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等到了幸福(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8:51Ctrl+D 收藏本站

    灯光下,两人的身体激烈纠缠.

    岑欢被情`欲折磨得忘乎所以,柔软的身子难耐的在他身上轻轻扭动,一再的刺激那处滚烫的钢硬。

    而藿莛东这时却放开她的唇,捻玩她胸前突起的大手也安分的转至她的后背轻轻拥着她,额抵着她的,粗重而绵长的深深吐息,努力克制体内几欲倾巢而出的汹涌欲`望。

    岑欢不懂他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大睁着迷离的水眸困惑的望着他,轻喘着,泛着润亮光泽的娇艳红唇在灯光照耀下,可口得想让人一口吞食。

    “你现在怀孕,我怕伤到你和孩子。”藿莛东紧距离凝着她精致的五官低语,气息拂过岑欢的颜面,敏感的肌肤因他灼热的气息而为之轻颤,浑身都酥软庙。

    意识到自己刚才竟然那么渴望他要自己,岑欢脸上如同着了火,烫得灼人。

    想起自己竟然那样明目张胆的渴望他的碰触,岑欢羞得无地自容,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来,却听见一声隐忍的闷哼。

    “先别动。”藿莛东扣住她的腰轻声开口,滚烫的唇刷过她的额,揽过她的头让她靠在自己胸口畈。

    岑欢跨坐在他怒张的勃发上,如坐针毡,身子僵得发酸难耐,却又不敢动。

    藿莛东低头睨一眼她如火的俏颜,低低一笑,大掌覆上她的腹部,“要多大才能感觉到胎动?”

    岑欢有些讶异他怎么会突然问她这样的问题,顿了顿才回他,“一般要四个多月后才能明显感觉到胎动。”

    “胎动是因为宝宝在肚子里面做类似伸手踢腿的动作?”

    岑欢点头,有些困惑他怎么突然对胎动感兴趣起来。

    “那我以后要每天早晚都感觉一下,看我们的宝宝什么时候开始做运动,是不是很顽皮。”

    岑欢呼吸一窒,有些不确定自己刚才是否听错。

    “安医生说在宝宝没出生前,同样需要父亲的关心和呵护,希望父亲和母亲一样每天和TA聊聊天,沟通感情。所以以后我每天都要和宝宝说些悄悄话,亲自陪你去医院做每一次产检,和你分担孕期的喜怒哀乐,陪着你一起平安把宝宝生下来。”

    如果之前那句让岑欢以为是自己的错觉,那么后面这段话简直就让她以为自己完全是精神分裂了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他都不肯要她,怎么会愿意陪她一起去产检,陪宝宝聊天,陪她分担孕期的喜怒哀乐,陪她平安把孩子生下来?

    他都不在乎她是否因为被他拒绝而痛苦了,又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

    她闭上眼,想让自己清醒一些,而滚烫的吻落在沾满泪水的长睫上。

    “对不起。”歉疚的话抵着她的唇吐出,岑欢震住,愕然望着近在咫尺的俊颜,泪意迅速漫上眼眶,又自眼角滑落。

    “不哭。”藿莛东捧着她的脸亲吻她的泪水,目光和语气都轻柔得不像话。

    可他越温柔,岑欢的眼泪就越是不受控制。

    “乖,别哭了,安医生说女人是用来疼的,尤其是怀孕的女人,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哭。”他温柔诱哄,心疼地吻着她脸上不断滚落的泪水。

    “混蛋……”岑欢狠狠掐住他的手臂切齿低咒,心口的激动和内心深处如泉喷涌的幸福逼得她情绪崩溃,如同一个在饱受委屈后又被父母宠爱的孩子,伏在藿莛东胸口失声痛哭。

    这个混蛋,她以为他真的不要她了……

    “好了好了,再哭就要把女儿吵醒了。”见她哭得昏昏沉沉,藿莛东怕她伤了身体,连忙抬出女儿来制止她继续哭。

    可岑欢哭声是变小了,泪水却仍是不断,一双眼睛很快变得红通通的。

    “乖,别哭了。”藿莛东没想到她眼泪这么多,像是怎么也哭不完。

    环住她的腰想把她从身上抱下来,不料岑欢忽地一口咬在他手臂上,而位置恰好是上次她咬到的那个地方。

    藿莛东忍着痛皱眉,心里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想他这辈子是做定了岑欢母女生气时的磨牙饼了,希望他们还没出生的这个孩子不要学她们母女,动不动就咬他。

    岑欢咬得尽心了才松口,可看着他手臂上被自己咬出来的清晰齿印,又心疼得似刀绞。

    “没事,不是很疼。”藿莛东捕捉到她眼里的心疼,知道她后悔咬了自己,心头一暖,开口安慰她。

    岑欢却不领情,泪眼汪汪的瞪着他,打掉他来给自己擦拭眼泪的手。

    “我恨你!”

