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童养媳(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9:10Ctrl+D 收藏本站

    听他说得那么可怜,岑欢有些好笑又心疼,微仰头亲吻他的下巴说,“要不我们还是先分床睡,你抱女儿过来和我睡,然后你睡女儿房间?”.

    藿莛东轻阖着眼没动,贴在她臀上的大掌缓缓往上移,流连在她窿起的腹部。

    岑欢被他弄得自己也有些动情,忍不住挪了挪身子,想拉开一些两人的距离,不意藿莛东忽地睁开眼,深邃的黑眸迸裂出一丝惊喜。

    “我感觉到了宝宝在动,就是这个地方。”他拉过她的手放在他刚才感觉到她体内胎动的地方,“有没有感觉到?是不是在动?”

    岑欢是医生,怀的又是第二个孩子,对胎动的惊喜并没有像当初怀女儿时第一次感觉到胎动的惊喜,不过看他这么开心,她也觉得幸福芙。

    “宝宝一定知道我是爹地,所以才动了动和我打招呼。”藿莛东一反镇定内敛的成熟男人形象,惊喜得像个刚做父亲的毛头小伙,甚至还撩高岑欢的裙摆,把脸贴在她圆润而弹性的肚皮上感受胎动。

    说来也奇怪,往常岑欢感觉到的胎动只是几秒钟时间,可这次不但长达十几秒,甚至每隔一分钟就会有一次胎动,却又不是宝宝踢她时感觉到的那种胎动,而是很有节奏的动一下停一下,然后再动一下。

    “丝楠说她来告诉爸妈橙橙的事。”岑欢忽然想起这件事伸。

    藿莛东看她一眼,“现在女儿的情况已经不用担心会吓到他们,你不用怕他们因为你隐瞒而生气,毕竟你是为他们好。”

    岑欢长舒口气,却仍难乐观。

    她担心的不是父母知道她隐瞒他们女儿的事情而生气,而是担心若他们知道她又和小舅在一起会竭力反对。

    毕竟经过女儿一事后,父母对他的印象差了许多,他们回伦敦的前一晚甚至还慎重的叮嘱她往后不要再和他有联系。

    “明天我们带女儿去一个地方。”藿莛东打断她的思绪,把她的裙摆放下来,给她盖好被子,拥着她道。

    “去哪?”

    “我姐家。”

    岑欢默然,良久才点了点头。

    她这几个月都没和藿静文联系过,却不是因为她不想这个母亲,而是不想再让她因为自己这些烦心事而操心。她这一生为她这个不是亲生的女儿付出的心血和所操的心已经够多了。

    “你父母对我有意见在所难免,毕竟我在他们眼里,的确不是一个能够给你和女儿幸福的好丈夫好父亲。不过我会改观他们对我的看法,你不用担心。”

    “你别这么说自己。”岑欢去捂他的嘴,用手指描绘他唇形的轮廓,“我会心疼。”

    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人,他这样的男人,能够为她放下脾气放下骄傲放下他用来自保的冷漠面具,她已经很幸运,很幸福。

    “就算全世界反对我们在一起,我也会坚定不移选择和你在一起。”她目光坚定而温柔的望着他,缓缓送上自己的唇。

    藿莛东微微一笑,低头吻上去。

    **************************

    对于藿静文和岑佑涛这对外公外婆,小丫头真真是没了半点印象。

    不过好在藿静文和岑佑涛早就知道小丫头失忆的事,所以并没觉得有多大的失望,虽然难免还是有些失落。

    岑佑涛已经能够拄着拐杖自己性走,只是走路的姿势还是有些别扭。

    藿静文和岑欢许久没见,在藿静文进厨房准备中饭时,岑欢跟进去,还像以前那样自母亲身后轻轻抱住她。

    “妈,你是不是气我这么久不回来看你?”

    藿静文手上的动作一僵,然后来拨岑欢的手,“大着肚子还抱来抱去,也不怕动了胎气?”

    岑欢嘴角一抽,抱住藿静文撒娇,“我哪里有那么娇贵,抱一抱就动胎气?妈,我其实好想你,你要不和爸一起搬去市里和我们一起住吧?”

