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我不是外星人,我来自地球(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1:30Ctrl+D 收藏本站

    “宥西。”

    在梁宥西刚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打算下班时,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喊住他。

    困惑回头,见科室沈主任走进来,脸上荡着慈祥的笑。

    “宥西,我知道你最近这段时间下班都晚,所以来碰碰运气看看你还在不在,没想到运气这么好。”沈主任瞥到他托在手上的白大褂,一楞,“你要下班了?”

    梁宥西挑眉:“沈主任找我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沈主任习惯性的把额前的一撮长刘海往逐渐呈地中海趋势的发顶扫去,目光盯着某一处,像是在组织语言。

    “宥西啊,我有个亲戚的小孩这里不舒服……”沈主任指指自己的头,继续说,“中午突然跑来让我找个专家给她看看,我知道现在是下班时间,你下午又还有手术,本来不想打扰你的休息时间,可我带那孩子去值午班的李医生那让李医生给她看,她被李医生板着脸的样子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所以我才想让你帮忙给她看看。”

    终于把要表达的意思说完,沈主任长长舒了口气,然后殷切的望着梁宥西,只等他点头。

    梁宥西以指扫了扫一边的眉,“沈主任,这……算是走后门?”

    沈主任神色一僵,却是笑道:“宥西,你就帮帮忙,下回你请假的时候我也适当给你走走后门。”

    梁宥西挑挑眉,掸开白大褂重新穿上。

    沈主任如释重负的舒口气,却又为梁宥西叹息。

    眼前长相俊美的年轻医生,是科室的骨干,医院的骄傲,席副院和梁省纪委书记的儿子,身负这么多的荣耀和让人仰望的耀眼光环,说是天之骄子也不为过,却偏偏做了关家的女婿,娶了那样一个‘怪物’。

    沈主任脑海里浮现一道把自己包裹得只露出两只眼珠子的身影,现在还忍不住头皮阵阵发麻。

    “沈主任,人呢?”

    梁宥西出口的声音拉回沈主任神游的思绪,回神道:“我已经叫她去你的诊断室等。”

    梁宥西失笑,“沈主任,你就这么肯定我会答应帮忙?居然把人都带到诊断室去了。”

    沈主任笑笑,没说什么。

    梁宥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他感觉沈主任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夹杂惋惜和同情。

    可是他没多想,出门走去诊断室。

    *************************

    关夕好奇的打量梁宥西的诊断室,娇小的身子随着目光转动,看到稀奇处忍不住动手去摸一摸,被遮掩住的小脸上浮现异常兴奋的神情。

    如果她也能像正常人一样上下班就好了。她学的是中医专业,已经拿到了相关的执照证件,完全可以在医院谋得一份职位。若是可以在医院上班,那她就算不能每天和梁宥西同时上下班,至少也可以每天看到他了。

    其实她选择中医专业,和梁宥西有着莫大的关系。

    当初……

    “叩叩!”

    以指轻叩门的声音打断关夕的思绪。

    此时她正趴在一张宽大的诊断桌上,双手托腮,专注的瞪着桌面上一个立体而生动的大脑模型。

    听到叩门声,她缓缓看来,在触及门口那道正朝自己走来的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时,心头莫名狠跳了一下,乌黑的大眼掠过那张写着狐疑和错愕的俊容,眸底的神采一点点隐去。

    她这副用二哥的话来说是女版奥特曼的装扮吓到他了吧?

    她收回视线,继续托腮瞪着大脑模型,心头莫名烦乱。

    梁宥西在离她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下,左手聊开未扣纽扣的白大褂下摆,插`入西裤裤袋里,而右手食指微屈起横放在下唇上,拇指抵着下颚,将下巴卡入右手虎口位置,凤眸轻眯着打量那一团……不知是同类还是外星人的……人?

