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小蝌蚪进化成美男子(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1:46Ctrl+D 收藏本站

    关夕是个不记仇的人,又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每次她不配合吃药休息时母亲都会泪眼汪汪地看着她,用眼泪逼她乖乖就范。

    所以当小男孩的母亲哭着求她时她的心一下就软了。

    可是她真的不懂小男孩为什么被自己一指就发不出声音了,而她再没有社会历练再白痴也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的‘特异功能’所致。

    她小心翼翼的抱住梁宥西的手臂,投以求助的目光。

    梁宥西望着她犹如麋鹿般无措的大眼,想像着她此时或许是哀求的可怜样子,心里叹了口气,竟不自觉伸手轻拍了下她的头,当她是孩子一样哄着,“别怕,他没事。”

    关夕瞠大眼,很认真的点头。

    她信他。

    没来由的信他,他说没事就不会有事。

    可有人却不这么想了。

    “哎,你是医生吗?我儿子都不会说话了你还说没事?”刚才还流着热泪的女人戏剧性地一下收了眼泪,横眉怒眼地瞪着梁宥西。

    梁宥西垂眸掠过自己身上那件白得刺眼的工作服,有些纳闷地看向女人:“虽然我也是从外星球来的,不过我现在的身份是这家医院的脑科专家,你儿子今天下午那场手术的主刀医生。”

    女人立即瞪大眼,“你、你就是沈主任说的神医梁医生?”

    梁宥西挑眉,而女人又嚷嚷说:“梁医生,你赶紧给我儿子检查一下,他为什么突然不会说话了?”

    “不用检查,这和你儿子的病有关。”他望向眼里写满好奇的关夕,解释说,“她儿子患了脑瘤,压迫语言中枢会导致暂时性失语,你刚才那一指只是个巧合,和‘特异功能’无关。”

    “所以,你刚才真的是耍我?”还说她再指一下小男孩就能说话了。

    梁宥西捏捏下巴,一副很期待的表情:“其实我也想知道是不是真的你指一指他就又能说话了。”

    得知他果然是在耍她,关夕气结,松开他的手就往电梯走去。

    “去哪?”梁宥西在她身后懒洋洋问她。

    关夕不理。

    梁宥西站着不动,直到她进入电梯,他才慢悠悠开口:“医院有全方位监控系统,对不明物体的出入会引起高度警戒。我敢保证你一会出了电梯马上会被一大群人包围起来当成奥特曼研究。”

    关夕听得心里一个激灵,想也没想地立即从电梯跑出来,躲到梁宥西身边,仰头看他:“那怎么办?你打二哥电话,让他来接我。”

    “我……”

    “梁医生,我儿子到底怎么办?”

    梁宥西转向小男孩的母亲,“带你儿子回病房准备下午的手术。”末了补充一句,“安静点,别嚷嚷,你儿子突然不说话和你有很大关系,你太吵了。”

    女人闻言立即捣住嘴,只点头不敢再吭声。

    梁宥西满意地望着女人带着她儿子离开,这才转向关夕,“他送你来医院的?”

    关夕点头。

    “把你送来自己就走了?”

    “他说有件关系到他的后代能不能从小蝌蚪进化成美男子的事情急需他去处理,让我在你这里等他来接我。”

    从小蝌蚪进化成美男子?

    梁宥西嘴角狠颤了下,脑海里浮现关耀之那张美得有些过分的脸,突然有一丝好奇眼前这个女人……他突然打住自己的思绪。

    他不能对她产生好奇。

    那一年在关耀之的生日舞会上他就是太过好奇岑欢,现在才会痛得这么彻底。

    垂敛忽然之间暗下去的眼眸,他往回走。

    关夕傻眼,搞不懂眼下是什么状况,他到底是要自己留下还是要自己走?

    梁宥西走了几步听不到身后有动静,顿住。

    “还不走是要等下一个人把你当外星人?”

    这个男人的嘴真恶毒。

    关夕腹诽,慢吞吞挪过去。

    “吃饭了么?”

    关夕摇头。

    “你不饿?”

