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装醉(二更)

芥末绿2017-2-25 21:40:44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找遍婚礼现场每一个角落,最终没能找到梁宥西的身影.

    她没想到他会来,而来了却又不露面。

    ——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难堪,而你不想让我看到你的幸福。

    想起他说的这句话,她心口一阵发堵。

    她只是不想再打扰他,不想再让他记起自己,不想打破他或许已经平静下来的生活,所以最终决定不邀请他参加婚礼。

    她的确不想让他看到她的幸福,因为她不希望自己的幸福变成伤害他的武器。

    她想跟他解释,可她找不到他,而电话再打过去已经提示关机。

    丝楠跟着她毫无头绪的到处找,却体贴的保持沉默,既没问她是谁打来的电话,也没问她在找谁。

    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对岑欢来说,保持沉默就是最好的宽慰。

    回到新娘室卸完妆,藿莛东也成功摆脱众多宾客的纠缠在关耀之的搀扶下找到岑欢芙。

    浓烈的酒气搀入呼吸,岑欢这才敛住被梁宥西扰乱的思绪,将注意力转移到倒在沙发上醉醺醺的藿莛东身上,皱眉问:“他不是酒量很好么?怎么喝这么醉?”

    “酒量再好也经不起那么多人灌。”身为伴郎的关耀之并没比新郎幸运多少,他半眯着凤眸睨一眼一旁的丝楠,见她低着头一副懒得看他的姿态,薄唇撇了撇。

    “我也醉了要回去休息,你另外找人开车送他回家。”关耀之说着往门外走。

    岑欢看他摇摇晃晃,有些担忧:“你怎么回去?”

    关耀之头也不回:“我还能坚持到开车把自己送回去……”

    “那怎么行?你连走路都在晃。”岑欢边说边看向妹妹,“丝楠,你送送他?伸”

    丝楠皱眉,抬眸看向已经走出去的关耀之,见他靠着走廊的墙壁慢吞吞的往前挪,实在无法想像他醉成这样还开车会导致什么后果。

    “他怎么办?”她看了眼似乎睡着了的藿莛东问。

    “放心,我会找人送他回去,你赶紧去吧,我看他好像随时要摔的样子。”

    丝楠点头,几乎是小跑着追了出去。

    岑欢目送她跑出去搀扶住关耀之一同离开,这才收回视线,却一低头就对上一双荡着笑意的黑眸。

    “你装醉?”

    岑欢诧异。

    藿莛东微一挑眉,微起身一把拉下她,岑欢毫无防备,一下跌落在他身上,两人呈男下女上的姿势重叠在一起。

    “我都还没洞房花烛,怎么会允许自己喝醉?”藿莛东在她唇上轻咬了一下,看她皱眉,却笑得开心,“不装醉怎么成全他们?”

    岑欢一楞,随即恍然:“你和关耀之联手骗我和丝楠?”

    “什么联手?耀之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在装醉,不过我如果不装醉,估计今晚就真要醉得一塌糊涂了。”

    “你不是有伴郎团替你挡酒?”岑欢双手抵着他胸膛想站起,藿莛东偏偏不如她的愿,一个翻身将她压制在身下,如潭深幽的黑眸目不转瞬的望着她,眸底燃起一簇炽热的焰火。

    “如果不是有伴郎团,我早就喝挂了,哪还有力气陪你度春`宵?”

    岑欢耳根一烫,羞红着脸瞪他:“女儿都那么大了,度什么春`宵?赶紧起来,我去看看儿子有没有哭。”

    “他们有爸妈照顾,你大可放心。”末了又补充一句,“今晚是完全属于我们的二人世界,除了我,你谁也不准想!”

    岑欢白他:“儿子也是你儿子,我连想他都不准?”

    “不准。”藿莛东霸道的吻住她的唇就是一记夺她氧气的法式激烈深吻,两人的唇舌纠缠了许久才放开她。

    岑欢被他吻得呼吸乱序,明显感觉到他身体那处魔术般的瞬间胀大,如同一根滚烫的烙铁,隔着双层的衣料仍能清晰感受到它的轮廓和温度。

    可这儿并不是他们的卧室,他怎么可以在这里发`情?

    “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像是看穿她的担忧,藿莛东回应她,手上也不闲着,开始剥除两人的衣物。

    偏偏这时岑欢的手机响起。

    两人同时一震,岑欢想接电话,藿莛东却早她一步拿过她的手机,也不看来电显示,直接把她的手机关机。

    岑欢傻眼,而藿莛东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低头吻住她的唇,大手探入她小腹下方的丛林,修长的手指一点点在她深处张开,撩拨她蛰伏的欲念随着他手指的快速出入而渐渐释放出来,两条原本抗拒的双腿不自觉渐渐打开,紧紧环上他的腰弓身邀请他进入,五官精致的小脸上荡着让人神魂颠倒的娇媚,说不出的诱`人。

    藿莛东情难自控的锁住她的腰骤然刺入,带领她一同遨游在欲`望的海洋中……

    **********************

    玫红的跑车在一栋豪宅前停下,丝楠透过后视镜瞥了眼后座上歪歪斜斜趴着的男人,皱了皱眉,打开车门下了车绕到后座。

    “喂?”她用脚踢了踢似乎睡着了的关耀之,后者一动不动,任她怎么踢都没反应。

    “真是头猪!”她懊恼的低咒了声,微弯身探进后座抓住关耀之一只臂膀使力拉向自己。

    对于关耀之的家,丝楠并不陌生,熟门熟路从他身上摸出钥匙开了门,又径直扶他走去他的卧室。

    推开卧室门摸到门口的开关开了灯,在距离落地窗那张大床仅有两步之遥时,丝楠坏心眼的将他用力一推,想把他推倒在床上让他摔个头昏脑胀,结果见鬼的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下,她非但没把关耀之甩出去,反而因惯性身子往前倾去,两人齐齐摔在床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