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披着人皮的色狼

芥末绿2017-2-25 21:41:8Ctrl+D 收藏本站

    丝楠从关耀之家出来后游魂一样飘荡在街道上,头顶大片金色的暖阳洒落而下笼罩她全身,她却仍觉得冷,裸`露的双臂及胸口荡起层层鸡皮疙瘩.

    走了不知道多久,穿着细跟高跟鞋的双腿实在无法负荷身体的重量发出抗议,让她不得不停下来。

    环顾四周,瞥到对面一家大型连锁药局,她突然想到什么,脸色白了白——昨晚那个混蛋要了她那么多次,却一直没做过任何防护措施,这种情况下,怀孕的几率应该大得吓人吧?

    丝楠下意识抚上小腹,脑海里浮现岑欢怀孕时的模样,心头顿时滋生一股莫名的情愫,仿佛腹中已经育有一条小生命般,满腔激荡着言语难以形容的激动。

    可她清楚她和岑欢不一样,岑欢有一个那么爱她的男人,当她是宝一样细心呵护着,事事顾全她的感受为她着想。

    而她呢?

    她想起那张荡着坏笑的桃花脸,有些气恨的握了握拳,心想不是说物以类聚么?可为什么关耀之和藿莛东那么要好,怎么在他身上就找不到一点藿莛东的优点呢?

    除了那张脸能把人迷得晕头转向,那个混蛋既不专情也不懂爱更不懂温柔,年纪一大把却还和毛头小伙子一样,昨晚竟然把她反反复复折腾个半死,也不管她受不受得住,简直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色`狼芙!

    所以,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以后像他这样不讨人喜欢!

    深吸口气,她移动双腿朝对面走去。

    ***************************

    玫红的跑车停在一栋颇具古风的宏伟建筑物前。

    “耀耀。”

    关耀之刚下车就听见身后有人在喊伸。

    关了车门回头,凤眸半眯,关耀之望着朝自己走来的母亲,脸上荡开一抹浅笑。

    母亲虽然早已年过六十,但岁月在她的脸上刻下的不是残酷的痕迹,而是一种岁月沉淀过后的风韵犹存。

    人人都说关家三个孩子里他最像母亲,因为他完全遗传了母亲出众的外形和吹弹可破的肌肤,就连爱打扮这一点都遗传了十成十,但凡是知道关家老二小时候事迹的一些长辈,在提到关耀之时都会说——

    关家老二打小就喜欢照镜子。

    关家老二喜欢穿颜色鲜艳的衣服。

    关家老二喜欢和同龄人比谁更美。

    这几点关耀之本人并不否认,他大方承认自己的确爱美,每天出门前不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他绝对不出门,而且他觉得男人穿颜色鲜艳的衣服没什么好奇怪的,反正不论什么颜色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好看。

    “我们美丽可爱的宋小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难怪有狗仔偷`拍到我陪您外出的照片,居然把您和我写成是孪生姐弟,我是老了,您却是越来越年轻。”他走过去轻拥住母亲。

    “又胡说。”关母白一眼说话老没正经的小儿子,嘴角的笑意却怎么掩不住。

    “小夕呢?”

    “在她自己房里,我喊了很多次她都不肯开门,说你爸不答应让她单独搬出去,她就绝食不出来了。”说到自己中年时生下的宝贝女儿,关母不禁叹气。

    “爸呢?”

    “他怕我心软答应小夕,连朋友的寿宴都没去参加,搬了张椅子守在小夕房门口。”关母说着揉额,一副头疼的样子。

    “你爸老说小夕倔,不让他省心,她这性子不就是遗传了他?”

    “您别着急,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关母点头,叹道:“你们兄妹三人,景之性子冷脾气又不好,整天板着个脸装门神,小夕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我也不指望他回来帮忙。而你呢虽然性子比你大哥好一些,脸上也笑容不断,可你今年都该满37了也没有要结婚的意思,再加上小夕这身子,你们这三个孩子没一个让我们做父母的放心,我和你爸都担心我们有生之年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你们的孩子出生,听他们叫我们一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妈,您别着急,您和爸身体那么健康,我们三兄妹也还年轻,孙子孙女外孙什么的总会有的。”

    关母哼笑了声斜视他:“宥西才二十九小夕就说他是老男人了,你都三十七了还敢说自己年轻,臊不臊?”

    “那是小夕——”

    “太太太太不好了!”迎面扑来的惊慌女声打断关耀之。

    “怎么了小兰?”关母轻蹙眉问慌张跑来的女孩。

    “是小姐说老爷不答应让她搬出去她就要自杀,老爷现在正让王管家撞门。”

    关耀之脸色一变,大步往室内走去。

    *****************************

    关耀之赶到小妹的房门口,眼前一幕简直混乱得让他头疼。

    “爸,您这是在拆房子?”他没好气的走到父亲面前,抢下他手头的一把利斧,又向正在撬锁的王管家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离开。

    “拿来!我要劈了这扇门,看她怎么躲怎么绝食怎么自杀!”关父虎目一瞪,又去抢工具,关耀之避开,抓住父亲的肩道:“爸,您这样会吓到小夕。”

    “谁吓谁?”关父怒视,“说要绝食要自杀的人是她,被吓的人是我!”

    “您又不是不知道她性子像您,别人越是反对的事她越要一条道走到底。”

    “你这是在拐着玩弯骂我一根筋?”

    关耀之摸摸鼻头,叹口气,“我先和小夕谈谈,先弄清楚她为什么想单独搬出去住再说。”

    “走吧,老关,你这样真会吓到小夕。”关母责怪的瞪了眼丈夫,捉住他的手强行把他带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