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结局篇2(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9:29Ctrl+D 收藏本站

    藿莛东望着沉着脸的霍尔,语气平静道,“我知道您怀疑我不能给她们母女幸福,所以才坚持要她们回伦敦。可就算她们跟您回伦敦,也未必就会幸福。”.

    “她们都是我霍尔家的宝贝,我不会让她们受半点委屈,怎么不幸福?”霍尔反问他,随即讥笑的勾唇,“你母亲为了分开你们,连自己的亲孙女都狠得下心丢掉,我若再让她们和你这样的母亲在一起,岂不是又一次把她们推入虎口?”

    “我妈已经知道自己错了——”

    “一句知道错了就想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霍尔冷笑,“她以为我霍尔家的女儿就那么好欺负,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不是那个意思。”藿莛东皱眉,对霍尔的咄咄逼人有些头疼芙。

    “妈,您劝劝爸,我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至于我和他母亲之间的恩怨那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们母女包括我肚子里的孩子都离不开他。”

    岑欢劝说一向站在自己这边的母亲,然霍尔太太这次却是有些迟疑。

    毕竟柳如岚曾对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做出那样的事,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她相信柳如岚以后不会再为难自己的女儿,实在是有些困难伸。

    “欢欢,妈知道你很为难,不过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不如这样,你先带孩子和我们回伦敦住上一段时间,等你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妈,我还有四个多月就生了,这个时候根本不适合长途飞行。”

    霍尔太太为难的看向丈夫,后者沉吟了片刻后开口道,“先搬回自己家住。”

    岑欢翻个白眼,心想原来自己的固执完全是遗传自亲生父亲。

    还想说什么,藿莛东却道,“橙橙还不适应陌生的环境,她晚上必须要睡自己家,不然就算睡着了,半夜醒来也会哭闹得很厉害。”

    “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信?”霍尔瞪他,“我这次绝对不会心软再让她们母女留下来受罪!”

    藿莛东揉额,“现在不是您心不心软的问题,而是她们不愿意和您回伦敦,再者,这是我的地盘,我若不松口,您以为您真能把她们母女带走?”

    霍尔难以置信他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挑衅他,气得脸色发黑!

    这次藿莛东没看他,而是走到岑欢身边,抱起女儿。

    “爹地,你们是在吵架吗?”小丫头看看父亲又看看似乎有些吓人的外公,好奇问。

    藿莛东轻捏一下女儿的脸,“没有。”

    “爹地,你这里出血了。”小丫头指着父亲的嘴角,小嘴凑过去,“我给爹地呼呼,爹地就不痛了。”

    藿莛东微微一笑,目光放柔了看向眉心紧蹙着一脸纠结的岑欢,说,“我今晚不在这边睡。”

    岑欢一楞,以为他是因父亲那些话而退缩了,不由心里发慌,抓着他的手动了动嘴唇泪眼蒙胧,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藿莛东无声叹口气,反握住她的手,在她掌心里写了两个字,岑欢立即破涕为笑。

    藿莛东放下女儿,在她脸上亲了亲。

    “爹地有事要忙,橙橙乖,今晚和妈咪睡不要踢到妈咪。”

    小丫头乖巧的点头。

    霍尔诧异藿莛东竟然当真说走就走。

    “爸,这下您满意了?”岑欢有些无奈的问父亲。

    女儿这话让霍尔感觉自己是强行拆散他们幸福的恶人,心头有些不是滋味。

    “你现在是好了伤疤忘了疼,难道做父母的还能害自己的儿女?”

    “我知道您和妈是为了我好,可这却不是我想要的,反正这辈子我除了他,不会再和其他男人在一起。而我的两个孩子也只有他一个父亲。”

    岑欢说牵过女儿的手。

    “我先哄她睡觉。”

    霍尔太太望着女儿黯然伤神的样子,心头一软,“欢欢,其实我和你爸也不是一定要拆散你们,妈看得出来莛东对你的感情是真挚的,可他母亲却未必了,如果你硬要和莛东在一起,除非是让他和他母亲脱离母子关系。”

    岑欢没回她。

    霍尔太太望着女儿的背影叹气,等到关门声传来,她才转向丈夫。

    “我们这样逼她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毕竟只有她自己才能感觉到谁能给她幸福。”

    “当初我们就是太心软才会让后面那些悲剧发生。”霍尔冷哼,“居然还敢挑衅我,我倒要看看在他的地盘他能拿我怎么样!”

