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特殊嗜好

芥末绿2017-2-25 21:40:11Ctrl+D 收藏本站

    女儿一走,藿莛东立即下床去把门反锁,然后返回床上准备继续之前被女儿打断的运动.

    他掀开被子钻进去一把抱住岑欢,手刚摸上她的胸,就被岑欢抓住了,然后一脸纠结的看着他说,“前两天女儿还死活不肯去念桐家和她女儿一起学钢琴,现在突然改变主意,却指明要小西天天来接她,小丫头果然是犯花痴了。芙”

    藿莛东睨她一眼,摆脱她手的箍制,大掌或轻或重的在她身上揉捏。

    “女儿这么小就犯花痴还不是遗传你的基因?”说着叹了口气,“这么小就懂得主动出击追求喜欢的人,还是筠尧的儿子,难道女儿除了遗传你的花痴外还遗传了你的特殊嗜好?”

    “什么特殊嗜好?”岑欢困惑,抓住那只溜到她腿间兴风作浪的手,气息明显不稳。

    藿莛东埋首在她胸前发狠的吮`吸了一会,双手也没闲着,待时机成熟握住她的腰挺入深埋进去,那处的温暖紧窒让他忍不住自喉头逸出一声轻吟。

    岑欢在他进入后被他滚烫的体温烫得身子一颤,原本抵在他胸口的双手不受控制的去抱他,攀住他的肩随着他挺进撞击的动作往下滑落至他结实而有力的臀部紧紧抱住,下意识用力往自己身上压下,似乎在催促他给予更多。

    耳边一声几不可闻的低笑,岑欢睁开眼,迷离的眸子锁住那双如潭深幽的黑眸,用眼神询问他笑什么伸。

    藿莛东不语,只是垂眸望向她双手抱着自己臀部又不时弓身迎合的姿势,嘴角的笑意加深。

    岑欢顺着他的视线,终于意识到他在笑什么,耳根顿时一烫,立即松手,却被捉住反举过头顶压制着更凶猛的出入掠夺。

    高`潮爆发时,岑欢忍遏不住的浑身绷紧,身子往后仰,而身上的男人狠吻住她的唇死死抵着她。两人保持着这种姿势静止了好一会,岑欢的身子才仿如虚脱般软下来。

    而这个时候她还记得之前他没回答自己的那个关于特殊嗜好的问题。

    还伏在她身上额抵着她的等待高`潮余韵散去的男人望着她说:“你当初对年长你十来岁的我动情,如今女儿对年长她十来岁的小西情窦初开,难道这不算是遗传了你的特殊嗜好?”

    “……”

    *******************************

    入睡前岑欢还祈祷女儿说要小西天天来接她只是随口说说,谁知翌日一大早小丫头就爬起来要她打电话给小西,让他过来接她去他家学钢琴。

    岑欢心想女儿从来没这么专注一件事情过,也不好打击她‘学钢琴’的积极性,拿过电话拨给好友慕念桐。

    电话接通,岑欢有些无奈的把女儿的意思转告给好友,末了又补充一句:“小丫头遇事三分钟热度,只是图个新鲜,也许明天就不会这样要求了。”

    慕念桐在电话那端笑,“我家小丫头昨天回来也一直吵着要我给她生一个弟弟玩。”顿了顿,又说,“小西现在上学去了,中午不回来,要下午放学才有时间,你问橙橙她是现在过来还是等小西放学去接?”

    岑欢问女儿,小丫头毫无疑问坚持要等小西来接。

    “那我打电话给小西,让他放学了去接橙橙过来,然后把钢琴课往后推一推。”

    挂了电话,岑欢望着兴高采烈跑出去的女儿,感叹藿家有女初长成。

    下午快六点时,望眼欲穿的橙橙小朋友左顾右盼终于盼来了她等了一天的人。

    “小西哥哥!”

    一身暗色休闲装打扮的少年刚从的士上下来,就听身后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喊声,回头见一团雪白朝自己扑来,他眉头一拧,几个大步走过去矮下身抱住扑来的小人儿。

    “跑这么快小心摔。”他语气微有些责备,却在抱到她时眉头舒展开来,清秀俊朗的眉目十分好看。

    “小西哥哥,你明天能不能早点来接我?”小丫头搂住他的脖子眨巴着漂亮的蓝眸大眼问。

    “都说了小西哥哥要上学。”岑欢有些无奈的再三告诉女儿。

    顾西辞看向岑欢,微微一笑,“欢阿姨。”

    岑欢点头微笑回应,同时打量眼前的少爷,那张俊美非凡的脸庞让她看到少年时期气质如兰的顾筠尧。

    “小西,阿姨做了些小孩子爱吃的糕点,你给桃桃带一些回去。”岑欢把早就打包好的食盒递过去。

    “谢谢欢阿姨。”

    “小西哥哥我们走吧。”小丫头迫不及待的催促,又朝母亲挥挥手,“妈咪拜拜。”

    岑欢嘴角一颤,心想真是父母难为,女儿才几岁她这个做母亲的就要开始面临女儿或许早恋的问题。

    “那我们走了,欢阿姨。”

    “好,晚上我让他爹地去接她。”

    “不要爹地去接我,”小丫头一口回绝,“我要小西哥哥送。”

    “小西哥哥要做功课,哪里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你不听话下次小西哥哥就不来接你了。”岑欢故意板起来训女儿,结果小丫头嘴巴一扁,眼眶里立即浮现一层薄雾。

    “没关系,欢阿姨,我现在是高中生,功课没那么多,送她回来的时间还是有的。”见母女俩要吵起来,顾西辞好脾气的出声圆场。

    小丫头立即破涕为笑,还冲母亲得意的哼了哼,嘟起小嘴皱起鼻头扮了个鬼脸。

    岑欢哭笑不得,看着顾西辞抱着女儿走向的士,而小丫头搂着他的脖子笑得眉眼弯弯,心情好得不得了。

    岑欢叹口气,心想这大概是女儿自失忆后最开心的时候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