    回答梁宥西的是关夕腹中传出的咕噜声。

    单指轻触了下额角,他掏出电话,接通后对电话那端的人道,“马上给我打包两份午饭送过来,其中一份不要辣不要油少盐,不要感光食物。”

    关夕等他挂了电话才问,“你要请我吃饭?”

    梁宥西睨她一眼,不答反说,“去我的休息室。”

    **************************

    因身份特殊,加上又是科室的骨干医院的骄傲,所以梁宥西在科室有一处单独的休息室。

    空间虽然不大,但配套齐全。

    梁宥西先进屋把冰箱和其他能释放光亮的电器都关了,又把窗帘拉上遮挡正午的强光,刹那间亮如白昼的室内昏暗一片。

    再三确定房间里没有会触发关夕病情的危险品了,他才让关夕进来。

    关夕长期生活在光线昏暗的环境中,只几秒的时间就适应了室内的昏暗,倒是梁宥西难以适应,在给关夕倒水时连撞了好几下桌腿,痛得他想骂人。

    “把衣服脱掉。”

    他把水往床旁的茶几一放,语气因为撞痛的脚而显得有些烦躁。

    关夕一下没反应过来,眨巴着眼不吭声。

    梁宥西白她一眼:“不脱衣服你怎么喝水怎么吃饭?”

    关夕这才慢半拍的搞懂他为什么要把灯全给关了,原来是因为她?

    这个念头闪过时,心里某个地方骤然滋生一股甜意,让她不自觉笑出声来。

    梁宥西脱了白大褂往床上一躺,问她:“笑什么?”

    关夕轻咬着唇没吭声,开始解除身上那些出门必备的战斗武器。

    梁宥西双手搁在脑后枕着,目光循着耳边爆开的细微声响望过去,居然能看清楚脱下防射服的关夕的大致轮廓,虽然五官是无法看得真切,但那轮廓却是精致清秀,典型的美人脸,让他想即使年过六十依旧风韵犹存的关母。

    关家的兄弟各个相貌出众,完全是遗传自他们的父母,而同样是同一对父母所生,没理由关夕的长相会差到哪里去,可为什么传闻关家小姐姿色平平?

    关夕察觉到他注视自己的目光,心口又莫名跳得剧烈,连双手都有些不太灵活。

    等到终于脱下身上的束缚,她有种重获自由的舒适感。

    “关夕。”

    在关夕端起茶几上那杯水正要喝时,梁宥西忽地喊她。

    她困惑地看过去,“什么?”

    “你为什么来医院?”

    关夕连喝了几口水,然后放下,走到床旁望着躺在床上闭目假寐的男人,“我来看你。”

    梁宥西心头一动,却没睁开眼。

    “为什么要看我?”

    关夕楞了楞,觉得他这个问题有些奇怪。

    “你是我老公,我来看你有什么不对?”

    老公?

    梁宥西下意识皱眉,很反感这个称呼。

    “关夕,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结婚?”他忽地睁开眼,锐利的目光直达关夕心底,让她不自觉颤了颤。

    “我知道你不想娶我……”

    “不是我想不想娶你的问题,”梁宥西打断她,“是我们的婚姻不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如果不是你今天来找我,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

    “也不对,就算是你来找我,也只是你知道我长什么样子,我却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关夕咬唇:“我又不是不让你看。”

    梁宥西还想说什么,手机忽地一闪。

    关夕见到亮光本能的跳开,梁宥西睨她一眼,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头,藏在里面接电话。

    “你送到休息室来,我在休息室。”

    只说了一句梁宥西就挂了电话。

    一会后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梁宥西从床上坐起,走去开门。

    “宥西哥,你和谁在这儿?”梁劭北把两份午饭递给梁宥西,然后好奇的探头探脑往里看。

    梁宥西白他一眼正要赶人,忽听里头传来‘呀’地一声,他立即转身返回。

    “怎么了?”

    关夕还没回他,梁劭北忽然窜进来,指着梁宥西道:“宥西哥,你居然黑屋藏娇!”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