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玩弟弟(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0:2Ctrl+D 收藏本站

    夜深人静,别墅的后院传来男女刻意压低的对话声.

    “美琳,你也知道我的脾气,我当时是一时冲动才说那样的气话,不是真的要赶你走。”

    “你赶我走也不是第一回了,冲动一次可以原谅,冲动两次如果再原谅,那是不是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

    “不会的,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三次!”

    “我不会再信你!芙”

    “我是说真的,真的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你看我不是马上就后悔了来向你道歉?”

    “你都过了三天才追来,还‘马上’?还有你当时口气不是很硬,怎么都不肯原谅女儿他们吗?现在怎么又自己跑来了?你知不知道我们中国形容你这种行为?”

    “什么?伸”

    “犯`贱!”

    “……”

    “我其实根本就没真正想要拆散他们,只是那小子太嚣张了,我咽不下那口气,所以想挫挫他的锐气,让他跑去伦敦求我,可没想到去的是他母亲。”

    ……

    暗处偷听的岑欢侧头觑一眼身侧的男人,蹑手蹑脚的离开,回到自己房间。

    “我爸和我闹了这么久的别扭原来不是因为在生我的气,而是在等你去伦敦求他?”

    “幼稚。”

    藿莛东不冷不热的吐出两个字,动手解衬衫的纽扣。

    岑欢白他一眼,凑过来问他,“你晚上你和我爸去哪了?怎么他那么开心?还和你有说有笑?”

    “丝楠不是说他喜欢收集古玩?所以我投其所好,从朋友那里弄了几件古玩给他。”

    岑欢嘴角一抽,失笑:“没想到你也会玩这种低劣的手段。”

    “低劣?”藿莛东转过身,两手撑在她身边的床铺上,上半身微微一倾,迫使岑欢的身子往后仰,黑眸紧迫的盯着她:“如果不是因为你说如果他不出席我们的婚礼,婚礼就无限延后,我又怎么会大费周章的找人弄古玩来收买他的心?”

    岑欢眨眨眼,忽地主动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嘴上重重亲了一口。

    “辛苦了。”

    藿莛东回亲她,“接下来,就该筹备我们婚礼的事了。”

    岑欢点头,突然想起一件事,“念桐说她过几天回国,她家顾西辞同学升了B市的高中,所以她会带她女儿直接回B市。”

    “那你以后就不愁没人陪你逛街聊天了。”藿莛东拿下她的手,继续一件件脱下身上的衣服。

    “我是想把女儿接回来,一来是因为她和念桐家的女儿还没见过面,二是希望她和她女儿多接触后也会爱上谈钢琴,培养她养成热爱学习的好习惯。”

    藿莛东睨她一眼,没说什么,实在不忍心打消她的积极性。

    不过据他所知,好友顾筠尧家的女儿虽然小自家女儿几岁,却也不是盏省油的灯,两个小丫头碰到一块的结果或许会把一干大人弄得人仰马翻。

    “欸,你不是要洗澡?你做什么?”岑欢见他脱得一丝不挂却不是进浴室,而是朝她压来,心下一跳,立即护住胸口往后闪。

    只是她躲得再快也不及男人的长手长脚伸得快,没一会就被压在身上制得死死的。

    “反正是要做的,先做完再洗澡,这样比较不耽误时间。”藿莛东神色不改的把手伸入她的领口,在她发出抗议之前吻住她的唇,另一只手往她身下探入,拨开她的花瓣直奔能让她浑身发软的那一处,极富技巧的揉`捏,没一会就将身下被动的女人撩拨得心痒难耐,翻身将他推倒,化被动为主动,展开一场活色生鲜的肉搏战。

    **************************

    一个多星期后,慕念桐带着女儿从意大利回来,一下机就直奔岑欢这边。

    两人自上次一别又隔了好长一段时间没碰面,加上上次见面时是在那种情况下,两人根本没有心情叙旧。所以这次两人碰面显得特别开心,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要聊。

    不过在聊之前岑欢没忘记给两个小丫头互相介绍。

    “来,橙橙,妈咪给你介绍慕阿姨家的漂亮小公主,桃桃妹妹。”岑欢牵过女儿的手走到慕念桐的女儿桃桃小朋友面前,微笑说。

    橙橙小朋友大眼一转,盯着面前精致得仿如芭比娃娃的桃桃小朋友,然后出人意料的上去捏了捏桃桃小朋友的脸,把桃桃小朋友捏得泪眼汪汪,随即‘哇’地一下哭开了,转身扑进母亲怀里,小肩膀一抽一抽的,好不委屈。

    岑欢简直被女儿的举动给惊得石化了,她见桃桃哭得那么伤心,立即回神,板起脸训斥女儿,“橙橙,你怎么捏妹妹的脸?”

