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结局篇3(4000)

芥末绿2017-2-25 21:39:34Ctrl+D 收藏本站

    霍尔总以为只要他盯着女儿,藿莛东就没办法和女儿独处纠缠,可他没想到藿莛东会大半夜拐骗女儿去民证局登记结婚!.

    当他看到女儿拿着的新鲜出炉的结婚证时,一气之下买了当天的机票返回伦敦,之后不论岑欢打多少通电话去解释道歉,他都拒不接听。

    反倒是霍尔太太见两人结婚证都领了就没再反对,还帮忙劝说丈夫,结果反过来被丈夫指控是立场不坚定的叛徒。

    转眼又过去三个多月,期间岑欢经常会和藿莛东带着女儿回祖宅看柳如岚,两人原本完全僵化了的关系渐渐缓和,而小丫头也和柳如岚重新建立起了新的祖孙情,一口一句奶奶叫得柳如岚心花怒放,越发珍惜这份失而复得的亲情,对岑欢也更加疼爱,不时让福嫂炖营养品给岑欢送去。

    随着岑欢预产期的逼近,藿莛东考虑到孩子出生后现在住的这套别墅没有多余的房间腾出来给宝宝做婴儿房,所以搬去了郊外那套早已经竣工的别墅。而藿静文也因为放心不下快要临产的岑欢,怕藿莛东一个人同时照顾岑欢和孩子忙不过来,所以在离岑欢预产期还有一个星期时加入一家三口的世界,充当起了全职保姆的角色芙。

    *************************

    夜深人静的客厅里,空气中却漂浮着沁人心脾的食物香气。

    沙发上,岑欢目光痴迷的望着那道正在开放式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甜蜜而温暖的感觉一点点漫上胸口,在整个胸腔弥漫开伸。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十多分钟前她饿得睡不着,而他没有半句怨言,体贴的下床给她弄吃的。

    她托着鳃打量爱人,发掘他即使是穿着睡衣套着围裙,背影依旧英俊挺拔得让人难以忽视,而那张在灯光下专注为她烹饪的侧颜尤其迷人。

    现在的她不但可以每晚偎在他怀里闻着他的气息入睡,每天早上醒来就能看到他,肚子饿时可以随时享受他的爱心餐,任性发发小脾气的时候还可以换来他耐心的诱`哄……

    难怪丝楠说她是她见过的最幸福的女人,她现在真的感觉自己似乎幸福得快要飞起来。

    想起丝楠说这句话时眼里的的羡慕,她不自觉低笑,却引来藿莛东回头一瞥,深邃的黑眸噙着一丝困惑,“怎么了?”

    她笑着摇头,却起身走过去,把脸贴在他背上轻轻拥住他。

    “很快就可以吃了。”藿莛东洗干净手拨开她的,转身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过去坐好,我把面条端过去。”

    岑欢点头,却没动,手指在他宽阔背上写写画画,末了问他,“猜出我写什么了?”

    藿莛东瞥她一眼,黑眸荡着一丝促狭,“你想要?”

    岑欢脸上一烫,俏颜窘迫地瞪他,“我明明写了四个字!”

    男人浓眉一扬,一副了然的神情,“原来少了一个字?那就是‘我很想要’?”

    “……”

    眼看着她一双眼睛要瞪出水来,藿莛东低笑,亲昵的继续啄了几下她撅高的诱人红唇,“Metoo。”

    岑欢脸色缓了缓,撅高的嘴角轻扬,却仍是有些不爽:“怎么每次我说我很爱你你都是回这两个英文单词?你不是中国人么?还是那三个字用中文表达你说不出来?”

    “我说过,”藿莛东摸摸鼻头,“被你拒绝了,所以心里有阴影。”

    岑欢一楞,脸色黯下来,语气有些讪讪地:“你怎么还记着那回事,我……”未完的话被一根竖放在嘴唇上的修长手指打住。

    藿莛东轻叹口气,擦干净手轻拥住她的身子,下颚抵着她的发旋轻语,“我爱你,在很早很早以前,你要离开我和另外一个男人出国时,我就已经爱上你了。”

    这样的告白让岑欢整个人都僵住,仰望他的眸子里满是震惊和难以置信。

    他说的很早很早以前,是几年前她和秦戈去伦敦时?

    可怎么会?那时明明是他不要她,硬要赶她走,她才选择出国,用千山万水的距离来阻隔自己对他的感情,那时是她爱他爱得快疯掉了才对,怎么他却说他那时就爱上她了?

    藿莛东从她困惑和狐疑的表情中猜到她在置疑什么,却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不是饿么?我给你端面条过去,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他把岑欢推向餐厅,然后把面条盛到碗里端出来。

    他见岑欢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只好动手喂她。

    岑欢吃了三分之一面条才回神,下意识抚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我每天吃这么多,你会不会嫌我胖?”

    藿莛东认真的自上而下打量她,其实她除了大了个肚子和稍稍长了点肉外,并没有胖的痕迹。而他喜欢有些肉肉的她,抱着软软的,很舒服。

    “是不是胖了一大圈?”见他看那么久都不吭声,岑欢有些忐忑,连到嘴的美食都不敢吞下口了。

    “没有,我喜欢你这样。”藿莛东喂她喝一口汤,语气温柔得不像话。

    岑欢听得耳根发烫,却又忍不住心里一涌而上的喜悦,连嘴角都情不自禁的拼命上翘。

    藿莛东望着她笑的样子,不自觉跟着勾唇。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她十来岁的缘故,她在他眼里,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女人。她的任性和小脾气甚至是无理取闹,都让他无可奈何却又心甘情愿纵容心疼。

    或许爱一个人便是如此,不管对方优秀与否,只要爱上了,爱的便是全部。

    “小舅,你真的那时候就爱上我了?”仍是忍不住想要知道这个答案,岑欢问他,眼里满是好奇。

    藿莛东睇她一眼,抽了张纸巾给她擦拭嘴角的汤汁,随后才漫不经心的开口,“难道你没觉得那天我去你和秦戈的住处找你很奇怪么?”

