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婚礼就在今天

芥末绿2017-2-25 21:39:1Ctrl+D 收藏本站

    瞥到岑欢在看到自己时眸子里浮现出的诧异,梁宥西自嘲一笑,却是大方的在岑欢对面坐下来.

    岑欢难得看他西装笔挺穿得这么正式,除了那次假扮她男朋友应付小舅,其他时候他都打扮得很休闲很随意,却也让人看着很舒服。

    他一身质地上乘的黑色西装加白色衬衫,领口的两粒纽扣松开来,原本笔挺的硬质衣领闲散的歪在一边,添了一丝不羁和落拓,居然别有一番风情。

    岑欢看他一双眼尾狭长的眼眸慵懒的半眯着盯着自己,内心微微地有丝忐忑——他似乎心情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她的缘故?

    不过,怎么又这么巧碰到他?难道又是来找他朋友芙?

    “我看到你女儿了。”梁宥西忽地开口,黑眸望着岑欢,目光灼灼。

    岑欢呆了呆,一时没反应过来。

    “史特文是我朋友,以前我在美国时经常参加一些同行的聚会,所以认识了史特文。”梁宥西给她解惑,“没想到他是你女儿的心理治疗师。”

    岑欢轻点头,无意识地旋转着手里的水杯把玩。

    “前段时间我不在国内,所以史特文联系不上我,直到前天我回国才联系上,结果一来酒店找他就碰到你。你说到底是这世界太小,还是我们太有缘?”

    他尾音微扬,像是有些讥讽伸。

    这样的话岑欢不知道如何回答。

    “当然,今天会碰到就不是巧合了。”梁宥西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修长的手指微屈,往烟盒上轻轻一弹,然后凑到嘴边咬住弹出来的那根烟,而另一只拿着火机的手也围过来,正要点燃,嘴里的烟忽然不翼而飞。

    微挑眉诧异的望着倾过大半个身子来抢下他那根烟的岑欢,目光掠过她窿起的小腹,了然的轻轻点头。

    “我一时忘了你现在是孕妇。”

    “你伤的是肺部,现在身体又还没全好,抽烟简直就是自杀,以后别抽了。”岑欢把他的烟和火机一并挪到自己面前。

    梁宥西微愕,漂亮的黑眸望着一双好看的远山眉微拧的岑欢,神情似有些痴迷,又有些哀伤。

    他没想到她抢他烟的原因竟然是关心他。

    不过关心又如何?这点关心,远远抵不过他在看到她和那个男人亲密的十指紧扣时心头所滋生的痛。

    岑欢听他刚才说今天碰到不是巧合,那意思是他是特意来找她的?

    “你找我,是因为什么?”她问他,语气现得小心翼翼。

    梁宥西偏头歪向一侧,单手撑着侧眼看她,“我知道你会陪你女儿过来做治疗,所以很早就过来找史特文,实际上就是为了等你,然后告诉你一个对你来说绝对算得上是解脱的好消息。”

    岑欢不懂他这么说的意思。

    “刚才我一来你就盯着我看,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穿成这样很奇怪?”梁宥西忽然话题一转。

    岑欢摇头,“很帅。”

    她一直都知道梁宥西是个很吸引女性眼球的美男子。

    梁宥西咧嘴笑露一口白牙:“谢谢夸奖,不过这两个字我今天听得实在有些厌了,能不能换点其他的做为恭贺我今天成为新郎的礼物?”

    岑欢僵住,脸上的血色一瞬间仿佛被抽空。

    梁宥西一副没察觉她脸色异样的表情,仍旧笑着,“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我要结婚了,婚礼就在今天。”

    “要说恭喜么?”他问,语气轻柔得有些不可思议,而目光依然温柔。

    岑欢无法回应。

    “新娘是我爸好友的女儿,B市娱乐业巨头关家的宝贝关夕,以藿莛东和关耀之的关系,想必你对关家并不陌生。”

    岑欢摇头,脸色更是白得骇人。

    她其实对关家并不熟悉,可她知道,关家的三个儿女中,老大老二不论外形还是才华都很出色,而最小的女儿却不但相貌一般,而且自打出生起便体弱多病,常年卧床。

    甚至有传闻说今年刚满二十的关家小姐长这么大从来没跨出过关家大门一步,是枚名副其实的‘宅女’。

    而这样的女人,却是梁宥西即将要娶回家的妻子。

    “为什么?”岑欢终于从极度的震撼中回过神来,“你为什么要和她结婚?”

    “既然新娘不是你,那是她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就算不是她,也还会是别人。更何况我顺着我爸的意思娶了她,也算是帮我爸了了一件心事。”梁宥西嘲讽一笑。

    岑欢胸口一窒,神情震惊。

    他竟然是因为她才要和关家小姐结婚!

    “你不是一直希望我找个人结婚好让你心安么?现在如你所愿。”梁宥西掸了掸额前垂落的一缕青丝,然后起身,“以后好好过,别再因为觉得对我内疚而感到不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也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只是他的幸福就是看到她幸福。

    “婚礼快开始了,我若再不去我爸妈的脸都要被我给丢尽了。”他轻笑,眼睛却没看岑欢,反而转过身留给她一道背影。

    “再见。”

    简短的两个字出口,却代表了他要将所有和她有关的一切记忆都在这一刻尘封心底。

    再见,岑欢。

    再见,我的爱。

    他没有回头再看她,俊挺的身姿很快消失在岑欢的视野里。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