    橙橙小朋友很无辜的做了个耸肩的动作,“我只是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芭比娃娃。”

    “……”

    “没事没事,桃桃乖,不哭,姐姐和你闹着玩呢。”慕念桐柔声哄着还在哭的女儿。

    岑欢一脸尴尬,走过去蹲在桃桃小朋友面前说,“桃桃不哭,阿姨给你拿糖吃好不好?”

    小孩子都贪吃,桃桃小朋友也不例外,所以她很快不哭了。

    对于母亲拿糖给别的小朋友吃自己却没有的行为,橙橙小朋友表示很郁闷,一声不吭走去自己房间找玩具玩。

    岑欢见状对桃桃小朋友说,“姐姐房里有很多玩具,桃桃去找姐姐玩。”

    然后拉着慕念桐去了自己房间。

    桃桃小朋友只好去找刚才害自己哭的小姐姐。

    橙橙看到她进来,故意把所有玩具都翻出来扔满整个房间,却不喊桃桃和她一起玩。

    桃桃是个很有礼貌的小朋友,别人不叫她一起玩,她绝对不会乱动人家的东西。可是这一屋子的玩具实在太有诱惑力了,所以她讨好地把手里最后一颗糖递给橙橙。

    “我给你吃糖,你和我一起玩好不好?”

    橙橙小朋友哼了声,打掉她手里的糖,“我才不要呢,你不要碰我的东西!”

    桃桃小朋友扁扁嘴,“不碰就不碰,我也有好玩的东西,也不让你碰。”说完她跑出去,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一台游戏机,故意把声音开得很大,把独自玩的橙橙给引了出去。

    “这是什么?”她好奇的凑过去,湛蓝的漂亮大眼紧盯着游戏机屏幕。

    桃桃小朋友神气地把小下巴一扬,说,“这是我姑父送我的礼物,里面有很多好玩的游戏。”.

    “我拿我的玩具和你换着玩好不好?”

    “不好!”

    橙橙咬咬唇,“不换就换,有什么了不起,哼!我去玩小远远。”

    桃桃小朋友一楞,“小远远是什么东西?”

    “小远远就是小远远,好多好多人都喜欢他,他的脸好软手也好软,我捏他他就睁开眼看我,才不会像你一样捏一下就哭。”橙橙边说边走去婴儿房。

    桃桃小朋友立即跟过去。

    等她看清楚躺在婴儿床上的小人儿,好奇问:“他就是小远远?”

    “他是我弟弟,是我爹地喂我妈咪吃口水生下的,我没事就玩我弟弟。”橙橙伸一根小手指放到弟弟嘴边,小家伙条件反射,立即含住手指嘟哝着小嘴吮起来。

    桃桃小朋友觉得好神奇,也想去试,却被橙橙推开了。

    “橙橙姐姐,把小远远借我玩一玩好不好?”

    “不好,弟弟是我玩的。”

    “我可以拿哥哥和你换。”

    “哥哥?”

    “嗯,我哥哥很帅很高很厉害,会讲很多故事,会唱好听的歌。”

    “可是你哥哥没有来我家,所以我还不能借弟弟给你玩。”橙橙小朋友一点也不愿吃亏,又盯上了桃桃手里的游戏机,“你拿你的游戏机和我换玩具玩,等你哥哥来了我再拿弟弟和你换。”

    桃桃抓抓小辫子,用力点头。

    晚饭时,顾筠尧带着儿子顾西辞赶过来接妻女,顺便和好友聚一聚。

    餐桌上,两个并排坐在一起的小丫头又聊开了。

    “他就是我哥哥。”桃桃小朋友指着对面的俊朗少年小声说。

    橙橙含着汤匙望过去,湛蓝如海的眼眸瞬间定住,目不转睛地盯着优雅用餐的少年,连母亲喊她都没听到。

    顾西辞察觉到对面的小丫头一直在盯着自己看,友好的朝她笑笑,谁知小丫头被他这一笑弄得身子一抖,一下没坐稳整个人都滑到地上去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