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输在年龄的起跑线上(二更)

芥末绿2017-2-25 21:40:35Ctrl+D 收藏本站

    “你这什么烂提议?”关耀之白一眼卫凌风.

    “怎么烂了?”

    “橙丫头已经有心上人了,你这样提议岂不是摆明了要拆散一对小情侣?芙”

    “心上人?”卫凌风骇笑,转向嘴角抽了几抽的藿莛东,问:“阿东,这不是真的吧?”

    藿莛东懒得理两人,看了眼时间已经不早了,和刑磊打过招呼便和岑欢各自抱着一双儿女离开了。

    “有妻有儿有女,阿东算是修成正果了。”刑磊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感叹。

    关耀之斜斜看来,“怎么?你吃女人的亏还没吃够,这么快又想重组家庭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刑磊现在的情况可不比刚离婚那几年,他现在有了小朋友,为了能让他家小朋友在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里健康成长,刑磊很有必要重组一个幸福的家庭,给小朋友找一个好母亲。”卫凌风接话,末了又补充一句,“当然,你一个大龄未婚男,没谈过恋爱没结过婚,不懂这些也正常。”

    又一次被冠上大龄未婚男的称号,关耀之有种想掐死卫凌风的冲动伸。

    卫凌风以前在口头上没少吃过关耀之的亏,所以现在才趁他未婚能损就尽量损,也顺便刺刺他,好尽快结婚成家。

    “我不想要后妈。”刑莫小朋友嘟哝了声,翻了个大白眼给卫凌风,“卫叔叔,你不要给我爸拉皮条,不然等卫嫣妹妹长大了,我唆使她要阿姨给她换新爸爸。”

    卫凌风顿时哑然,心里琢磨这刑家的小朋友怎么小小年纪就知道威胁大人,还真不愧在日本呆过几年,把小日本那一套阴险学了个十成十。

    关耀之见卫凌风被堵得说不出话,郁闷的心情稍稍好转。

    “对了,你刚才说阿东家小朋友的心上人是谁?”卫凌风转移话题。

    “顾筠尧的儿子。”

    “咦?我记得顾筠尧的儿子快上高中了,而阿东女儿才几岁?”

    “阿东说他女儿遗传欢欢的特殊嗜好,喜欢比自己年长十岁以上的异性。”

    “……”

    卫凌风有些惋惜的看向一头雾水的刑莫小朋友:“可怜的孩子,居然输在年龄的起跑线上,怪只怪你爸没早些时间结婚把你生出来。”

    “……”

    *********************

    藿莛东一家四口回到家,岑欢把睡着的儿子送回婴儿房,又去女儿的卧室看了看,小丫头把自己团成一团裹在被子里,背对着卧室门口,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仍在生闷气。

    岑欢叹口气,轻轻走开了。

    回到自己房里,藿莛东已经洗了澡半躺在床上,目光盯着一旁矮柜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神情专著。

    岑欢原本想和他说说女儿的事,见他似乎在忙,也就没打扰他,拿了睡衣进浴室洗澡。

    藿莛东在她洗完澡出来时喊住她,指着电脑屏幕道:“你过来看看,这几套婚纱和晚礼服喜不喜欢。”

    岑欢一楞,“你不是在忙公司的事?”

    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藿莛东圈住她的腰抱到怀里困住,右手食指在电脑触摸屏上移动,将屏幕显示的画面缩减再放大。

    “好漂亮~”岑欢目光闪闪的盯着屏幕上不时变幻的婚纱和礼服,不自觉赞叹。

    “这又是你专门请人设计的?”

    藿莛东点头,把脸埋入她的颈项窝,嗅闻她身上散发的淡淡沐浴液香和体香交织成的独特气息。

    “花了多少钱?”

    “喜欢么?”藿莛东不答反问。

    “你先说做这些婚纱和晚礼服要多少钱?”

    “很便宜。”

    岑欢回头丢给他一记‘鬼才信’的眼神。

    “是真的,设计师很低调,是国内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婚纱馆老板,因为有些交情,所以折扣给得很低。”

    “设计师是男是女?”

    “女的。”

    岑欢一顿,美目若有所思的半眯起,“女的?有些交情?还折扣给得很低?敢情是你历任女人当中的某某某?”

    藿莛东轻笑,咬她的耳朵:“藿太太,你这是在吃醋?”

    “你都这么大方承认和她有交情了,难道还怕我吃醋?”岑欢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醋意。

    “可她们和我根本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

    “她们?”岑欢瞠大眼,“还不只一个?”

    “lucky婚纱馆的老板有两个。”藿莛东老实交代。

    岑欢冷笑:“就那么巧两个都和你有交情?”

    “你吃醋的样子有些凶。”藿莛东亲吻她的唇,“宋碧菡和冷思虞,她们共同创办了lucky婚纱馆,宋碧菡你大概不认识,但冷思虞你总不陌生吧?”

    冷思虞?

    岑欢忖了片刻,脑海里才浮现出一张和这个名字相符的古典而精致的美人脸。

    冷思虞,顾筠尧发小冷锡云的妹妹,当年他和好友慕念桐的婚礼上最耀眼出色的伴娘。那时不是说她在自家公司上班么?怎么跑去开婚纱馆了?

    而那个宋碧菡又是谁?

    像是猜到她的困惑,藿莛东说:“宋碧菡是耀之他大哥的前女友,我和她们的关系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

    岑欢撇撇嘴,“像冷思虞那么漂亮的女人,鲜少有男人能抗拒得了她的魅力,谁晓得你当初是不是暗恋过她?”

    这莫须有的罪名让藿莛东哭笑不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