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关于早恋

芥末绿2017-2-25 21:40:6Ctrl+D 收藏本站

    橙橙莫名其妙摔倒,把所有人的目光引到地上,岑欢见女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以为她摔疼了,起身要去抱她,结果女儿以非常之快的速度爬到了对面,然后抱住了一双穿着橙色休闲皮鞋的长腿.

    岑欢讶异地顺着那双腿往上看,看到一张错愕地俊美少年的脸。

    “哥哥~”桌底下的橙橙小朋友抱住顾西辞的腿仰起小脸可怜兮兮地喊了一句,大大的眼眶里迷雾层层,“哥哥,抱抱。”

    顾西辞放下餐具倾着嘴角微微一笑,微俯身抱起藿叔的女儿,橙橙小朋友很自觉的勾住他的脖子,在他抱她起来时还大方的嘟起油亮亮的小嘴响响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顾西辞嘴角一颤,不动声色的扯过一张面纸擦了擦脸。

    岑欢奇怪女儿居然这么大方主动亲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而且还一脸兴奋,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小西,你吃你的吧,把小丫头给我。”她绕过去把手伸向女儿,谁知小丫头根本没有要她抱的意思,甚至还往顾西辞怀里钻了钻。

    “我不要妈咪抱,我要哥哥喂。”

    岑欢一楞,心想女儿今天是怎么了芙?

    “欢阿姨,我来喂她吧,反正我也吃饱了。”顾西辞微笑道,一副脾气极好的样子。

    岑欢听他这么说只好回到座位上,其他人也把目光挪回,若无其事的各自继续用餐。

    可桃桃小朋友见自己的哥哥被橙橙霸占了,还享受起自己专有的权利让哥哥喂她,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她从餐椅上跳下来走到哥哥身边,去拉橙橙的手引她看自己,然后说,“哥哥是我的,你下来。”

    橙橙眨巴着漂亮的大眼说,“我不是拿弟弟和你换了吗?现在弟弟是你的,哥哥是我的。”

    “可是你弟弟一直睡觉不陪我玩,我不换了。伸”

    “不行不行!”橙橙赶紧搂住顾西辞的脖子,“爹地说做人要讲信用,说话不算数的孩子是坏孩子,你难道要做坏孩子?”

    桃桃小朋友抓抓小辫子沉思了几秒,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做出决定:“我还是做坏孩子好了,等你弟弟会陪我玩了我再拿哥哥和你换。”

    这下橙橙小朋友傻眼了,尽管桃桃小朋友没办法把她从哥哥身上推下去,但她有办法爬到哥哥身上,而且比橙橙更亲昵地在顾西辞脸上狂亲,昭告自己的所有权。

    被两个小丫头当作交易品换来换去的顾西辞哭笑不得,而几个大人则是相视一眼后纷纷失笑。

    ***********************

    凌晨一点多,岑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看一眼身侧闭着眼似乎睡着了的男人,用手肘碰了下他胸口,说,“你没有觉得女儿今天很奇怪?”

    藿莛东闭着眼揽她入怀,长腿横过她的压住,不让她在翻来翻去。

    “怎么奇怪了?”

    “还不奇怪?她摔到地上后居然爬去要小西抱,还主动亲小西要他喂她。”岑欢皱眉,“这丫头第一次对陌生人这么亲热,让我觉得怪怪的。”

    藿莛东认为她是在杞人忧天,没回她。

    岑欢又推他,“你有没有发现女儿看小西的眼神有些……花痴?”

    花痴这两个字让藿莛东眉头一动,睁开眼:“你翻来覆去睡不着不会是在担心女儿早恋吧?”

    岑欢拨开他的腿重新调整了一个姿势,整个人都窝入他怀里,“难道你没觉得女儿看小西的眼神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女孩在看心上人?”

    藿莛东轻笑,“五岁不到的小丫头知道什么是情窦初开?”

    “怎么不知道?我也是她这么大的时候超级喜欢隔壁家的小男孩,每天都想缠着他。”

    藿莛东挑眉:“原来我不是你第一个喜欢的男人?”

    岑欢白他,“别转移话题,我跟你说正经的。”

    “你先说我是不是你第一个喜欢的男人?”被她折腾得困意全无的藿莛东一个翻身将她压住问。

    “不是。”岑欢回答得没有半点迟疑,却又在头顶那张俊颜变色时笑嘻嘻道:“你是我唯一爱的男人,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这还差不多。”藿莛东低头亲她,“为了表示我的感动,我打算身体力行回馈你对我的爱。”

    岑欢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往这一方面发展,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已经凉飕飕被剥了个精光。

    藿某人在这方面一向是行动派想到就做,根本不容她拒绝,倾刻间两人已经纠缠得不可开交,而就在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刹那,房间的门忽然被人‘嘭’一下推开了!

    两人同时一惊,在门口那道小身影走进来时,藿莛东回神扯过被子把两人光`裸的身子盖住,脸色难看的瞪着光着脚丫走到床边的女儿。

    小丫头压根没注意到父母光着身子在做什么,也没察觉父亲的脸色和平常有什么不对劲。

    她利索的爬上床,无视父亲的瞪视,爬到母亲身上去摇她,“妈咪妈咪,我跟你商量件事。”

    岑欢因为被女儿撞破夫妻亲热,从头到脚都红得发烫,恨不能把自己整个藏在被子里不出来,自然也不敢回女儿话,假装睡着了。

    偏偏小丫头固执得很,她不信她一直喊母亲还能睡得着,最后还索性要掀母亲的被子钻进去,把岑欢吓得立即‘醒’来。

    “妈咪,我想去慕阿姨家和桃桃妹妹一起学钢琴。”

    岑欢一阵欣喜——前几天她和女儿商量时,小丫头还死活不肯学,没想到今天就改变主意了。

    她正要说什么,小丫头又说,“我还想要小西哥哥天天来接我。”

    岑欢一楞,而小丫头已经从她身上爬了下去。

    “我说的就是这件事,我去睡了,爹地妈咪晚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