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滚下去(一更)

芥末绿2017-2-25 21:40:49Ctrl+D 收藏本站

    丝楠完全没想到她算计关耀之不成反过来还被他给算计了!.

    当两人的身体朝床上摔去时,她明显感觉到腰上一紧,有一双有力的手臂环住了她的腰将两人原本面对面搂着的姿势变成了她上他下,在背部着床时,她只觉身上一沉,纤细的身子被一具健实的男性躯体压了个严严实实,两人的身体几乎无丝毫缝隙的紧密重叠在了一起。

    丝楠倒抽口冷气,瞠大眼瞪着头顶那张俊美得不可思议的面孔,难以置信他居然可以在醉得连车都无法开的情况下还能反过来将她一军,不但在她算计他时故意伸脚绊她,还恶劣地把她压在身下给她难堪!

    这个混蛋,她好心送他回家他居然恩将仇报!

    恼怒地咬唇想一把将他从身上推开,结果身上的男人如磐石般纹丝不动。

    “滚开!”知道他醒着,丝楠没好气地吼他。

    关耀之缓缓睁开眼,展开来的双眼皮褶线以慢镜头靠拢、加深,狭长的眼尾上扬,勾勒出一双漂亮得让人屏息的凤眸。

    “这是我的家,我的床,你让我滚哪去?”他淡淡开口,语气因为醉酒思绪慢了几拍的缘故而相应变得有些温吞。

    “我管你滚到哪里去?总之别压着我!”这个混蛋他居然还能这么清醒地反驳她,显然是还没醉到搞不清楚自己姓什名谁的地步,而他居然心安理得地装睡骗她,害她花那么大的力气扶他进来芙!

    “我就喜欢压着你。”关耀之回她,眼底泛着血丝的凤眸噙着的醉意让他的视线显地有些迷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整我,还骂我是猪。”

    丝楠脸颊一烫,有种背后道人是非结果被抓个现行的难堪,不由恼羞成怒:“我就骂你了怎样?”

    关耀之微微一挑眉,慢悠悠地回她:“不怎么样,反正我也压了你,大家算是扯平。”

    丝楠喉咙一窒,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这个男人岂止混蛋,无赖起来简直无人能比。

    “你为什么送我回来?”关耀之问她,伸手抚上她若凝脂无暇的脸蛋,神情像是有些困惑。

    丝楠瞪他:“你以为我为什么送你回来?伸”

    “因为你关心我,怕我自己开车会出事。”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谁关心你?”丝楠冷哼,“是欢欢要我送你。”

    “你可以不送。”关耀之慢条斯理地边说边以指勾勒她五官的轮廓,“你明明就是关心我,喜欢我,爱我,为什么以前那么大胆告白,现在又不敢承认?”

    丝楠被他手上的动作弄得脸上发痒,又听他这样说,心头一怒,在他的手指描摹她唇形时忽地张嘴一口咬住,齿端毫不留情。

    关耀之皱眉,脸色微微有些变,显然是被咬得疼了。

    “松口。”

    丝楠狠瞪他,仍旧咬着不为所动。

    关耀之凝了她一会,忽地一笑,覆在她身上的身体动了动,在丝楠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空闲的那只大手忽然探入她斜肩小洋裙的领口,挤入她的胸衣内掌住她一侧丰盈用力一握,丝楠惊得立即松口,俏颜涨得通红。

    关耀之睨了眼被她咬住的那根手指上环绕的一圈深刻齿印,喉头动了动,掌住她丰盈的那只手继续加大力度活动,又在丝楠急得张口欲言时突然低头吻下去,将她翻到喉咙口的话全数吞回腹中。

    丝楠震惊得不知道如何反应,甚至忘了怎么呼吸,只是呆呆地任他一双手在她身上胡作非为,而他的舌纠缠住她的,将他口中残留的酒气过渡到她口中,极富技巧的引`诱她的舌追逐着他的一同嬉戏,吻得狂肆而热烈。

    关耀之没料到她会这么乖巧,正觉意外,这时耳边荡开一阵手机铃声,惊得身下被撩拨得有些意乱情迷的人儿如梦初醒,然后开始抗拒他的吻,并挣扎着想要摆脱他身体的压制,将他推开。

    他有些恼地在她唇上咬一口,丝楠吃痛皱眉,却挣扎得更厉害。

    关耀之见状手上的动作越发奔放,甚至将手放到她平坦的小腹上,掌心顺着她小腹下方探去,在她激烈的挣扎中摸索到她饱满的花瓣屈指捻弄她敏感的花心。

    丝楠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大胆,又羞又恼又气,甚至怨恨自己的身体居然在他的挑`诱下起了反应。

    手机铃声还在继续,关耀之却无暇顾及,身体处于极度亢奋中,迫不及待的想和身下的人儿合为一体。

    他狠狠吻住她,长指挤入湿润的甬道进进出出,半睁的凤眸盯着那张因动情而显得异常妖媚惑人的俏颜,只觉下腹骤然窜过一阵强烈的热流,高高抬头的那处示威般地又膨胀了些。

    拉下她的底`裤,他连裤子都来不及脱,拉下拉链释放出自己滚烫的勃发,便锁住她的腰一鼓作气冲了进去——

    下身传来的仿佛身体被撕裂开的痛让丝楠有种似乎一瞬间从天堂堕入地狱的错觉。她瞠大眼瞪着身上俊颜同样露出震惊表情的男人,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

    关耀之被她体内异常紧窒湿润的甬道绞得头皮阵阵发麻,险些控制不住自己想狠狠要她的心。

    他深吐息望着脸色苍白的丝楠,很努力才强迫自己挤出一句话:“你是第一次?”

    丝楠难堪地闭上眼,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

    她怨恨自己抗拒他的心不够强硬,才会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原来那一次我们没做?是你骗我?”

    “谁骗你?你是猪吗?有没有做都不清楚?”无法忍受他冤枉自己,丝楠忍痛为自己辩解,末了又吼他,“滚下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