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最毒妇人心(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1:51Ctrl+D 收藏本站

    梁劭北自从知道堂哥结婚的对象是个病秧子后一直对他抱着深切的同情心。

    他从小到大奉为偶像的堂哥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一直是最出色最优秀的,他无法想像那样出众的男人身边陪伴的却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病秧子。

    所以,他随时随地都在祈祷他的宥西哥出轨。

    没想到老天没瞎眼,还真的听到了他真诚的祈祷声!

    他满怀激动的望着眼前那团黑影,正要说什么,忽然觉得不对劲——“宥西哥,你怎么不开灯?玩情`趣?”

    他边说边要去开灯,手还没触到开关,手腕被一股强劲的力道拽住往后拉。

    “情趣你个头,她是关夕!”

    关夕这两个字如雷灌耳。

    虽然梁劭北没见过关夕,但对她的名字可熟悉了。因为他每天都会把她的名字挂在嘴上念上一句——求求让关夕早日归西放过宥西哥。

    他知道自己那样说是非常不人道没人性的,可关夕既然知道自己是病秧子就不应该拖累别人。拖累别人也就算了,可为什么偏偏要拖累宥西哥?

    所以他自然而然地把那句话当成了每日一咒。

    可是,眼下是什么情况?

    宥西哥黑屋藏娇的对象是那个病秧子?

    梁宥西懒得理他,问关夕,“你怎么了?”

    关夕摸着自己一边的耳垂说:“我掉了一颗黑曜石。”

    “等会我帮你找找,先吃饭。”他把两人的午饭放到茶几上,回头瞪还在纠结的梁劭北,“你还不走?”

    梁劭北抓抓头,“我下午不上班。”

    他扫了室内,然后问:“宥西哥,这黑漆漆的你们怎么吃饭?”

    “其实可以把门打开的。”关夕开口,“只要光不是直接照在我身上就没事。”

    梁宥西看她一眼,走过去打开门,室内的光线顿时亮了许多。

    “你不能见光?”梁劭北好奇的看向关夕,因为看不真切她的五官,他不自觉把脸凑得更近一些,都险些贴上关夕的脸,害她也跟着一个劲往后退。

    “你发什么神经?”梁宥西拽住他往外推,“这儿没你的事了。”

    “不是,宥西哥我是想看看她到底长什么样。”梁劭北抓着门框不肯走。

    “她长什么样关你什么事?”梁宥西摆出堂哥的威严,“你走不走!”

    梁劭北立即松开抓住门框的手,却把梁宥西拉出来,压低声问他:“怎么回事,宥西哥?你和她不是一直没有交集的么?这……”

    “你不用上班?”梁宥西用一贯的借口凉声打断他。

    梁劭北傻眼,学科室里那些小护士眨巴着眼用时下流行的网络用语道:“宥西哥,你肿么了,现在是下班时间好伐?”

    梁宥西嘴角一颤,啐了声无聊。又说:“她对光过敏。”

    “哦,难怪你强调不要感光食物。”顿了顿,指指室内:“她怎么会在这?”

    梁宥西望着他皮笑肉不笑,“要不要我写一份详细的书面报告给你?”

    意识到堂哥对他的耐性似乎已经到了极限,梁劭北识趣地猛摇头。

    “那我走了,我下午不上班,有需要效劳的地方再打电话给我。”他可是很期待再看到这个病秧子,看清楚她的长相到底如何。

    梁宥西没理他,却抬起脚做作势要揣过去,吓得梁劭北火速闪人。

    返回室内闭着眼适应了会光线的反差,诡异的是关夕居然不见了!

    “关夕?”他狐疑的喊她。

    “我在这里。”

    梁宥西循声望过去,震惊:“你怎么跑到床底下去了?”

    “我找我的黑曜石,它滚到你床底下来了。”关夕边回他边从床底下爬出来,掸掸身上的灰,“我妈说黑曜石是避邪物,所以我出门时把这对沙金色黑曜石耳环戴上了,这是我十三岁时我二哥送我的生日礼物。”

    “避邪?”梁宥西撇撇嘴,扫了眼她刚脱下身的那套防射服道;“你只要穿上那个出门,人鬼都不敢近你的身。”

    “……”他这是在消遣她么?

