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关夕

芥末绿2017-2-25 21:41:12Ctrl+D 收藏本站

    等父母离去,关耀之瞥了眼被父亲和管家弄得惨不忍睹的门,摇头叹了叹,敲门:“小夕,给二哥开开门。”.

    里头过了会才传出动静。

    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关耀之推开门,立即有一股淡淡的药香直钻鼻铅。有些不习惯室内光线昏暗,关耀之进去后站在门口闭着眼适应了会才睁开眼,却还是难以辨清室内的摆设,有种想迫切去开灯的冲动。

    可是这个房间没有灯。

    或者说,这个房间没有任何一样可以发光的东西,不论是灯还是手电筒或者其他照明物。

    因为房间的主人对所有光都过敏,过敏程度严重到只要在有光的地方呆上半个小时,全身的皮肤都会红肿起丘疹,甚至产生恶心、呕吐、头昏脑胀的中毒现象芙。

    所以为了防止房间主人睡前忘记光灯导致悲剧,这个房间才没有安装任何灯饰。

    不过像往常在白天是可以凭借窗外的光线辨别室内景物的,今天是小丫头使性子把窗帘都给拉上了才会造成室内暗如黑夜。

    “小夕?二哥怕摔,过来扶二哥一把。”

    他话一落,就听得一个清冷的哼声,随即感觉人影一晃,他连脚步声都没听到,手腕已经被一只略显冰凉的小手拽住,牵引他往前走去。

    “小夕,你怎么又和爸斗上了?”被妹妹带到一张沙发上坐下,关耀之凭感觉侧头望向自己的左侧方。

    “你是来当爸爸说客的?”软糯娇柔的嗓音出口,夹杂一丝未褪的童稚,入耳及其好听伸。

    关耀之循声转了个方向看去,许是完全适应了室内的光线,他依稀可以辨别一个人影的轮廓,而脑海里自然浮现一张甜美的绝色丽容。

    “来,坐二哥身边,让二哥看看你。”他反握住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使力拉到自己身旁坐下。

    “你连路都看不到还想看我?”讽笑的声音,却是带着一丝促狭的意味。

    关耀之挑眉,“我又不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能在黑夜中行走如飞。”

    “哼,我就可以。”

    听着小妹略带着一丝自豪的炫耀声,关耀之微微一笑,长臂揽过小小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胸口。

    “小夕,知道爸爸为什么反对你独自搬出去住么?”

    关夕轻轻点头,“我知道他是担心我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可是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我不能?”

    “这种事情怎么能乱试?你身体的情况——”

    “我身体的情况我自己知道得很清楚。”关夕打断他,继续说:“二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些年我在你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呵护下,已经学会怎么去照顾好自己。我知道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不能做,绝对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相信我。”

    关耀之蹙眉:“你先说说你为什么想搬出去住?”

    关夕撇撇嘴,“二哥,我做了二十一年的井底之蛙,自打记忆起就没再埋出过家门一步,就连我想读书,你们都是给我请顶级的家庭教师,我已经厌倦了每天生活在黑漆漆的房子里做井底之蛙,我要搬出去,我要尝试过正常人的生活。”

    “小夕,二哥理解你的心情,可是这种尝试有很大风险,你不能任性,若你搬出去住有个什么闪失,爸妈他们怎么办?你应该清楚,在他们心里对你的愧疚有多深。”

    关夕咬住唇,摸索到关耀之衣袖的一排袖扣把玩着不语。

    关夕的出生是个意外。

    关母四十一岁时意外怀孕,快三个月了才察觉。因为是高龄产妇,加上不知道怀孕那段时间服用了大量其他药物,关母怕对孩子有影响,所以想把孩子拿掉。去医院咨询时专家告诫,拿掉孩子会对母体造成生命危险,关父立即拍板留下孩子。

    孩子生下来一切健康正常,到三岁时才出现异常现象,只要一接触有光的地方,全身都会红肿起丘疹。关家夫妇带孩子去医院检查,才知道孩子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光过敏现象,完全是因为关母在怀孕期间服用的那些药物所致,因此他们对小女儿格外的愧疚和自责,认为是他们带给了她痛苦,让她无法和正常人一样生活。

    “那我怎么办?”关夕幽幽低喃,“难道我往后还要继续做井底之蛙,见不得光认识不了新朋友?二哥,我结婚都半年了,可我和他连手都没牵过,我怀疑我真的和他结婚了吗?还是那只是我做的一个美梦?”

    关耀之微楞,“小夕,我怎么听你的口气好像认识梁宥西?”

    但怎么可能?小妹她连家门都没迈出过一步,怎么会有机会梁宥西?

    “二哥,我想去他上班的医院。”关夕不答反道。

    关耀之吓了一跳,摸索到小妹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会说糊话?”

    “我说认真的!”仗着他看不清自己的脸,关夕对他又是凶狠的瞪眼又是扮鬼脸,“他好歹是我明媒正娶回来的老公,虽然我知道他不希罕我这个妻子,可毕竟结婚了,我总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和他做一辈子有名无实的夫妻。所以我要去看看他,我想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他当真对我们的婚姻不抱一丝希望,那我何必做恶人拖累他一辈子?”

    虽然她已经做了恶人,父亲利用他和梁父的关系以冲喜的借口逼梁宥西和她结婚,但好在两人什么都没发生,他随时可以解除这段婚姻,重获自由身。

    “等等,我想知道你突然决定搬出去住和梁宥西有没有关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