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人见人爱花见话开车子见了要爆胎(二更)

芥末绿2017-2-25 21:42:6Ctrl+D 收藏本站

    “讨厌!”关夕跟在梁宥西身后小小声嘀咕了一句,心里埋怨二哥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在梁宥西准备送她回家时来.

    比起让二哥送,她更希望是梁宥西送自己回家,那样她还可以多和她处一段时间,又或许他送她回去后会干脆留在家陪她一起吃饭,说说话。

    她有好多好多话对他说。

    “你说什么?”梁宥西没听清楚她的嘀咕,回头问她。

    关夕摇头芙。

    “听说,你想从家里搬出来独住?”

    “你怎么知道?”关夕诧异的表情,想了想说,“二哥告诉你的?”

    梁宥西不答,反问:“为什么想搬出来?伸”

    “怎么每个人都问我这个问题?”关夕叹气,“我只是想像正常人一样过一种新的生活。可如果在家的话根本不可能做得成自己想做的事,因为我的家人把我保护得太好,为了照顾我的心情,他们甚至陪我一起摸黑吃饭。”

    关夕越说越小,“我不想让他们陪着我过那种见不得光的生活。”

    “你一直在接受治疗么?”

    关夕摇头,“我妈说我是三岁发的病,之后因为调皮好几次跑到花园去玩也犯过,那段时间就一直在接受治疗。直到懂事了不会再乱跑,每天只呆在自己的小黑屋里,居然没再发过病,所以也就没治疗过。”

    梁宥西点头,没再说什么。

    关夕原本想问他几个问题,见他不开口也就没再问,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连周遭探向她的好奇目光都没察觉,直到前头的人突然停下来,她才知道是他的办公室到了。

    推开门,里头站着一男一女,梁宥西的目光掠过关耀之落在女人身上,在瞥到对方那张脸时神色瞬地一变,连身子都不自觉僵了一下。

    关夕没察觉他的异样,目光有些哀怨的走向关耀之,瞪了他一眼然后才看向他身边美丽时尚的女人,黑眸一亮道:“好漂亮,你的眼睛是蓝色的?”

    丝楠望着全副武装的关夕,神情有些错愕,却很快回过神来,微笑着自我介绍,“你可以叫我丝楠或者丝楠姐姐,我是你二哥的……朋友。”

    朋友两字一落,关家兄妹同时挑眉。

    “关系都这么亲密了还说是朋友你认为会有人信么?”关耀之凉凉开口,盯着丝楠的目光却熠熠灼人。

    丝楠脸一热,瞪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终是忍住没说。

    这家伙缠着她吃完饭又带她去买衣服,买完衣服又不由分说把她带到医院来接他妹妹,她人在他车上,根本就没她拒绝的余地。

    又或许,是她下意识不想拒绝。

    “丝楠姐,我早上还问二哥喜欢的女人是谁,可他不肯说,没想到我这么快就看到了,其实你是二哥的女朋友吧?”关夕的声音夹杂明显的雀跃,丝楠又睨了眼笑得春风得意的关耀之一眼,扯扯唇,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走吧,我先送你回家,爸妈不知道打了多少通电话来催了,再不送你回去他们可能要亲自出动来接你了。”关耀之一手牵住丝楠,一手来揽关夕,不料却扑了空。

    “我让他送我回家。”关夕走到楞着神的梁宥西面前,挽住他的手说。

    关耀之望向梁宥西,见他盯着丝楠目不转瞬,面色微微一沉。

    其实他早就注意到梁宥西盯着丝楠的目光了,之所以不点明只是不想让小妹难堪。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梁宥西会目不转瞬盯着丝楠看只有一个原因——丝楠和岑欢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也许梁宥西是把丝楠当成了岑欢。

    这个发现让他很不爽。

    而事实上他的猜测错了,梁宥西的确在第一眼看到丝楠时以为她是岑欢而脸色瞬变,可再仔细看就能分辨出两人不是同一人。

    发色不对,瞳孔的颜色不对,气质不对,就连看他的眼神也不对。

    他知道岑欢有个孪生妹妹,也在岑欢的婚礼上见过,当时这个女人站在关耀之身边,两人目光交汇,他一眼看出这两人存在着感情纠葛。

    这世界真是小得可怜,和岑欢一模一样长相的女人居然是他小舅子的心头爱。

    他自嘲,原来他再怎么躲,都躲不开老天的捉弄。

    她是我的。

    他从关耀之看着自己的眼神里接收到这样的讯息,微微一笑,别开眼,不再看那张会让他似乎连骨头都在渗着痛意的脸。

    “我还有事,没空送你回去。”他拨开关夕的手,转身。

    关夕对他突然冷淡下来的态度感到莫名其妙,呆住,心头莫名一阵失落和心酸难受。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这么冷淡了?

    她望着梁宥西快步离开的身影,连视线什么时候模糊了都没察觉,只觉得心里越发难受,有种像是被遗弃了的感觉。

    关耀之察觉小妹对梁宥西似乎有了依赖,而且好像还很相信他,这让他感到纳闷。

    毕竟两人之前从来没接触过,怎么短短的一天时间就能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走吧。”

    他叹口气,过来牵住她的手离开梁宥西的办公室。

    *************************

    帅哥为什么左手牵着美女,右手却牵着奥特曼,这是医院的病人和一些不知内情的医护人员在梁宥西牵着丝楠及关夕出现时他们想知道的答案。

    关夕的思绪完全沉浸在梁宥西突然冷淡的态度中,丝毫不介意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奥特曼身份,丝楠却有些受不了,因为居然有人拿手机偷偷`拍照,她可不希望自己的照片被传到网上去以WB或者其他形式流传开来,那她和关耀之的事不就众人皆知了?