    岑欢脑海里浮现几年前藿莛东去她和秦戈的住处找她时那一幕,当时她看到他的确是觉得很意外,却并没有想太多。

    “那次我去找你,其实是有话想问你。”只是她没给他机会。

    “你想问我什么?”.

    藿莛东没再开口,只是一口接着一口喂完她面条,随后起身把碗筷放入洗碗机里。

    “都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

    “可是我很想知道。”岑欢挪近他一些,双手环上他的脖子撒娇,“你说嘛,你那时想问我什么?是不是说你爱上我了,问我要不要和你在一起?”

    藿莛东被她炽热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抬手遮住她的眼,顿了顿才道,“如果一辈子没有名分也见不得光,你还要和我在一起么?”

    掌心下的眼睫一动,随即手被拿下,而他视野里呈现的是岑欢交织着震惊和狂喜的表情。

    “这就是你那时想问我的话?”

    她刚才原本只是随口乱猜,并没想到自己竟然猜对了一半。

    而他果然是那个时候就爱上她了,在她以为他对自己没有半丝感情的时候。

    可他们却因为一些误会而害彼此错过了那么多年。

    岑欢难掩心头的遗憾和喜悦,激动的捧住他的脸狠狠吻住他的唇,却不意动作太猛,不小心打翻了还剩三分之二面条的碗。

    藿静文听到声响从房里出来看到的就是岑欢整个人坐在藿莛东身上搂住他的脖子亲吻的画面,而两人脚边乱七八糟的躺着碎开来的瓷片和面条汤汁。

    她抽着嘴角满脸黑线的正要返回房间,忽听岑欢‘哎呀’喊了一句,回头就见岑欢按住腹部,眉头紧拧。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不是要生了吧?

    念头刚落,藿莛东已经抱着岑欢起身。

    “姐,她好像要生了,我送她去医院。”

    **************************

    医院。

    藿莛东无暇顾及被岑欢死死扣住的掌心传来的锐痛,黑眸盯着那张满布泪水和汗水的小脸,向来镇定的容颜浮现几许慌乱,脸色苍白得有些骇人。

    几年前她躺在伦敦医院的产床上时,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痛不欲生?

    而那时他却不在她身边,甚至还记恨她在他想留下她时选择和别的男人一起出国。

    在她最痛苦最需要他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男人不是秦戈就是梁宥西,这一次,终于是他陪在她身边,可他看着她痛苦,却无力替她分担。

    他握住她的手放到嘴边亲吻,连他自己都没察觉他的手颤得厉害。

    岑欢忍着身体仿佛被撕裂开的痛很努力的想挤出一抹笑安慰他,下腹却又传来一波强烈的痛楚,同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下用力——

    “哇——”

    婴儿有力的哭声回荡在产房的上空。

    藿莛东目不转瞬的望着被护士托在手上的小粉团,看她熟练的清理干净婴儿,然后拿了块柔软的布巾包好再递到他面前来。

    “恭喜,是个小公子。”

    在护士染着笑意的祝贺声中,藿莛东有些局促的深吸口气,然后才小心翼翼的从护士手中抱过刚出生的儿子。

    小家伙粉粉的,头发又黑又浓,一被父亲抱入怀里,像是有感应般,立即睁开一只眼。

    藿莛东在儿子睁开眼的刹那心头划过一丝难以言喻的激动,忍不住伸手去碰小家伙的嘴,结果小家伙发射性的吸住他的手指头一阵吮`吻,惹得藿莛东低笑,颊边绽开的梨涡让他更显迷人,连一旁的护士都看呆了眼。

    岑欢痛了四五个小时,早已经精疲力尽,此时更是整个人都虚脱了般,浑身发软,困得不行。

    可就在她快要睡着前,她忽地想起一件事情,于是抬手扯了扯藿莛东的衣袖,“把儿子抱低一点,给我看看。”

    藿莛东点头,抱过儿子凑到她眼前。

    岑欢见儿子闭着眼睡得香甜,有些失落的低语,“也不知道儿子是不是和女儿一样都是蓝眼珠?”

    “不是。”藿莛东回她,俊容隐隐荡着一丝自豪,“儿子的眼睛像我。”

    岑欢睇他一眼,勾动嘴角,“像你就这么开心?女儿要是知道你不喜欢她的蓝眼珠,岂不是很伤心?”

    “谁说不喜欢?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喜欢。”藿莛东亲亲儿子的小脸,然后递给一旁等着抱孩子去做全面检查的护士。

    “辛苦了。”他俯身在岑欢仍有些苍白的唇上落下一吻,望着她的目光异常的温柔。

    岑欢捉住他的手放到眼前,见他手臂青紫,掌心满是深刻的指甲印,而这些都是她刚才阵痛时不自觉留下的杰作。

    “疼么?”她亲吻他的掌心,满心的心疼。

    “和你比起来,这点疼算什么?”藿莛东不以为意地回吻她,“累不累?”

    岑欢点头。

    “那你睡吧,我陪着你。”

    他撂开她额前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动作轻柔得如同对待世上最珍贵的珍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