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可以控制的感情不是真爱

芥末绿2017-2-25 21:41:3Ctrl+D 收藏本站

    不知什么时候终止的手机铃声再次扬起,关耀之敛住四下发散的思维,懒洋洋的拉过被子覆住暴露在空气中的强健身躯,拿过手机.

    扫过屏幕跳跃着的宅电字样,他微微楞了一下才摁下接听,那端立即传来一个显得有些心焦的中年女音:“耀耀,怎么睡这么沉,我打那么久的电话才接?”

    关耀之还有些犯困的打了个呵欠,修长的尾指扫过如墨浓眉,放软了声音对电话那端似怨似嗔的母亲道:“宋小姐,您又不是不知道您儿子一贯要睡到中午才起床,现在也才十点多,离中午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打算接完您的电话继续睡。”

    “别睡了,赶紧回来劝劝小夕,你大哥不在,你这个做二哥的怎么也不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妹妹?”

    “小夕怎么了?”听母亲提到关家上下视为珍宝的小妹,闲散的语气多了丝紧张。

    “这孩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线了,好端端的居然说要搬出去住,还不准小月和小兰继续跟着伺候,说她要过她想要过的生活。”关母无奈的叹口气,又说:“你也知道她身体的情况,身边若没个人二十四小时照顾怎么行?所以你爸坚决反对,现在父女俩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谁。芙”

    “他怎么说?”

    电话那端静默了几秒才传来回应:“他没回来。”

    关耀之皱眉——难道小妹突然提出要从家里搬出去住和这个有关?

    “你回来再说吧,别睡了,赶紧起床。”

    等母亲挂了电话,关耀之却没立即起床,而是点开手机的联系人一栏找到一组号码拨出去。

    电话响了许久没人接听,又连拨了几次还是一样,他有些不耐地把手机扔开,下了床进浴室沐浴梳洗伸。

    不多时从浴室出来,打开衣橱拿了套银白色西装和嫩绿衬衫换上,又拉开首饰柜挑了块时尚的薄表往腕上一戴,拿过手机打算出门时,铃声响起。

    睨了眼来电显示,他蹙眉摁下接听键。

    “刚出手术室,一会还要上手术台,找我什么事?”电话一通,没什么温度的男音传来,语气夹杂一丝掩饰不住的疲惫。

    关耀之退回穿衣镜前边对镜整理衣着看还有哪里没弄好,边问:“你昨晚没回家?”

    “家?哪个家?”

    关耀之一楞,凤眸眯了眯:“梁宥西,你是没睡醒还是做手术做昏头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小子,居然敢问他是哪个家!

    电话那端,一身手术袍的梁宥西面对关耀之的怒气却只是淡然撇了撇嘴,目光深幽地望向远处那扇亮得有些刺眼的窗户,回道:“也许你以为我是在胡言乱语,但那却是我的真心话,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所谓的家是指我自己家还是你家?”

    “我家?你似乎忘了你和小夕是什么关系?”关耀之简直要切齿,“就算你不是心甘情愿要娶小夕,但作为一个男人,你如今既然娶了她,是不是就该善待她,给她最起码的尊重!”

    “尊重?”梁宥西轻哼,“关耀之先生,我爸要我娶关夕给她冲喜更改她所谓的命格,让她健康平安,我娶了。你父母要求我婚后和关夕一起住在你们关家,我也同意了,反正我也不在乎别人是否把我看成关家的倒`插门女婿,我像具玩偶一样任你们摆布,你居然还说我不够尊重她?那么请问,我要如何做才算是尊重她?”

    在他说这番话时已经出门走到车库打开跑车门的关耀之喉咙窒了窒,竟然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们要我做的,我只要能做到的我都做了,如果这样你们还不满意,那我很抱歉。”梁宥西没什么表情说着抱歉的话。

    “梁医生,病人麻醉好了。”身后传来护士提醒他的声音。

    他点头,对电话那端沉默着的关耀之道:“还有别的事么?我要进手术室了。”

    关耀之无声叹了口气,坐进车内。

    “刚才妈打电话给我说小夕想搬出去住,而且不准佣人贴身服伺,你知道这事么?”

    “她要搬出来?”梁宥西反问,语气有些诧异。

    “听你的口吻是不知道这事?”

    “她没和我说。”

    “是她没机会和你说吧?听妈说你一星期只回那边三次,而每次都是小夕睡了你才回去,隔天天还没亮又走了,小夕连和你交流的时间都没有,怎么告诉你?”

    “我很忙。”

    “忙着悼念你死去的爱情?”关耀之被他敷衍的口吻激得压下去的怒气又骤然飙升,“昨晚你没时间回家,却有时间去岑欢的婚礼上观礼?”

    他昨晚在藿莛东和岑欢的婚礼上看到立于隐蔽角落的梁宥西,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望着台上的岑欢,眼里除了她再无他人。

    那端又是沉默。

    “你和小夕的婚姻虽然不是你想要的,可你既然娶了她做妻子,就该控制住自己对别的女人的感情,我们关家绝对不会允许你做出任何伤害小夕的事!”

    关耀之沉着脸发动引擎,梁宥西的声音传来:“我不是机器人,没那么大的毅力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感情。而你应该没爱过人,不然你不会不知道,一份能够控制的感情,绝对不是真爱。”

    关耀之心头一凛,又听梁宥西说:“我要忙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关耀之良久都没从梁宥西那句话中回过神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