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关于名字2(二更)

芥末绿2017-2-25 21:39:43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哭笑不得,羞红着脸瞪他,“儿子饿了当然要吃。”.

    藿莛东轻哼了声,大掌已经在她胸前忙活开,以指勾勒她自怀孕后迅速从C杯增到了E杯的胸部轮廓,满意地看那团弹性饱满的软肉在自己五指的捻弄下变化各种形状。

    “别闹。”岑欢嗔怪地打掉他的手,心跳却因他的撩拨而乱了序,连出口抗拒的嗓音都带了一丝娇气,听起来倒更像是***,而不是拒绝。

    藿莛东睨她一眼,笑起来,目光灼灼地望着那枚傲然挺立的果实顶端因他的捻弄而溢出来的白色汁液,喉咙发干的舔了舔唇。

    “我也饿了。”

    岑欢来不及表示任何意见,藿莛东已经耐不住的一口含住,像儿子那样贪婪的吮`吸不断从岑欢体内源源流出来的甘醇乳汁。

    岑欢倒抽口气,感觉身体像是窜过一道强烈的电流,让她全身发麻发软,险些抱不住怀里的小人儿。

    没见过居然和儿子抢口粮的男人,岑欢好气又好笑地瞪着麦首在自己胸前忙碌的藿莛东,忍着体内滋生的那股悸动硬是将藿莛东推开芙。

    “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睡吧,我抱儿子去婴儿房。”怕他又要乱来,岑欢说完立即抱着儿子下了床,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卧室。

    藿莛东蹙眉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边残留的乳汁,垂眸望着腿间早已高高昂首的某处,苦笑了下,身子仰后一倒载倒在柔软的床铺上。

    岑欢抱着儿子回到婴儿房,等他吃饱了才把他放到婴儿床上,之后又过了十多分钟,确定小家伙睡着了她才离开。

    打开卧室的门,一片漆黑。

    藉着门口透进去的光线望向床的方向,她轻轻走进去关了门。

    蹑手蹑脚上了床,床上背对她的男人没反应,像是睡着了一样伸。

    岑欢想了想,主动挪过去,身子紧贴上那具温热的身体,手臂摸索到他的腰,横过去将他搂住。

    藿莛东闭着眼仍是没有回应,岑欢不确定他是否真的睡着了,又或者是在生她的气。

    “喂?”

    她紧贴着他的身子用胸前那两团紧实的肉蹭了蹭他的背,脸抵着他的肩在他颈项窝里吐气如兰。

    只是等了几十秒还是没动静,岑欢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伸手在他胸口狠狠拧了一把。

    这次怀里的身子明显一震,随即使坏的那只手被捉住,而下一秒,之前还闭着眼似乎熟睡的男人此时却已经翻了个身成功将她压制在身下,暗夜中,那双紧盯着她的黑眸噙着一簇让人心荡神摇的流光。

    “你玩得很开心?”他灼热的呼吸近距离的拂过她的脸,重又苏醒的那处气势汹汹的抵着她已经恢复如初的平坦小腹蠢蠢欲动,而空气中漂浮着暧昧和危险的气息。

    岑欢原本只是想逗逗他,没想过要发展些什么实质性的事情,此时被他这样压制住,不免有些心惊肉跳,还有些发慌和隐隐有些期待。

    “可以么?”他凝视着她的目光滚烫得似乎能随时将她熔化掉,而噙着欲念的声音更是暗哑惑人。

    他问她这句话时,抵着她小腹的那处似乎又胀大了一些,而双手已经不受大脑控制的开始剥除她身上的衣物。

    岑欢这次没有阻止,反而一反刚才的抗拒,主动拉下他的头奉上自己的唇。

    她的主动回应无疑是最催`情的媚药,藿莛东顿觉全身的血液都似乎齐齐涌到了那一处,悍然张口反缠住她的舌,同时三两下褪干净两人身上的遮蔽物,让彼此完全光`裸的身体紧密嵌合。

    在她怀孕期间,他一直很努力的克制想要她的欲`望,即便是偶尔进入也不敢弄太大动作,就怕伤了她和孩子。而忍耐了那么久,现在终于解脱了,他有种恨不能一口将她吞吃掉的冲动。

    岑欢感觉到他蓄势待发的欲`望,刚把腿缠上他的腰,就被紧扣住腰狠狠进入了。

    她有些不适应的轻蹙眉,攀住他臂膀的手紧了紧,想让他先缓一缓,可还没开口,他已经耐不住被那层湿热的内壁紧裹住的快`感,嘴上发狠的吻着她,而下身更是毫不停顿的用力深入撞击。

    太久没有经历过这样激烈的欢爱,岑欢有些受不住他狂悍的需索,想抗拒,身体却出与本能的热烈回应,在他深深进入时不自主的弓身迎合,让彼此的身体严丝缝合。

    不知过了多久,岑欢感觉双腿酸麻得厉害时,藿莛东松开扣在她腰上的手,侧身抱过她让她背对他窝进他怀里,而刚退出她身体的火热随即又狠狠刺入,同时大手扳过她的头,攫住她的下巴凑唇吻上去。

    岑欢放任自己的身体随他摆弄,体内一`波强过一`波的愉悦感层出不穷,脑海里不时一晃而过的空白让她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云端,浑身轻飘飘的,说不出的舒服和享受。

    等到身上的男人突然将那处钢硬死死抵住她深处的柔软有力爆发时,已经精疲力尽的岑欢终于松了口气。

    她想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这和男人的智商及修养和其他都无关,只要那个男人被禁`欲几个月,不论他再有修养,上了床都会变成禽`兽。

    高`潮过后,身上的男人还紧搂着自己没要放开的意思,而被汗水浸透的岑欢浑身不舒服,迫切的想要去浴室冲洗身体。

    “起来了。”她推他。

    闭着眼似乎在假寐的男人睁开眼看她,微挑的眼尾多了丝惑人的风情。

    “舒服么?”

    岑欢忍着耳根的燥热白他一眼,见他不动,扭着身子去推他,结果这一动,还停留在她体内的那处才发泄过的凶器很快又有了反应,嚣张的胀大了一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