    这样不好,起码父亲会立即不她叫回伦敦,然后让她和关耀之断绝来往。

    说到父亲之所以会反对她和关耀之交往,原因在于三点:第一,关耀之的事业是娱乐传媒。父亲认为大抵是混这个圈的男人都没什么好东西。第二,关耀之太漂亮。父亲认为漂亮的男人不但是祸水而且滥情,一心多用,不会从一而终只专注于一段感情。第三,关耀之和藿莛东是发小。一个藿莛东已经让他头疼不已,他怕再来个关耀之,到时候两人联手,哪还有他说话的份?

    当然这些她都是听母亲说的,当时她并没想过会和关耀之有什么交集,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越是没想过的事情越是会发生。

    在瞥到有人拿手机对着她的脸时,她下意识往关耀之身后躲了躲,后者见状心情大好,也不避讳别人的目光,直接将她揽入怀.

    丝楠叫苦不迭——这不是更趁了偷`拍那人的心么?

    幸好已经走到电梯口,而电梯一开她立即甩开关耀之的手走进去。

    *************************

    关夕一人坐在后座,望着窗外发呆。

    丝楠听到电话响,见是岑欢打来的,摁下接听键,那端立即传来声音,“丝楠,你在哪?你昨晚送关耀之回家,后来也没打电话给我,我以为你回爸妈那边了,结果我刚才打电话过去才知道,他们也以为你在我这边。”

    丝楠心里一紧,“那你怎么说?”

    “我猜你应该和关耀之在一起,又知道爸不喜欢他,当然只能说你在我这了。”

    闻言丝楠松了口气,却惹得驾驶座的男人一声冷哼,“我又不是见不得人,说和我在一起又怎么了?你爸为什么不喜欢我?”

    丝楠没理他,而那端岑欢又说,“晚上大家一起吃饭,他们快过来了,你现在赶紧回来,免得穿帮。”

    “好。”

    丝楠挂了电话,也不看关耀之,只说:“在路边停一下车。”

    关耀之刚才听到两人对话,知道她要回家,却当她的话是耳边风,径直往前开,压根没有要停的意思。

    丝楠见状急了,也顾不得在关夕面前维持什么形象,扬手就对车门一阵猛敲,把神游天外的关夕惊得回神,还以为是地震了,茫然无措的望着两人。

    “你发什么疯!”关耀之腾出一只手来制止她,“我先送小夕回去再送你。”

    “我不用你送。”就是不想让父母看到他才和岑欢联手骗父母的,她没傻到要自投罗网。

    关耀之咬牙,“你说个理由出来,为什么不让我送?”

    “关耀之,你清醒一点,明知道我爹地妈咪——”

    “他们为什么不喜欢我?”说到这点关耀之就郁闷,“我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连车子见了都要爆胎,所有男人梦寐以求为之终生奋斗都难以企及的金钱地位权势我一样不缺,你父母有什么好挑剔的?”

    丝楠对他的厚脸皮习以为常,倒是后座的关夕小朋友一脸惊讶:“二哥,原来你真的很自恋。”

    关耀之摆起兄长的面孔透过后视镜瞥了眼自家小妹,严肃道:“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非礼勿视勿听勿言懂么?”

    关夕小朋友一脸受教的点头,乖巧的闭上眼两手捂住耳朵唱起了儿歌:“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

    “……”

    丝楠终于明白为什么关耀之和藿莛东是年纪相仿的发小,身上却没有藿莛东那种沉稳镇定的气质了,原来关家有遗传,不论大小各个都潜藏搞怪因子。

    在充斥着儿歌的诡异气氛下,丝楠拨开关耀之的手。

    “关耀之,你若是有心和我在一起,这些问题就不应该问我。我爹地妈咪喜不喜欢你不取决于我,而是你自身的问题。”

    “我就是想不出我这么优秀的人还能挑出什么问题才要问你。”

    “……”

    丝楠认为和一个自恋到不肯承认自己有缺点的男人已经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索性闭嘴。

    只是她不说话,有人又不爽了。

    “你不回我话是否认我肯定自己?难道你也认为我有问题?你这个人不太识趣,你知不知道你否认我等于是否认了什么?否认了你自己的眼光,否认了你看人的水准,否认了你的审美观,毕竟当初你见了我就像蜜蜂见了糖一样赶都赶——”

    “关耀之!”丝楠忍无可忍,余光瞥到后座的小女孩偷偷睁开眼看来的眼神里有着惊吓,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控了,忙深呼吸,语气缓下来。

    “停车。”她一秒也不想和这个混蛋呆下去,就怕自己忍不住会扑上去咬死他。

    可恶!

    关耀之冷冷望她一眼,这次意外的听话,‘嗖’地一下把车停靠在路边。

    丝楠听到中控锁打开的声音,手触上门把一转,推开车门头也不回地下车。

    在车门关上的刹那,车子箭一般疾驶而去,而驾驶座的男人至始至终没看她一眼。

    丝楠站在空旷的马路上,望着已经看不到车影的方向,眼泪不争气的涌上眼眶,心里不由腹诽——关耀之混蛋,诅咒你喝水塞牙吃饭噎着洗澡感冒发烧病得起不了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