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新婚快乐(一更)

芥末绿2017-2-25 21:40:40Ctrl+D 收藏本站

    见她越说越离谱,藿莛东岔开话题,说起今天聚会上关耀之被卫凌风逼得放下一年之内结婚生子的豪言壮语,末了把岑欢的身子扳过来.

    “耀之做伴郎,那伴娘就一定是丝楠了吧?”

    岑欢斜他:“你用这种语气问我,是想帮关耀之确定伴娘人选?芙”

    “我以为伴娘人选非她莫属。”

    岑欢叹口气,微倾过身子伏在他胸前。

    “我真是不懂他们,当初丝楠一个劲的追,关耀之却避她如瘟神,现在丝楠不缠他了,他又觉得心里不舒服不痛快了,不时找丝楠麻烦。而丝楠明明是喜欢他的,偏偏就是不肯承认,两人都认识这么久了却还在原地踏步没有一点进展,真是能折腾。”

    “谁不是一路折腾过来的?我们当初不也一样?这是感情必经之路,没有谁能避免。”藿莛东宽慰她,又说:“其实换一个角度看,这也是一种乐趣,只要把握好折腾这个度,适当的折腾还有助增进彼此的感情。”

    岑欢撇嘴,显然不认同他‘折腾也是种乐趣’的说法,却也没反驳。大千世界,人生百态,自己无法认同别人的观点并不就意味着别人错了,只是每个人看待事物的观点都不尽相同。

    思忖间藿莛东又换了话题:“婚礼邀请的亲朋好友名单我这边已经确定好,你只要把你要邀请的朋友名单给我就行。伸”

    岑欢微微一楞,秀眉轻蹙。

    其实除了他们共同的那些亲朋好友外,她其他几乎没什么能够在婚礼上邀请的朋友。

    除了秦戈和梁宥西。

    秦戈自然是要请的,虽然弃医从商后的他忙得连和她联络的时间都没有,但她知道,只要她开口,他就一定会来。

    而梁宥西……

    尽管彼此生活在同一座城市,而他还是关耀之的妹夫,但不知是关耀之等人刻意不在她面前提起,还是她自己刻意躲避,自他大婚那日两人在酒店一别后就再没见过面,而她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藿莛东见她沉默,眉心微蹙,大致猜到她在烦恼什么,却没开口点明。

    有些事情能够不问他尽量不问,免得让她难堪。

    “桌面这个文件夹里存着婚礼细节策划,你看看有什么漏掉的,我去看看女儿睡了没。”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记,他抱开她下床。

    ************************

    婚礼在万事具备后如期而至,排场大得惊人,连参加过不少皇室婚礼的霍尔都对经由藿莛东一手策划的婚礼大为赞赏。

    婚礼现场俊男美女、政商名流冠盖云集,以关耀之为首的伴郎团和以丝楠为首的伴娘团是婚礼上除了新郎新娘外的最大亮点之一,瞬间秒杀了无数未婚男女的心。

    而亮点之二是四个俊美如天使的花童。说到花童,其实一开始只有藿岑橙小朋友和刑莫小朋友这一对,结果桃桃小朋友一到婚礼现场也嚷嚷着要凑热闹当小花童,并把暂时借住在自己家的一个小男孩拉下水来凑对,组成了四人花童团,成功赢得无数惊艳的眼球。

    “小男孩好眼熟。”

    趁位高权重的证婚人发表演讲时,岑欢压低声和身边把玩着她手指的男人咬耳朵。

    因为小男孩是临时被桃桃小朋友抓来充数的,岑欢还没来得及问慕念桐小男孩的父母是谁。

    “他姓冷。”

    岑欢讶然,目光定格在那张噙着一丝忧郁气息的小脸上,恍然的挑了挑眉,心想难怪觉得眼熟,原来是那个男人的缩小版。

    婚礼进行到一半秦戈才携美艳惹火的性感女伴姗姗来迟。

    “其实昨晚我就回国了,不过先回了趟A市看我爸,我们父子多年没见,没想到一聊就错过了时间,我自罚三杯谢罪。”秦戈举杯示意,英俊的面容一贯温文儒雅,经商后的他较之从医时多了份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却无疑更具成熟男性的魅力。

    岑欢浅笑,不动声色的打量陪同他一起出席自己婚礼的女人,心里微微有些诧异——她原以为陪秦戈回国的会是那个小女孩。

    “介绍下,这是闻佩。”

    闻佩?

    岑欢思绪一转,目露一丝惊讶——闻佩是秦戈的初恋女友,她是见过那个女人的照片的,可照片上的闻佩和眼前这个女人的脸竟然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这是怎么回事?

    “新婚快乐。”对方举杯碰来,岑欢压下心头疑惑微笑道谢。

    婚礼从开始到结束全程高`潮不断惊喜连连,终于落幕时,丝楠陪岑欢去新娘室卸妆。

    刚坐下,丝楠包里的手机响起。

    “是你的电话在响。”丝楠把岑欢的手机递给她,后者目光掠过屏幕,嘴角的笑意僵住。

    丝楠察觉,体贴道:“你先接电话,我一会再进来。”

    岑欢点头,待到关门声传来,她才按下电话接听键,[顿了几秒才轻轻喂了声,然后屏息静听电话那端的人开口。

    入耳的却是一声叹息,似投入湖中的一颗小石,在岑欢心底激起阵阵涟漪。

    “恭喜。”磁性的嗓音钻入耳,似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

    岑欢垂眸,明知他看不见,却还是勾起一丝笑,“谢谢。”

    “你是我见过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

    岑欢一楞,骤然抬眸,而电话那端的声音依旧清晰:“我知道你不会邀请我参加你们的婚礼,就像当初我不邀请你参加我的婚礼一样,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难堪,而你不想让我看到你的幸福。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控制不住车子的方向盘……岑欢,新、婚、快、乐。”

    岑欢来不及回应,电话挂断,耳边只剩嘟嘟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