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其实没那么恨(2000)

芥末绿2017-2-25 21:39:19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跟着藿莛东走到柳如岚的卧室门口,当门打开,福嫂看到藿莛东怀里抱着的小丫头时,脸上露出和段蘅一样的震惊神情,而更多的是惊喜.

    她的目光掠向藿莛东身后的岑欢,楞了一楞,随即欣喜道,“外小姐?你也回来了?”

    躺在床上痛得脸色发青的柳如岚听福嫂这么一喊,整个人都僵住——岑欢?岑欢回来了?!

    岑欢冲福嫂轻轻点头招呼,而藿莛东已经抱着女儿走进去。

    听着朝自己靠近的脚步声,柳如岚难以置信的转头看来,瞥到儿子怀里抱着的小人儿时双眼蓦地瞠圆,随即急急从床上坐起来,似乎压根忘了胃痛这回事,迫不及待的下床。

    只是因为血糖偏低,她又站得过猛,脚刚落地还没挪开步子,就觉大脑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不受控制地就往身后倒芙。

    藿莛东见状连忙腾出一条手臂扶了母亲一把,而怀里的小丫头受到震颤,一下醒过来,大睁着圆溜的漂亮眼眸,茫然地望着父亲,明显还没从睡梦中清醒。

    柳如岚望着醒过来的小孙女,那张精致的漂亮小脸和那双湛蓝的大眼让她瞬间热泪盈眶,胸口满腔难以形容的酸胀和激动。

    小丫头感觉到除了父亲以外的另一双眼睛在看自己,不由揉了揉眼睛看向柳如岚。

    许是柳如岚发青的脸色和激动流泪的样子把她给吓住了,她有些排斥地下意识往父亲怀里缩了缩,而这一举动让柳如岚内心对孙女的愧疚和自责越发强烈。

    藿莛东把醒来的女儿竖抱在,小丫头以为父亲要把她递给柳如岚,紧张得立即死死搂住父亲的脖子,然后把头埋在父亲的颈项窝里,不再看柳如岚。

    藿莛东微蹙眉,轻拍女儿的背说,“橙橙,你不是问爹地有没有妈咪么?她就是爹地的妈咪,也是橙橙的奶奶。伸”

    听父亲这么说,小丫头好奇地偷偷回头觑了眼柳如岚,却还是扁着嘴不吭声。

    柳如岚捂住嘴深呼吸,控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很努力地冲孙女扯出一个笑容,“乖乖,让奶奶抱一抱好不好?”

    小丫头眨巴着大眼,摇头。

    这让柳如岚万分失望,但能够看到活生生的小孙女,她已经觉得很开心很满足。

    她没再勉强要抱小丫头,却是把目光望向随后走进来的岑欢,脸上的神情是岑欢从未见过在她身上见过的慈祥和负疚。

    “欢欢,”她轻轻开口唤了一句,想说什么,然千言万语涌到喉咙口,出口的却只有短短的一句,“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岑欢望着比以前清瘦了许多的柳如岚,在这张脸上,她看不到以前柳如岚冷漠的样子,有的只是病态和疲态,以及小心翼翼。

    感情有时候比时间更残酷更无情,它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磨去一个人由内到外透着的冷漠的和傲气。

    这个女人曾让她痛不欲生,她一直以为自己很恨她,恨到难以原谅,所以始终难以迈出原谅她这一步。

    可此时望着褪去一身的冷漠和傲气的柳如岚,她发觉自己其实也没想像中的那么恨她。

    岑欢暗自深吸了口气,回她,“我们刚从我妈那回来,听段总管说您不舒服,所以过来看看。”

    柳如岚实在没想到岑欢竟然还愿意踏入这个家,愿意和她说话,她想起自己以前对岑欢的所做所为就觉得羞愧,觉得自己在岑欢面前无地自容。

    “欢欢,我——”

    “您脸色不太好,先躺着我帮您看看。”岑欢打断她要说的那些歉意的话,然后看向藿莛东,“你先抱女儿出去吧。”

    藿莛东回眸望着岑欢,深邃的黑眸盈动着一抹让岑欢心悸地璀灿流光。

    “妈咪~”小丫头伸手想要岑欢抱,岑欢走过来亲亲女儿的小脸,说,“奶奶身体不舒服,你和爹地先玩一会,妈咪给奶奶看完病再抱橙橙好不好?”

    小丫头乖巧的点头,回亲了母亲一口,然后被父亲抱了出去。

    岑欢给柳如岚做了初步的简单检查,然后从她从医院带回来的那一大堆药里配了几味给她服用,半个多小时后,柳如岚明显感觉身体的疼痛大大减轻。

    “您要按时服药和规律饮食,胃病除了不能暴饮暴食外也不能饿,您什么都不吃对胃的损伤更大。我让福嫂给您煮了养胃的粥,您先吃几天粥,等胃舒服些了再渐渐恢复正常饮食。”

    柳如岚频频点头,见岑欢似乎要离开,她喊住她。

    “欢欢,我对不起你,所以也不奢望你能原谅我,只是莛东他是真心爱你的,我希望你不要因为我而误会他,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

    岑欢低着头,好一会才开口说,“我妈告诉我,对别人宽容就是对自己宽容,所以我在努力尝试着原谅您。”

    柳如岚一震,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还可以得到岑欢的原谅。

    “您好好休息。”岑欢不想多说,离开了房间。

    *****************************

    回到家,藿莛东一放下女儿立即拉着岑欢回两人的卧室。

    岑欢莫名其妙被他压在门板上,刚抬头想问他怎么了,就有滚烫而夹杂浓烈男性气息的吻迫不及待的落下来,重重的吮住她柔软的唇瓣,然后迫切的纠缠住她的舌吞噬她口中的芬芳,让四片紧贴的唇水`乳`交融。

    岑欢被他越发狂野的吻吻得喘不过气来,大脑一阵阵晕眩缺氧时他终于放开她,额抵着她的,那双紧凝住她的黑眸深邃得仿佛要慑去她的三魂六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