    *************************

    夜色深浓,月华如水。

    藿莛东坐在车内,听着耳边萦绕着的低柔歌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岑欢的电话,而只响了一下,电话就接通了。

    “你在哪?”那端传来的急切女声让藿莛东紧绷的俊颜缓和少许。

    “在楼下。”

    楼上躺在睡熟的女儿身边的岑欢闻言一震,随即翻身下床跑出阳台。

    明明隔开那么远的距离,岑欢却仍能一眼找到辆笼罩在苍白月色下的黑色汽车。

    想像着他孤单坐在车上的情景,岑欢眼眶湿润。

    “你怎么不找个地方休息?”

    “我在想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什么?”

    “女儿睡着了么?”

    “嗯。”

    “那你下来,别惊动你父母和女儿。”

    岑欢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听他这么说,她没有丝毫犹豫,蹑手蹑脚的出了女儿的房间,然后光着脚走去玄关,几乎是屏息开了门,没听到有任何动静后才走出去。

    楼下,藿莛东下车打开副驾的车门,然后望着公寓的出入口,几分钟后,一只手提着裙摆,而另一只手提着一双平底皮鞋的岑欢映入眼帘。

    “怎么不穿鞋?”藿莛东大步走过去抱起她。

    岑欢长舒了口气才回他,“我怕走路声音太大会惊动他们。”

    藿莛东把她抱到车上,拿了纸巾给她擦干净脚,然后给她穿上鞋。

    上了车发动引擎,岑欢这才问他,“去哪?”

    “结婚。”

    岑欢被这两个字震得傻眼,以为自己听错。

    “你说什么?”

    藿莛东没回她,却从置物格里摸出一个黑色的精美首饰盒递过去。

    “这是什么?”.

    岑欢接过边问边打开,然后呆住。

    首饰盒里躺着的是枚做工精致而华美的钻戒,戒面的图案是由一圈细钻勾勒的八角图,中间是一颗大而不显突兀的巨钻,而戒托的外部图案是她最爱的郁金香,而里头刻着两个字——藿、欢。

    岑欢盯着戒指,只觉鼻头一酸,又有泪意涌上眼眶。

    “这是……”

    “婚戒。”

    是他重金聘请全球最顶级的金银珠宝设计大师亲手打造,每一个细致入微的设计都和她的喜好有关,是他准备在婚礼上给她的惊喜。

    戒指完工时他第一眼看到就有种想立即拿给她看的冲动,只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他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直到霍尔突然出现,并以强硬的口吻扬言要带岑欢母女离开,所以他才不得不匆忙出此下策。

    岑欢咬唇,因太过感动和欣喜,喉咙酸胀得说不出话。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下来。

    藿莛东下了车绕到岑欢那边给她打开车门。

    岑欢困惑的望了眼前面的建筑物,瞥到醒目的民政局三个字,有些发怔,而藿莛东已经把她抱下车。

    “准备好做名副其实的藿太太了么?”月色下,藿莛东凝望着一脸不可思议的岑欢问。

    岑欢抚额,“大半夜的跑来民政局注册结婚?谁这个时候还在上班?”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岑欢想想也是,以他藿某人在B市呼风唤雨的地位,别说大半夜登记结婚,就是要马上去酒店举办一场婚礼怕也不是难事。

    “我们这样算不算私订终生?你突然搞先斩后奏,就不怕我爸当真翻脸抓狂?”岑欢俏皮的朝他眨眼,脸上的笑容明媚得让周遭的霓虹及月光都为之逊色。

    藿莛东眸光一闪,“我倒真的很想看他抓狂起来是什么样子。”

    岑欢嘴角一抽,还想说什么,藿莛东却已经拥着她朝民政局走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