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她是我老婆(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1:41Ctrl+D 收藏本站

    梁宥西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的错愕,心里冷笑了声,扔开笔,身体往后靠去,双手手肘撑在椅子扶手上,十指交叉,面无表情的望着关夕,姿态说不出的慵懒和不羁。

    “关夕?”他轻轻唤她,尾音上扬,有点疑惑的味道。

    关夕垂下眼,身子几不可察的颤了颤,点头。

    “你和关氏传媒什么关系?”

    关夕到底是年轻,加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社会历练,所以听不出梁宥西话中的另一层意思,还以为他不知道她就是他的妻子关夕,于是又撒了个谎。

    “我不知道关氏传媒是什么东西。”

    梁宥西目光一闪,又把身体往后靠了一些,办公桌下修长的双腿交叠。

    “你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关氏传媒的董事长关景之和CEO关耀之有一快满二十一岁的妹妹,名字恰好和你的一模一样,也叫关夕。”

    关夕大眼骨碌一转,有些心虚的呵呵笑了几声:“是么?好巧哦~”

    他应该不是知道她就是那个关夕了吧?

    “你没听说过?”梁宥西目不转瞬地望着她,黑眸噙着一丝让关夕感觉危险的流光。

    关夕又笑:“没、没听说过,我怕光,没机会出门,几乎是与外界隔绝,哪里会晓得这些事情。”

    “哦,对了,”梁宥西屈指轻敲了下头,一副才想起什么的表情,说:“关家小姐和你一样怕光,也是没机会出门。”

    关夕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如何回答。

    梁宥西勾起一丝‘温和’地笑:“你知道我和关家小姐是什么关系么?”

    关夕眨巴下大眼,听他说:“她是我老婆,我们结婚半年,婚后住在一起,但我们各自分房睡,我从来没见过她,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不过我猜她大概也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也不在乎,因为我们的婚礼只有我一个人。”

    梁宥西望向她,漂亮的凤眸波光流转,“你见过听过或者想像过一个人的婚礼么?”

    关夕迎视他的目光,活了快二十一个年头,第一次体会到心痛这个词的涵义。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充足,全场衣香鬓影,宾客云集。”梁宥西将目光调向窗外,似乎在回忆,眼底却掠过一丝阴冷,“每个人都说身为新郎的我很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帅了,所以每个人都喜欢盯着我看,那时候我就想,或许他们是在看一个人举行婚礼的新郎如何狼狈,如何难堪,如何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你别说了。”关夕急声打断他,眼眶控制不住盈满泪意。

    “你不好奇和你同名同姓那个女孩的故事?”蕴着冷意的凤眸瞪来,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梁宥西……”关夕视线模糊的喊他,梁宥西神情一震,一时有片刻的恍惚。

    ——梁宥西。

    是谁在喊他?

    “对不起。”关夕无措的道歉。她想他是知道了她是谁,所以才会故意说这些给她听。

    可事实不是那样的,她不是故意要让他一个人举行婚礼。

    “梁宥西,我——”

    “谁准你连名带姓的喊我!”梁宥西忽然开口喝止她,脸色有些愤怒。

    关夕呆了呆,瞠大眼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连名带姓叫他犯了他什么大忌,不过一个名字而已。

    “关小姐,你是吃饱了撑得慌跑来寻我开心是不是?”梁宥西瞥到她眼眶里转着圈的泪水,怒气更甚,“哭什么?你穿成这个鬼样子来消遣我你还觉得委屈?你不是怕光没办法参加婚礼么?那现在怎么敢出门了?”

    关夕被他的怒气吓到,下意识的捣住嘴,拼命的摇头,否认自己是在消遣他。

    “还不承认?那敢情是我冤枉你了?你是真来看病的?你头痛?”梁宥西冷笑,“你是脑子有问题,不过看错了科室,你应该去看精神科!”

    关夕难以置信他竟然拐弯抹角骂她脑子有问题!

    她蓦地站起身,颤着声对梁宥西怒吼:“梁宥西你混蛋!”

