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轮是不能乱的

芥末绿2017-2-25 21:40:16Ctrl+D 收藏本站

    即使是上了的士,橙橙也不肯从顾西辞身上下来,一双小手臂扔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两条小腿霸着他的腰,十足的无尾熊.

    顾西辞对于小丫头这种举动见怪不怪,主要是因为家里就有一只小无尾熊,也是一看到他空下来,就会往他身上爬,所以他已经习惯了。

    橙橙盼了一天才盼到她的小西哥哥,所以显得非常开心,一路上唧唧喳喳,像只欢快的小麻雀。

    “小西哥哥,你现在是我的了,那你可不可以住在我家?”这样她就不担心没人陪她玩了。

    顾西辞揉一揉她的发问,“橙橙喜欢小西哥哥?”

    “喜欢。”

    “为什么喜欢?芙”

    橙橙眨巴下大眼,然后摇头。

    这个问题对她来说太深奥了,在她的认知里还没有喜欢这个词的概念,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只是在看到他后会滋生一种想和他接近让他陪自己玩的感觉。

    “小西哥哥,你喜欢我吗?”她反过来问他,湛蓝的水汪汪大眼漂亮得让人惊艳。

    顾西辞笑,“橙橙这么可爱,哥哥当然喜欢。”

    小丫头一听眼睛更亮了,小身子往他身上又蹭了蹭,说,“小西哥哥,妈咪说喜欢爹地的时候就会亲爹地一下,小西哥哥说喜欢我,是不是也要亲我一下?”

    顾西辞嘴角一颤,心想这小鬼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怎么比家里那只还难搞伸?

    为了不让她失望,顾西辞勉为其难在小丫头额上亲了亲,小丫头立即指着自己粉粉的小嘴说:“妈咪亲爹地的时候是亲这里。”

    顾西辞还没回应,前头的的士司机笑出声来,说,“现在的小孩子模仿能力也太强了,做父母的还是不要在儿女面前亲热的好,免得教坏小孩子。”

    司机话刚落,车便在目的地停了下来。

    顾西辞给了车钱抱着橙橙下车,小丫头搂住他的脖子又问,“小西哥哥,什么是亲热?”

    顾西辞轻刮她的小鼻头,“小鬼,你不是来学谈钢琴的么?一会要认真学,你如果乖乖的,小西哥哥奖励你一颗巧克力。”

    “可是我现在不喜欢吃巧克力了。”

    “那你喜欢吃什么?”

    “杂果布丁。”

    “好,哥哥送你回家的时候给你买。”

    “小西哥哥刚才没亲我这里。”小丫头指着自己的小嘴很忧愁的望着他。

    顾西辞望着她,有些啼笑皆非。

    敷衍的在她小嘴上轻啄了下,然后抱着她走到自家房门口去按门铃。来开门的慕念桐一见橙橙立即微笑着伸手过来要抱,小丫头挣扎了下还是不舍得离开顾西辞的怀抱。

    顾西辞见状只好把手里拎着的食盒递过去,“欢阿姨给桃桃做的小点心。”

    他听见房里传来的钢琴声,猜想是钢琴老师到了,果然听慕念桐说,“老师刚到一会,桃桃已经在上课了,你带橙橙进去吧。”

    顾西辞点头,把橙橙放下换了鞋,然后才带她去钢琴室。

    钢琴老师是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女孩,今天是她给小朋友上第一节课,在顾西辞抱橙橙进来时,她正好在纠正桃桃的错误指法,听到开门声回头一看,就被那张俊帅非凡的脸庞给慑住了,覆在桃桃小手上的手动也不动。

    顾西辞瞥了眼盯着自己看得失神的钢琴老师,走进来拉过一张椅子放在桃桃身边,然后把橙橙放到椅子上坐下。

    “橙橙姐姐。”桃桃小朋友很礼貌的和橙橙打招呼,后者有些得意的嘻嘻一笑,“小西哥哥说喜欢我,还亲了我这里。”她指指自己的小嘴。

    “那有什么了不起?小西哥哥也亲我这里。”桃桃小朋友戳一下自己粉嘟嘟的小脸蛋说。

    “亲脸和亲嘴是不一样的,”橙橙小朋友一副很慎重的表情解释,“脸大家都可以亲,嘴就只有喜欢的人才可以亲。”

    两只小鬼你一言我一句,顾西辞简直要给她们打败,而钢琴老师还在目不转睛的痴痴盯着他的脸。

    正想退出房间,桃桃小朋友忽然冷不丁跳下椅子去抱他的腿,“哥哥,我也要亲嘴。”

    顾西辞头疼的抚额,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橙橙小朋友又迸出一句让他震惊的话:“桃桃妹妹,你和小西哥哥是亲兄妹,外婆说亲兄妹是不能亲嘴的,那样是乱`伦,轮是不能乱的。”

    关于乱`伦一事其实是这样的,橙橙小朋友除了喜欢捏她弟弟肉乎乎的小脸,还喜欢在她弟弟脸上亲来亲去涂口水,有一次她亲弟弟的小嘴被藿静文看到,立即被拉开训了一顿。

    当时外婆是这样讲的:“你爹地妈咪已经把家里的关系弄得够乱了,你可不能再乱,小远远是你弟弟,亲兄妹亲嘴是乱`伦,伦是不能乱的。”

    所以从那以后,橙橙小朋友再也不亲弟弟的嘴了。

    可桃桃小朋友显然无法理解这么深奥的话,仍一个劲缠着顾西辞要亲嘴,最后还是钢琴老师回过神来,拿出老师的威严把小丫头给吓住了,顾西辞才得以脱身。

    只是桃桃小朋友怕老师,橙橙小朋友却是天不怕地不怕,也不太坐得住。在桃桃小朋友规规矩矩跟着老师学指法时,她趁老师没注意,偷偷溜了出去。

    这边顾西辞回到自己房间脱了衣服进浴室洗澡,洗到一半时听到门外传来动静,似乎是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他困惑地关掉花洒,拿了条干毛巾往头上一抹,正要去拿浴巾包裹身子,不意浴室门忽地被推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