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菊花哥哥(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1:56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那张细皮嫩肉堪比婴儿肌肤的脸,丝楠很努力才克制住自己想一耳光打过去的冲动。

    “大不了娶我?”她笑了笑,漂亮的蓝眸却不带一丝温暖。

    “关耀之,你凭什么用这种施舍的语气说你大不了娶我?”她骄傲的昂起下颚,“我聪明,漂亮,家世好,而且比你年轻,异性缘也不差。那么多好男人挤破头想和我结婚,我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凑合你这个‘大不了’?”

    关耀之被她损得俊颜一阵青一阵白,眼珠子都要瞪出血来。

    “丝楠,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关耀之几时向女人说过要娶她的话?又几时有过想和哪个女人生孩子的念头?”他会对她这么特别不就是因为喜欢她?她还有什么好不满足?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应该为你的施舍感到荣幸?”丝楠挑眉反问,连嘴角那丝伪装的笑意都退去,目光冰冷。

    “你留着这份荣幸给其他女人吧,我、不、希、罕!”

    她收回视线,转身去开车门。

    “你就一定要这么倔?”关耀之及时拽住她的手臂,力道大得让丝楠皱眉,感觉手臂像是要被他捏碎了般。终于忍无可忍回头就是重重一口咬住他拽住自己手臂的那只手。

    关耀之毫无防备,皮肤又比一般人的薄,丝楠一口咬下去,咸腥的滋味很快就在口腔里弥漫开。

    关耀之冷冷望着似乎咬得很欢快的女人,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等她终于松口,他还把流血的伤口凑到眼前看了看,又递到丝楠眼前去,“其实你是吸血鬼吧?要不要我割腕给你喝个够?”

    丝楠抬手抹过嘴角,瞪着他手上那道被自己咬得触目心惊的伤口,眉头皱了皱,没吭声。

    关耀之叹口气,从置物格抽出一方手帕随意敷在伤口处。

    “麻烦打个结,血流多了会死人的。”

    丝楠瞪他——没听说过被咬一口就会流血流到死人的。

    心里那么想,却还是动手给他包扎,动作轻柔。

    关耀之睨一眼她缓和下来的眉眼,说,“我们好好谈谈,你看我们都不小了,这——”

    “是你不小了!别把我和你这种老男人相提并论。”

    一再的被冠成老男人,某男终于老羞成怒:“你也27了难道还小?欢欢和你一样大,可她都生了一对儿女,橙丫头都会打酱油了!你连个婚都没结!”

    丝楠原本在看到他手上的伤口时还有些懊恼自己咬太重了,现在听他这么吼,手上一使劲,把绑在他伤口处的手帕打了个死结。

    “我是27了还没结婚,那你又好到哪里去了?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37的老男人了,还每天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也没见你勾`引到哪个女人给你生孩子!”

    居然那她和岑欢比,那他自己怎么不和藿莛东比?

    “我不就勾`引到你了么?”关耀之顺着她的话凉凉回她,“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你看到我眼睛都直了?”

    一句话勾起丝楠对往事的回忆,记起自己见到关耀之的第一眼的确是被他迷得看直了眼,所以才傻傻得把心给搭了进去。

    “你那时又不是不知道我多大,还不是照样对我死缠烂打?其实你们霍尔家的后代都有这种特殊嗜好,偏爱我们这种既成熟又有魅力的男人吧?”

    “你还真不知道谦虚怎么写。”丝楠懒得再和他斗。

    一上午没吃东西,她现在饿得胃里直抗议。

    “开车锁,我要下车。”

    “去哪?我送你。”

    “吃饭。”

    关耀之点头,“刚好我也饿了,我请你。”

    “谁要你请?”丝楠不买他的帐,“我自己有钱吃饭。”

    “那你再给点吧。”关耀之腾出一只手伸过来。

    丝楠没弄懂他这个手势的意思,投以困惑的目光。

    “才给三千也太小气了,像我这么优质的男人,你三千块还不够给做一次的钱,我昨晚做了那么多次,你好歹——”