    他表示严重怀疑这是沈主任亲戚的孩子。

    看对方的装扮,全身上下都被包裹在一套白色的从帽子到鞋子都连着的连体服里,整体除了刚才看他时那双黑得让人心惊的眼睛外,就只有那十根区分开来的手指还能让他看出眼前这一团是人形。

    关夕察觉他的目光长久的注视自己,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捕捉到他眼里的探索和一丝近乎恶劣的玩味,她有些不爽地为自己辩解。

    “我不是外星人,我来自地球。”

    关夕的声音原本就是那种极好听的独属少女撒娇时的嗲音,因为不爽,此时她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丝委屈和莫名的情绪,落入梁宥西耳中,竟然有种自己欺负了她的错觉。

    居然是小女孩?

    沈主任没透露任何关夕的身份,所以梁宥西也不知道关夕多大,只从她的声音和身高以及眼神判断,把她的年龄定在十四五岁。

    他走近一些,长指揉额,居高临下的俯视瞪着大脑模型的小女孩,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但他就是感觉她现在是在撅着嘴表示对他的不满。

    也许他打量她的眼神是有些伤人。

    他体贴的想。

    “你……为什么穿成这个样子?”他开口,磁性的嗓音从头顶落下,击在关夕的心尖上,一圈一圈地荡开阵阵涟漪。

    她捂住胸口,不懂那里为什么突然跳得好快,而且身子烫得厉害,尤其脸像要烧坏了一样,让她怀疑身上这件阻隔紫外线照射的连体服是不是失去作用了。

    “怎么不说话?你这样我没办法给你看病。”梁宥西漫不经心地和她沟通,坐在诊断桌上,双手交叉环胸,斜睨着无法窥`视庐山真面目的小女孩。

    关夕撇撇嘴,站起来,梁宥西挑眉,有些讶异自己刚才目测她的身高失准,她比他想像中的要高一些。

    “有病。”她说。

    梁宥西微微一楞,意会过来她是回答自己刚才那句话,不禁失笑——他以为她是在骂他有病。

    关夕捕捉到他嘴角勾起那丝笑意,看得失了神,忘了转开。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笑,不过他笑起来真好看。

    “什么病?”

    关夕正纠结要不要说实话,就听他问:“你怕光?”

    关夕立即露出惊讶的目光:“你怎么知道?”

    “大白天穿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是恶作剧想整人,其他原因也就那几个,和皮肤过敏有关,不难猜。”

    “可是你刚才把我当外星人。”她哀怨的语气。

    梁宥西凝了她一会,问:“奥特曼是不是外星人?”

    “……”

    梁宥西见她瞪着自己不吭声,不想猜也知道她是在抗议他把她比喻成奥特曼,可是真的太像了,他都忍不住想让她摆一个奥特曼准备战斗前的POSE。

    “坏人。”关夕嘀咕,很郁闷。

    难道长得漂亮的男人心思都是相通的?不然为什么他和二哥一样把她说成是奥特曼呢?

    “好了,过这边来。”梁宥西忍住想笑的冲动,别开眼走向办公桌。

    关夕轻哼了声跟过去,在他办公桌前的一张椅子上坐下。

    “名字?”

    “宋夕,宋朝的宋,夕阳的夕。”关夕借用母亲的姓给他一个半真半假的名字。

    “年龄?”

    “快二十一了。”

    梁宥西又是一楞,挑眉表示怀疑。

    “真的,你要不信我可以报我的身份证号。”

    “那你报。”

    “……”居然还真的不信。关夕再一次郁闷,却也不得不老实报给他听。

    然后梁宥西拿出手机写写画画了一通,像是在发信息,但关夕看不到他发的什么内容。

    “你是沈主任亲戚家的孩子?”梁宥西发完短信继续问。

    “是。”

    “头痛?”

    “是。”

    “怎么个痛法?多长时间痛一次?家族有没有遗传史?”

    “我……”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就被梁宥西的手机发出的短信提示声打断。

    梁宥西点开短信,短信的内容让他脸色僵住,瞪着手机屏足有三十多秒才移开。

    “你不姓宋?”

    关夕一楞,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梁宥西又说:“我让我朋友查你的身份证号,显示身份证持有人姓关名夕。”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