    藿莛东一楞,还没开口,又听岑欢一字一句清晰的质问他,“看我受尽煎熬才来说你要陪我平安生下孩子,我求你让我留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拽得跟大爷一样,现在凭什么还要我听你的?”

    “岑欢,我——”

    “我恨你我讨厌你我想忘了你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岑欢狠狠打断他,胸口随着她的情绪剧烈起伏。

    没想到岑欢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藿莛东有些慌了。

    “岑欢,你听我说……”他艰涩的开口想解释,岑欢却忽地抬手捂住他的嘴。

    “还是听我说吧。”她幽幽地望着他,俯身在他手臂的齿痕上轻轻落下一吻。

    “我恨你讨厌你想忘了你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这些是我气你不要我时产生的冲动想法。事实上我没办法恨你,也忘不了你,更做不到不见你。如果你真的不要我了,我也不会和别人结婚,而是会躲在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我会偶尔去看你,却不会让你知道。”

    岑欢吸了吸鼻子,缓缓扯出一抹微笑,“我真的很爱你,请你不要再说不要我。”

    藿莛东呼吸一窒,胸口如同被某种利器刺穿,昏天暗地的痛。

    他怔然望着泪眼迷蒙的岑欢,她沾满泪水的长睫和姣好的容颜无一不美得不可方物。

    “岑欢,害怕被抛弃的那个人是我,是我怕你以后还会离开我,所以我没有勇气再和你在一起,因为我太害怕再次失去。”他低头亲吻她的唇。

    “不会的,我不会再离开你,不论无法什么事,我都会和你不离不弃。”岑欢回吻他,急切的保证。

    “如果再有下一个宽威呢?”.

    岑欢一楞,随即摇头,望着他的目光无比坚定,“你不会允许再有下一个宽威伤害我们母女,而我也不会再做那个没心没肺的岑欢。”

    那场事故,让她学会很多,而她感触最深的一点就是她学会了怎样去爱自己所爱和所在乎的人。

    虽然被他拒绝时心里难受得生不如死,可她知道,轻言放弃的后果是或许这辈子两人就真的只能是各行其路了。

    如果两个彼此相爱的人不能长相厮守,那是怎样的一种遗憾?

    而她不想这种遗憾陪伴自己终生。

    所以她不会离开他。

    而幸好没离开,她才等到了幸福。

    “我想让你快乐,当是补偿我刚才咬你那一口。”她亲吻他的唇,诱人的粉舌一点点自他喉咙的突起往下移,掠过他精实平坦的胸腹,停留在他小腹下方的危险丛林边缘。

    藿莛东早在她的粉舌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移时就察觉到她要做什么,虽然一再隐忍仍然无法缓解那处的胀痛,可他也不愿意她用那种方式给自己快乐。

    开口想阻止,不料岑欢的一只手却已经探入他的黑色底`裤内,微凉的五指如同蛇般循着热源环握住他释放滚烫气息的硬`挺,松紧适度的上下套`弄。

    藿莛东只觉下腹猛然一紧,仿佛有股强烈的电流窜过,那处被岑欢握着的勃发刹那间又更大了些,嚣张的脱离岑欢的小手,将黑色的底`裤齐起一个大大的帐篷。

    岑欢看得脸红心跳,喉咙发干,有些跃跃欲试,又有些害怕。

    藿莛东睨她一眼,拉住她的手。

    “我忍得住,你别碰它。”

    岑欢知道他忍得很辛苦,而且男人的欲`望在得到撩拨却无法发泄的情况下尤其伤身。

    她深吸口气,咬牙闭上眼,微俯身两手摸索到他底`裤的边缘一下褪至他的腿弯处。

    解脱束缚的庞大勃发一得到自由立即嚣张的弹跳起,岑欢的脸来不及避开,被结结实实弹了一下,顿时闻到一股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自钻鼻腔。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