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童言无忌(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8:56Ctrl+D 收藏本站

    蜿蜒如蛇一样的青筋狰狞地缠绕在膨胀到极致的昂扬上,每一条的轮廓都分外清晰.

    岑欢震惊地瞪着近在咫尺的庞然大物,有些心骇地吞了吞口水,脸颊烫得能煎鸡蛋。

    这……这也大得……太过分了……

    她微微将脸偏过一些,不经意触及那双欲念狂燃的黑眸,意图退缩的心颤了颤,想起自己刚才说要让他快乐,以补偿咬他那一口的‘豪言壮语’,心横了横,闭上眼颤着双手覆上吐着灼热气息的滚烫物。

    藿莛东没想到她当真要那样做,欲阻止,岑欢却已经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启口含住了他胀痛到极致的顶端,并且笨拙的学吮食冰棍那样吞吐,一点一点将他的勃发更深的含入口中芙。

    藿莛东倒抽冷气,那处被湿热紧窒的内壁紧紧包裹住的昂扬忍耐不住地在她口腔里剧烈地抖了抖,想让她停下来,却鬼使神差地俯身捧住她的头让自己更贴近她。

    岑欢感觉到他的兴奋,越发的卖力,只是毕竟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她还不懂怎么收敛自己的牙齿,越是想让他更快乐,牙齿就越容易咬到他。

    这样持续了十多分钟,她感觉整个口腔又麻又酸,仿佛整个脸都不是自己的了,而口中的物件却还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继续膨胀伸。

    藿莛东一直在强忍着不让体内的欲`望控制自己的举动,就怕吓到她,可他高估了自己在她面前的自制力。当岑欢的舌不经意的舔过他下身那两团柔软时,体内蛰伏的欲`望不受控制的倾巢而出。

    他捧着她的脸让自己退出她的口腔,手臂横过她腋下,轻柔的将她的身子托起,放到自己身侧让她背对着自己侧躺。

    岑欢不知道他要做什,转过头想问,滚烫的唇覆上来,夹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席卷了她口腔里残留的他的味道,和她的唇舌绞缠在一起。

    藿莛东将她的吊带裙下摆撂高至腰部,下身紧贴住她翘`挺弹性的臀肉,扶住自己的昂扬缓缓挤入她两腿之间的根部,随后开始又快又狠地用力沉潜,在她两腿之间飞快的进进出出。

    岑欢被他霸道的吻侵占住呼吸,腿间更是又烫又麻。

    两人的喘息声和呻`吟声交织成一曲极至暧昧情`色的乐章,直到藿莛东终于死死抵着她的臀喷薄而出,周遭才渐渐静下来,而空气中却仍然漂浮着浓烈的情`欲气息。

    待到那一刹那的空白敛去,藿莛东才小心翼翼的挪动身子,见岑欢两手捂着脸似乎害羞的样子不敢看他,他不禁低笑,亲吻她柔软的耳垂低语,“腿痛么?”

    岑欢摇头,而本就烧红的耳根及脸颊似乎又更红了些。

    其实不是痛,是有些火`辣辣的发麻,应该是和他那里摩擦久了所致。

    可这样的话她怎么说得出口?

    “以后还敢玩火么?”他笑她,将她翻转身抱过来,让她和自己面对面。

    岑欢却惊呼,因为感觉到他留在她腿间的东西正随着他的举动淌下来。

    “没关系,等下洗了澡换干净的被子。”藿莛东从她的表情不难猜到是怎么回事,忍不住又笑,颊边绽露的小梨涡好看得让岑欢心跳如雷。

    她好久没有看到他笑得这样开心了。

    “小舅,我突然好想吃榴莲慕司包。”她偎入他怀里,一手勾住他的脖子撒娇,“你去给我拿好不好?”

    “先洗澡。”

    在她额头亲了一亲,藿莛东下了床抱她进浴室。

    岑欢许久没这样和藿莛东亲密的共同沐浴过,再加上怕他看到自己脱光了衣服小腹窿起的样子会嫌弃,所以一到浴室就要推他出来。

    “浴室滑,我帮你洗。”灼热的黑眸览过她即使是怀孕,仍美得出尘的娇躯,才发泄过的那处瞬间又被唤醒。

    他连忙撇开眼,深呼吸。

    岑欢轻咬着唇闭上眼任他给自己清洗,忽然感觉到腹部一阵异样,睁开眼就见藿莛东把脸贴在她窿起的腹部上。

    她一楞,问他。“你做什么?”