    “哼,你是想要我到时候给你带第二个孩子吧?”藿静文故做生气的戳一下她的额头,“你那点小算盘别以为我不知道。”

    “呀,这都被你猜到了?”岑欢也故做一脸惊讶。

    藿静文失笑,却又叹口气,“欢欢,妈知道你孝顺,可是你现在除了我和你爸,还有自己的亲生父母,你多抽些时间陪陪他们,我这边你只要偶尔和莛东带孩子回来看看就行了,实在没时间打个电话也行。”

    藿静文这番话让岑欢心头发酸,越发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没和母亲联系估计让她误以为自己不重视她了。

    “妈,在我心里你们都是我的亲生父母,都一样重要,而我说得自私一点,你对我来说比他们任何一个都重要。”毕竟有二十几年的感情,这份浓厚的感情是连血缘都无法超越的。

    藿静文没想到自己在岑欢心里占这样重要的地位,这多少让她觉得欣慰,感叹这二十几年的疼爱和养育并没有付诸东流。

    “莛东对你好不好?”

    岑欢望一眼客厅上正和父亲聊天的男人,像是感应到她的注视,他忽地也看过来,两人四目相对,岑欢有些窘迫,藿莛东却是微微一笑。

    “这么远都能眉目传情。”藿静文撇撇嘴,“我以前怎么就没早察觉你们俩之间有一腿呢?还每次都叫他陪你回来,敢情是我变相做了回红娘把你们给撮合到一块了?”

    岑欢闻言嘴角颤得厉害,还没开口又听母亲叹道,“虽然你不是我亲生女儿,但好歹现在是我们藿家的人,橙丫头多少也和我有些血缘关系,我也算是想得开了,反正绕来绕去,最后大家始终还是一家人。只是有些便宜莛东了,我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他一声不吭就给拐走了,搞得好像我是给他养了个童养媳。”

    “……”

    岑欢被母亲的幽默逗得又羞又好笑,心里想着如果小舅听到亲姐姐这样说他,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想着想着不禁笑出声,甚至夸张的连眼泪都笑出来。

    她发现自己其实在这个家最开心,虽然她和藿静文不是亲生母女,但她乐观大大咧咧的性格却完全是在她的熏陶下养成的,而她很轻型,被这样一个母亲疼爱了二十几年。

    坐在父亲怀里倍觉无聊的小丫头听到厨房里母亲笑得那么开心,以为有好玩的东西,哧溜一下从父亲怀里滑下去,直奔厨房,谁知才跑几步就摔了.

    藿莛东连忙起身去抱,还好摔得不重,小丫头不但没哭,还指着厨房要过去,藿莛东只好抱着她去厨房。

    岑欢原本没笑了,可见到朝厨房走来的藿莛东,又忍不住笑出声。

    “你们聊什么这么开心?把小丫头都引来了。”藿莛东走到岑欢面前,挑眉问。

    岑欢轻咬住唇,忍着笑不语。

    藿莛东又看向姐姐,谁知藿静文白了他一眼。

    “姐?”他没得罪她吧?

    藿静文从厨柜的抽屉里拿了根棒棒糖拨了糖纸递给小丫头,然后抱过来,斜着一脸困惑的弟弟,“我说我肯定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才会花二十多年的时间给你养个童养媳。”

    藿静文话一落,岑欢就见藿莛东脸色别扭的僵了僵,说不出是什么表情。

    她咬唇偷笑,暗自幸灾乐祸。

    藿莛东漫不经心的瞥她一眼,岑欢立即不笑了,清咳了声说,“你抱女儿出去吧,我帮妈做饭菜。”

    “去去去,都出去,你大着个肚子别老呆在厨房闻油烟,对孩子不好。”藿静文挥手赶苍蝇似地将一家三口赶出厨房。

    藿莛东放下女儿让她去客厅玩,然后拉着岑欢走去院子里。

    “喂,外面太阳这么大,你拉我出来做什么?”

    藿莛东拉着她在院子的葡萄架的长椅上坐下,然后抱她坐在自己腿上。

    “你刚才笑得很开心?”

    岑欢一楞,眨巴着大眼望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忽地笑了笑,“是妈那样说的,又不是我,我笑你也生气?”

    “谁说我生气了?”藿莛东撅住她的下颚,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她也没说错,养了二十几年女儿,结果却是给我养了个童养媳。”

    “你才童养媳呢。”岑欢白他,嘴角却上翘得厉害。

    “开心么?”他亲吻她的唇,嗓音温柔得似要化开来。

    岑欢点头,主动环上他的脖子,刚要加深这个吻,忽然传来一声吼:“藿莛东,要亲热滚到房里去,别害我家的葡萄早熟。”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