    丝楠涨红着脸狠狠捂住关耀之的嘴,甚至有种把他敲昏了扔到海里去喂大鲨鱼的冲动。

    早上走之前把包里的现金一股脑儿拿给他,那是气不过他把她折腾个半死,醒来却还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一副昨晚发生过什么事,他完全不知情的表情,她才忍不住拿钱羞辱他的。

    可她没想到这家伙不但不知道羞,还脸不红气不喘的要她多给些,简直是男人中的败类。

    关耀之单手掌着方向盘,见前面车辆多了才拿开她捂住自己嘴的手。

    丝楠气得别过脸不想看他。

    “啊,糟了!”他突然猛地一个急刹,丝楠怀疑若不是她系了安全带,怕是整个人都要从挡风玻璃上穿到外面去。

    她稳住身子咬牙切齿瞪过来,关耀之也意识到自己急刹车吓到了她,忙安抚:“别生气别生气,我是突然想起我把我妹妹扔在医院,说要去接她结果给忘了。”

    他边说边拿过手机重新开机,看到刚才打来的好几通未接来电显示的是梁宥西的号码,心里咯噔了一下,以为小妹出事了,急急拨过去,可是电话那端同样无人接听。

    “难道刚才我不接他的电话,所以他现在也不接我的电话?”

    不放心小妹的安全,他也没问丝楠愿不愿意去,转道就往梁宥西上班的医院开去。

    **************************

    “梁医生,你有来电。”

    正准备进隔离区穿手术衣做手术的梁宥西听到身后护士喊,回头。

    “帮我看一下谁打来的。”

    “好。”过了会,“关二哥?”

    闻言,梁宥西挑眉,心想这家伙终于记起被他遗忘的妹妹了?

    也不晓得哪个女人那么倒霉被他放了小蝌蚪进去,还进化成美男子呢,想儿子想疯了。

    “不用理会。”反正关夕在休息,等他下了手术再送她回去。

    “护士,那个梁医生也是外星球的?”中午和梁宥西碰过面的那个小男孩的母亲拉住护士问。

    护士隔着玻璃门看了眼走进去的梁宥西,又回头看一脸困惑的女人,想了想说:“我建议,等您儿子做完脑瘤手术后,您也给自己去做个全面的脑部检查。”

    女人大惊,“难道脑瘤会传染?”

    护士耸肩:“不,是让医生给你看看有没有哪根神经搭错线了。”

    “……”

    **************************

    梁宥西从手术室出来已经快五点。

    拿回手机瞥了眼上头的未接来电,足足有三十六通,全部是关耀之的号码。

    他想他大概急疯了。

    想起休息室的关夕,他回科室的护士站问一个护士要了一个苹果才回休息室。

    让他诧异的是还隔着几步远的距离,他就听到一阵从里头传出的娇俏笑声。

    “真的吗?是他几岁的时候?”

    “呃,六七岁的时候吧,那时候小区六一节搞活动,每家派一个女孩子出来排一只名叫《祖国的花朵》的舞蹈,宥西哥虽然是男孩,可我们那个区里最美的女孩子都没他漂亮,所以就选了他领舞。表演那天他穿的红裙子还化了妆戴了假发,那张照片我家现在还保存着,下次我拿来给你看。”

    “好好好,还有和他有关的好玩的事吗?”

    “有啊,你喜欢听,我天天讲给你听好不好?”

    骤然介入的声音凉凉扬起,让梁劭北头皮阵阵发麻。

    “呃,宥、宥西哥……”

    “不错啊,北北弟弟~”梁宥西‘微笑’着望向苦着脸的堂弟,冷哼了声,“继续讲啊,口才那么好,不去电视台播报新闻实在太浪费了,要不就让关夕介绍你进关氏传媒?”

    低气压骤袭,梁劭北意识到自己再不走绝对会尸骨无存,识趣的一言不发耷拉着脑袋往门口挪。

    “菊花哥哥,你什么时候拿照片给我看?”

    关夕冷不丁爆出的一个称呼让梁劭北瞬间石化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