    关夕轻哼了声,戴好耳环,去浴室洗了手出来,拿过自己那份午饭坐在床沿上吃起来。

    梁宥西本来没什么胃口,看她吃得香,不自觉也吃了三分之二。

    “外面的饭好好吃哦,以后我要天天吃外面的饭。”

    梁宥西险些没喷出来——这就是没吃过外卖的孩子,所以在她看来,外面的任何食物都比她家的山珍海味要好吃得多。

    吃完饭,他拿过她的饭盒和自己的一起装到一个塑料袋里打包扔进外面的垃圾桶,返回来问她:“你二哥什么时候来接你?”

    他下午有台手术没时间陪她,而她也不可能一个人留在这里,毕竟万一出了事他可担当不起。

    关夕以为梁宥西是想赶她走,心里有些酸酸的不舒服。

    “你给我二哥打电话让他来接我。”

    梁宥西想了想,掏出手机走出门外打电话。

    关夕望着他背对自己的修长背影,心头思绪如麻。

    父母是典型的俊男美女,子女各个遗传了他们的优良基因,所以对于帅或者漂亮,关夕实在是没什么概念,在她看来,哪个男人女人都没有她家父母和她两个哥哥好看。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看到这个男人笑起来的样子会心里突然狠狠跳一下,会觉得他笑起来比大哥和二哥笑的时候都好看。

    来之前还想着如果他想结束这段婚姻,那她会给他自由,可现在心里却有些舍不得。

    她想往后每天都可以看他笑,可以和他一起吃饭,和他斗斗嘴,哪怕是他消遣她也好。

    思忖间,梁宥西返回来。

    “电话没人接。”

    关夕微偏过想了想说,“我刚才听到那个人说他下午不上班,那他自己有车么?可不可以让他送我回去?”

    让梁劭北那个聒噪男送?岂不是如他所愿满足了他的好奇心?

    “我的意思是我穿上那套衣服估计打不到车。”他都说人鬼不敢近她的身了,的士司机会停下来载她才怪了。

    梁宥西考量再三,做了个决定:“你要不要先在这里休息睡一觉?等我完成手术再送你回去。”

    关夕瞠大眼,惊喜道:“可以么?”

    “你不要乱翻我的东西,也不要乱走,不然出了事我可保不了你。”梁宥西避开她的目光,拿起白大褂,又叮嘱一句:“你关上门不要让刚才那个人进来,他以前是精神病院的医生,在那边上班久了,脑子有些问题,会把你卖掉。”

    他吓唬她,怕她把梁劭北放进来,那家伙乱说一通给他添麻烦。

    关夕信以为真,捣住嘴猛点头。

    梁宥西这才放心的离开。

    而这边,早已被丝楠气得头顶生烟的关耀之见手机响个不停,烦躁的直接关机,压根就不记得他把关夕扔在了医院里。

    “你真的吃了药?”他阴沉着脸质问副驾上同样冷着脸的女人,有种想起身过去掐死她的冲动。

    “你是不是人老耳背了?我已经很肯定的给了你答案,你还要我说几次?”这疯子,莫名其妙打一通电话来问她在哪里,让她等着他,结果一过来劈头就问她是不是买了事后避孕药吃。

    她浑身都痛他一点都不关心,关心的居然是她有没有吃事后避孕药!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自己怀孕,也不需要你负责!”

    “谁准你吃那个东西了!”关怀耀忍不住咬牙,“你怎么这么心狠连自己的骨肉都狠得下手?”

    “骨肉?”丝楠莫名其妙,“什么东西?”

    “那不是东西,是你我的结晶!”关耀之简直要吐血,“老子辛苦了一晚上贡献出那么多小蝌蚪,险些没精尽人亡,就是等着小蝌蚪钻进小房子里进化成像我一样的美男子,你倒是潇洒,一秒钟就把小蝌蚪都给毒死了,难怪说最毒妇人心,你这个刽子手!”

    丝楠眯眸,“关耀之,你是怪我吃了事后避孕药?”

    “不然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公司不去跑来和你吵?”

    “你不希望我吃?反而希望我怀孕?”丝楠凑过去一些,目光狐疑地盯着关耀之那张连生气都美得不可思议的脸,“你是不是傻了?如果我怀孕,那你不是麻烦大了?”

    “什么麻烦?大不了娶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