    “我刚刚好像听到宝宝在叫我。”

    岑欢嘴角抽了抽,白了他一眼,嘴角却死命往上翘。

    洗完澡换了干净的被子把她放到床上,又去厨房拿了榴莲慕司包和榴莲酥过来,岑欢看着他来来回回为自己忙碌,心里有种幸福到想哭的感觉。

    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大起大落得让她几乎要承受不住。而昨晚她还和他闹得不可开交,甚至还哭得昏过去,可这会他们却和好如初,虽然很戏剧化,可她相信,这次和好后,他们不会再因为任何事情而分开。

    **************************

    岑欢睡得很沉,九点多了还没有要醒的迹象。

    小丫头醒来在床上滚了大半天不见有人来给她穿衣服带她洗脸刷牙,有些恼火。

    爬下床光着脚丫子跑去父母的卧室,也不敲门,直接推门就进去。

    藿莛东其实早就醒了,只是岑欢枕着他的手臂搂着他的腰睡,他怕自己一动就会吵醒她,所以才没吭声,继续陪着她睡。

    听到开门声,他一抬眼,就对上女儿瞠圆了的大眼睛。

    在女儿欲开口时,藿莛东比了根手指在唇间示意女儿噤声。

    小丫头抓了抓头,蹑手蹑脚的绕到父亲那边,也不管父亲答不答应,哧溜一下爬上床,随即掀开被子钻进去。

    “爹地,妈咪为什么要抱着你睡?”她趴在父亲身上,望着窝在藿莛东怀里睡得香甜的岑欢问。

    “因为妈咪很爱爹地。”

    “那爹地抱着我谁是因为爹地爱我吗?”

    “当然。”藿莛东微微倾身捏了捏女儿的小脸蛋。

    “那关叔叔抱我是因为关叔叔爱我?”小丫头皱起小眉头,“我不想要关叔叔爱,也不想变豌豆僵尸。”

    “什么豌豆僵尸?”

    “关叔叔说我不听话就把我变成豌豆僵尸。”

    “……”关耀之那家伙就是这样照顾孩子的?

    “爹地,妈咪是女人还是男人,为什么她吃了你的口水就会大肚子?因为吃了很多很多吗?”

    “……”

    女儿的问题让藿莛东很头疼.

    “妈咪这里很软很软,没有爹地的硬,摸起来很束缚。”小丫头伸出一根小指头戳父亲的胸膛,“爹地要不要摸一摸?”

    小丫头说着抓过父亲一只手就去摸岑欢的胸。

    藿莛东被女儿搞得简直无语。

    而早在女儿开口说第一句话时就醒了却仍装睡的岑欢终于忍不住眼皮抽了抽,脸上火烧一样迅速红透。

    藿莛东瞥了眼她颤得厉害的眼睫,低笑,“再不醒,估计女儿就会要我摸你的肚子,或者其他和我不同的部位了。”

    岑欢立即睁开眼,并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遮住女儿好奇的目光。

    “我饿了。”

    小丫头摸着空空的小肚子眼巴巴地望着岑欢。

    岑欢挑眉,“亲亲妈咪,妈咪就起床给你做好吃的早餐。”

    小丫头一楞,随即有些迟疑的开口,“我亲了你,你会不会肚子更大?”

    不知道‘口水怀孕事件’的岑欢莫名其妙,藿莛东却哭笑不得。

    “走吧,让妈咪多睡会,爹地给你做早餐。”他抱过女儿下床。

    “我不要,我要吃妈咪做的。”

    小丫头不领父亲的情,扭着小身子抗议。

    岑欢得意地睨了眼看过来的藿莛东,心想她为了让女儿离不开她的厨艺,特意搜罗了一大堆儿童饮食菜谱,综合做成女儿爱吃的口味,又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每天辛苦的练习,证明努力的付出当然要有所回报。

    而藿莛东虽然厨艺不错,只是他自己挑食得厉害,很多小丫头喜欢吃的他都不喜欢吃,而要小丫头和他吃他喜欢吃的,小丫头吃惯了岑欢做的饭菜,当然不会再买父亲的帐。

    早餐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随后藿莛东送岑欢母女去史特文那里继续做心理治疗。

    在等女儿做治疗的空挡,藿莛东接了通电话赶回公司。

    还是临窗的老位置,岑欢感觉有些口渴,问酒店的服务生要了杯温开水,刚喝了一口,就听见有脚步声朝自己这边走来。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