榴莲。”藿莛东忽地冒出一句。

    岑欢微楞,随即撇撇嘴:“应该说她比你更讨厌吃榴莲,以前她若闻到我身上有榴莲味,就会叫我臭女人。”

    “是么?我闻闻臭不臭。”清隽的俊容忽地凑近,神情认真的自岑欢的脸往下一路嗅闻。

    岑欢震惊得瞠目结舌,一颗心却在漏跳半拍后不受控制的飞快跳动。

    “很香。”微哑的嗓音在耳畔传开。

    岑欢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一双手臂翻转过来,整个人变成跨坐在他身上,而身上那具精实诱`人的性感身躯滚烫得如同岩浆,熔化着她的理智。

    她身上仅着一件薄丝睡裙,还是吊带式的,领口低得几乎掩不住胸前惑人的美景,叫人只看一眼就有种血脉偾张的欲`望。

    按捺不住想亲吻她的念头,他拉下她的身子让她伏在自己胸口,而唇覆上她的,由轻柔的试探渐渐演变成狂野的掠夺,火舌灵活的肆意在她口腔里辗转,汲取她的甜美滋味。

    岑欢如置身梦境,明明身体的感官和触觉得那么真实,却仍难以置信他会主动跟她示好。

    闭上眼,她放任自己沉沦于他滚烫而撂人心弦的热吻下,不论是眼下是梦境或是真实的,她都不想欺骗自己想念他的心。

    她想他,想得都快疯掉了。

    纤细的双臂主动环上他修长的颈项,她热情回应他的吻,并挑衅的抚弄他喉咙处高高突显的喉结,明显感觉到那处忽地一阵急速滑动,而身下抵着自己大腿的某处魔术般膨胀到极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