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关于名字(一更)

芥末绿2017-2-25 21:39:38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才出院回家.

    柳如岚担心藿静文一个人无法同时照顾两个孩子和两个大人,所以每天都带福嫂过来帮忙。而丝楠也在岑欢出院的当天从伦敦飞回来,似得原本只有寥寥几人的家一下子人数剧增,热闹非凡。

    然岑欢看着独自回国的丝楠,却是心头沉重。

    “爸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她问刚打完电话给伦敦的母亲报完平安的丝楠,后者睨她一眼,走过去坐到床边。

    “其实他们知道你母子平安心里很开心,妈咪本来是要和我一起回国的,只是放心不下爹地。”丝楠轻耸肩,望着神色黯然的孪生姊姊,安慰道,“爹地也没多生你的气,只是被藿莛东摆了那一道觉得心里有些不爽罢了。而且,他其实不是真正想拆散你和藿莛东,毕竟他知道你们是彼此相爱的。”

    岑欢皱眉,“那他为什么还那么反对我们在一起?”

    丝楠睨了眼门口,把声音压低一些,“因为他不相信那个女人。”

    岑欢知道她说的那个女人是柳如岚,不由有些头疼。

    父亲就和最初被柳如岚伤害的那个她一样,对柳如岚充满了置疑和怨恨,根本就不信柳如岚会洗心革面,真心为自己犯的过错赎罪。

    直到那次被养母藿静文点拨,她才幡然醒悟,有些东西能放下就尽量放下,否则背负太多,辛苦的是自己芙。

    而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和柳如岚之间的关系有了很大改变,对柳如岚的内心也多少有了些了解,她能感觉到柳如岚是诚心诚意的在为自己的过错赎罪。

    如今的柳如岚再也不是那个一见她就板着脸给她脸色看或者对她恶言相向的挑剔恶女人,而是一个宠溺和疼爱她及一双儿女的好婆婆。

    只是这些就算她说给父亲听,父亲也未必就会信。

    “你也别太担心,等时间长了,爹地总会改观对那个女人的看法,然后接受藿莛东已经是他女婿的事实。”想起每每提及藿莛东‘拐骗’岑欢半夜去登记结婚的事就郁闷到不行的父亲,丝楠一阵低笑,“我倒是没想到像藿莛东那么沉稳的男人居然也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半夜登记结婚,亏他想得出来。”

    岑欢脸颊微烫。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补办婚礼?”丝楠忽然想起这个问题伸。

    岑欢摇头,有些无奈的叹口气,“爸一直不肯原谅我们,若是现在补办婚礼,他肯定不会来参加,所以我想再等一等,什么时候爸原谅我们了再谈婚礼的事。”

    丝楠想想也是。

    转眼快到藿家小少爷满月的日子,这天晚上藿莛东想到明天要去给儿子上户口时才突然记起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我们好像一直忘了给儿子取名字?”

    正在给儿子换尿片的岑欢闻言也是一楞。

    因为大家都习惯喊宝宝或者小乖乖,不然就是小乖孙,而他们做父母的干脆就一口一句儿子的叫开了,加上最近这段时间藿莛东忙得像陀螺,每天早出晚归,大家自然也就忘了还没给小家伙取名字的事。

    岑欢想起藿莛东初次听到女儿的名字时说的话,轻哼了声,熟练的给儿子换好尿片后让他躺在身侧,却斜眼看向藿莛东,“你不是已经想好名字了么?”

    藿莛东愕然,投以困惑的目光。

    “那次你问我女儿叫什么名字,我说橙橙,橙子的橙,你说怎么不取草莓,西瓜,菠萝,榴莲?”

    藿莛东嘴角一颤,揉了揉额。那时他是没想过女儿是他的,所以胡乱回了那么一句,没想到她一直记挂到现在。

    “我还记得某人问我,女儿是我和哪个野男人生的,当时我真的很想给那个野男人一巴掌。”岑欢想到当时那一幕就有些切齿。

    藿莛东见她撅着唇一副越说越气的样子,心里叹口气,长手长脚的探过来将她霸住困入怀里,“我怎么没发现你其实这么小心眼?都这么久的事了你还记得。”

    岑欢瞪他,“有人骂自己的女儿是小野种,我怎么会不记得?”

    藿莛东自知理亏,赶紧搂住她在她唇上啄一下,哄着,“好了,我们现在说正经的,赶紧给儿子取个名字明天去上户口。”

    岑欢被他压得有些不舒服,把他推开一些才说,“就听你的叫藿榴莲或藿梨好了。”

    “……”

    原本睡熟的小家伙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母亲的恶作剧,忽地睁开眼,然后咧开粉红的小嘴哇哇哭了起来。

    岑欢赶紧把身上的男人推开去抱儿子。

    可哄了一会小家伙还是哭,她猜想儿子大概是饿了,也没多想,调整好一个姿势坐好,马上把上衣撩高,把一只饱满白皙的丰盈凑到儿子嘴边。

    小家伙闻到母亲的味道,迫不及待的一口含住,然后开始贪婪的吮`吸。

    被推开来晾在一边的藿莛东目光发直地盯着这一幕,只觉下腹猛然一阵紧缩,身体某处很快有了反应。

    这是岑欢第一次当着他的面给儿子喂奶,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刺激他的眼球了,让他忍不住靠过去,拨开儿子放在岑欢另一侧丰盈上的手,将她那一边的衣摆也撩高。

    正在给儿子疏理头发的岑欢察觉到他的举动,回眸见他两眼直直盯着自己胸前,脸颊顿时热得发烫,赶紧去把衣服拉下来,却被藿莛东阻止。

    岑欢察觉到他的意图,连忙岔开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女儿的名字是我取的,儿子的名字由你负责。”

    藿莛东睨她一眼,不慌不忙地把脸凑到她胸前,闭上眼深吸了口气,然后睁开眼,缓缓吐出一句,“好香,难怪儿子一含住就不想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