    梁宥西见她气得身子发抖,念及她是个病人,身体不好,于是强行压下心头那股沸腾的怒气,深呼吸数次后问她:“你是怎么来医院的?你父母和你大哥二哥知不知道?”

    关夕咬住唇不回他,隐忍了许久的泪水却终于控制不住落下来。

    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样欺负过,就算是在家和父亲斗斗嘴,父亲也只是摆摆架子吓吓她,不会真舍得把她弄哭。

    她是家里的宝,他们都疼她,可为什么他这么讨厌她?

    她都说了不是故意想带给他那些难堪。

    眼泪一颗颗往下坠,她没去管,低着头抽泣了会,也不和梁宥西打招呼,转身就往门外走,

    梁宥西有些讶异她竟然不像别家的千金小姐那样跋扈骄横,以他听闻关家两老和关耀之兄弟对这丫头的宠爱程度,即使没把她惯得无法无天,也必然是大小姐脾气十足,受不得半点委屈,不然就要哭天抢地闹个天翻地覆的。

    可她竟然没有。

    他望着她走出去的背影,白白的一团刺得他的眼球有些发涩。

    他不知道这个丫头的庐山真面目到底是不是像传闻的那样姿色平平,也不想知道。只是此刻看着她离开时的背影流露出的那抹孤单让他似曾相识。

    他想起自己刚才恶劣的语气和伤人的话语,自认是过分了些。

    他懊恼的拍额,大步追出去。

    “你去哪?”

    他耐着性子在她身后问。

    关夕满怀喜悦跑来看他,可是现在她很受伤。

    她想她不要理他。

    她埋头继续望前走,可是又不知道去哪。

    二哥联系好沈主任把她送到梁宥西的诊断室就急匆匆走了,让她在梁宥西这儿等他来接她回家,现在梁宥西不容她,她没地方可去,又没有手机打电话给二哥。

    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和悲伤中,任梁宥西在她身后跟着。

    耳边听到‘叮’地一声,有电梯打开,走出来一对母子。

    四五岁的小男孩看到关夕,楞了一下后尖叫着又哭又嚷:“妈妈,外星人来抢小孩了,好可怕~”

    关夕错愕地挠挠头,心想她没有要抢他啊,这个小孩太难看了,嘴巴那么大,哭起来那么恐怖,她才不要抢这么丑的小孩。

    小男孩的母亲见儿子被关夕吓得又哭又闹直往自己怀里钻,心疼得不行,也不管青红皂白劈头就是对关夕一阵恶骂:“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穿成这副鬼样子出来吓人,神经病!你以为你穿成这样就是外星人了,有特异功能了!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

    关夕被骂得傻眼,她瞥到小男孩母亲看她时眼里的厌恶,一气之下忍不住反唇相讥:“我是脑子有问题,刚从你家跑出来。呐,我的手指有特异功能,它指一下你儿子,你儿子不哭不闹不说话,我不让他开口你这辈子都被想再听他叫你一声妈妈!”

    关夕本来说的是气话,手指也是配合着随便指了一下,没想到她话一落,效果立竿见影,哭闹的小男孩立即止住了所有声音,嘴巴闭得紧紧地瞪着关夕,目露恐惧。

    小男孩的母亲这下傻眼了。

    “儿子?”她轻拍小男孩的脸蛋,“别吓妈妈,你怎么了?说话呀?”

    诡异事件发生了,小男孩不论母亲怎么逗怎么拍他的脸都没有反应,一双眼睛只是瞪着关夕。

    关夕震惊——她没有这么神吧?还真不会说话了?

    目睹这一幕闹剧的梁宥西啼笑皆非。

    他走来,关夕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他,也忘了之前的不快,自来熟的过来拉他的手。

    “梁宥西,他……”

    “你的手不是有特异功能?再用你的手给他指一下他就会说话了。”

    关夕囧,认为他是在寻自己开心,可小男孩的母亲却当真了,脸上立即流下了两条热泪。

    “我求求你让我儿子开口说话吧,他下午还要做手术。刚才是我胡言乱语得罪了你,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别惩罚我儿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