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关某人的怨念(三更)

芥末绿2017-2-25 21:42:10Ctrl+D 收藏本站

    玫红的跑车开出老远,关耀之的视线还定格在后视镜上,望着已经看不动丝楠身影的后方,俊颜阴云密布.

    后座的关夕也趴在座椅上眼巴巴望着窗外,好一会才转过身来,耷拉着两条腿晃啊晃啊,继续哼着,“我有一只小毛驴,我——”

    “再唱就把你的小毛驴杀了!”

    歌声嘎然而止。

    关夕眨眨眼,小心翼翼的倾过身来,“二哥,虽然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因为丝楠姐的父母不喜欢你,但是迁怒他人是不对的,是你让我非礼勿视勿听勿言,我只能唱歌转移注意力,怎么又要杀我的小毛驴?芙”

    关耀之皱眉,“谁说她父母不喜欢我?你确定你没听错?”

    关夕瞠大眼——她只是怕光好伐?又不是耳聋,怎么可能听错!

    可是二哥的表情很恐怖,琢磨再三,关夕不得不屈服于某人的‘淫`威’下,无奈地叹口纠正自己刚才的说辞,睁眼说瞎话,“我想我是听错了,像二哥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有钱有权有公司有财产还有自恋症的男人,丝楠姐的父母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伸”

    关耀之嘴角一颤,“前面那半段听着很舒服,中间那三个字我就当没听到。”

    关夕撇撇嘴,起身慢吞吞爬到副驾的位置来,盘腿坐着蜷缩成一团,看在关耀之眼里就像一个正在打坐的奥特曼。

    “小夕,今天看到你家老公有什么感觉?”

    “没感觉,又不是没看过。”关夕闭着眼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内心却一阵震颤,似因想起那个人而拨动了某根心弦。

    关耀之微讶,“你以前真的见过他?”

    关夕点头。

    “难怪你突然提出要爸妈找男人给你冲喜,还特意指名道姓要梁宥西,原来你是有预谋的?”那时他还觉得奇怪,怎么一个宅了十几二十年的宅女突然就提出要结婚,还是以冲喜的借口。

    原来他家小妹也是个腹黑的主。

    “二哥,你说话能不能修饰一下?什么叫找男人冲喜?”关夕侧头看他,表情好无语。

    关耀之却问:“你以前从来没出过门,怎么会有机会见他?”

    “我十三岁的时候。”关夕单手托着腮望着前方的路面,眼神有些飘忽,像是在回忆。“那天晚上,他去我们家接陪爸爸喝酒喝得醉醺醺的梁叔叔,我很渴,小兰小月又都不在,就想出门自己去倒,可是外面的灯好亮,我站在门口不敢出去,就发脾气喊妈妈。当时妈妈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没听到,但梁宥西听到了。”

    她还记得那天梁宥西的穿着,贴身面料的卡其色修身休闲裤,上身的打底衣是一件红白格纹衬衫,外套是黑色V领针织套衫,皮肤白净,笑起来很亲切。

    他一副大人哄小孩子的口吻问她找妈妈做什么,她说渴,却又站着不动。而他也没问她为什么,返身去给她倒了一大杯水过来,还给她拿了一个苹果。

    那时她长那么大除了大哥二哥外接触到的第一个成年男人,当时她并没有觉得他有多好看,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梦里想起来,以至于那次心血来潮问起父母有关他的事,当听说他未婚时她无意说了句如果能嫁给他就好了,没想到父亲竟然当真,于是成就了这段诡异的婚姻。

    她想她对梁宥西其实是应该感到愧疚的,因为她的一句戏言害他失去了寻找他幸福的机会,害他一个人举行婚礼被众人笑话,害他在关家孤孤单单一个人。

    “十三岁啊?”关耀之若有所思,“原来你那么小就懂得思春了?”

    关夕白他,“他是我除了你和大哥外看到的第一个年轻异性,我会想起他也很正常。”

    “你都指名道姓要他做你老公了,那你对他还是喜欢的吧?”

    关夕摇头,“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她只是会经常想起他。

    “二哥,你喜欢丝楠姐吧?你想她的时候心里什么感觉?”

    “一口吞了她!”关耀之没有一丝犹豫的给出答案。

    关夕转动着眼珠子一副状态外的神情。

    关耀之也不解释,心里却想,他何止是要一口吞了那个女人?简直就是恨不能掐死她,或者先奸后杀,看她还和不和他斗。

    念头刚落,他情不自禁狠打了个喷嚏。

    皱皱眉,腾出一只揉了揉鼻子,纳闷既没感冒又没看强光,怎么会莫名其妙打喷嚏?

    一定是那个女人在咒他!

    可恶的女人,下次在爬到他床上看他怎么狠狠收拾她。

    关夕望着满脸怨念的二哥,忽地想起某件事,“二哥,丝楠姐和你一样吃了那种叫活色生鲜的海鲜么?我刚才看到她脖子上手臂上一片片红红的疹子,和你身上的一样哦。”

    关耀之脚上一抖,险些踩到急刹。

    “呃,昨晚……我和她一起吃的海鲜……”

    “丝楠姐真可怜,自己吃海鲜过敏就算了,连喜欢的男人吃海鲜也过敏。”

    关耀之困惑,“我吃海鲜过敏和她可不可怜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如果你们两个都是过敏体质,那以后生出来的宝宝肯定也是个吃海鲜过敏的货。”

    “好好说话,那是你侄子侄女,什么货?”

    关夕耸肩:“等你们生出来再说。”

    一句话把关某人打回原形,内心那股因丝楠服用了事后避孕药毒死他的小蝌蚪而滋生的强大怨念再次爆发出来。

    居然敢对他的小蝌蚪下手,下次别让他进到她的小房子里面去,不然要她好看。

    他发狠的想着,同时又安慰自己,也许她买的事后避孕药是假的,根本起不到毒死小蝌蚪的作用。毕竟这年头假人假事假药太多,连皮鞋都可以做酸奶做胶囊,估计那事后避孕药也有可能是面粉做的。

    这样一想,怨念顿时消散不少。

    他想,他还是很有机会在一年之内结婚生子升级做老爸的。等到再过个几年他儿子能够打酱油了,他就搞一个好友聚会,让儿子去泡卫凌风的女儿,以报他在刑磊家的聚会上笑话他的耻辱。

    好不容易拦到一辆车回到岑欢和藿莛东位于郊外的别墅,丝楠一路不停诅咒关耀之,口水也咒干了.

    “姨~”

    一进门就奔来一团雪白,丝楠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有两条小手臂抱住她的腿往上蹭。

    她弯身抱起小外甥女,望着她精致的小脸,不知想到了什么,幽幽叹了口气。

    “怎么才回来?”岑欢走过来,声音像是刻意压低过。

    丝楠挑眉,“爹地妈咪过来了?”

    “他们在婴儿房逗远远。”岑欢的目光掠过丝楠上下,皱眉:“你脖子上——”

    “别问了。”丝楠打断她,既懊恼又哀求的语气。

    岑欢是过来人,一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抚了抚额,她从她身上抱过女儿放下,“橙橙,去缠住大外公给你讲故事,妈咪和姨先聊聊天。”

    橙橙小朋友眨巴着大眼狡黠道:“妈咪要我缠住大外公,那我也要让小西哥哥带我去玩。”

    丝楠咂舌——小丫头才多大就知道谈条件相互利用了?

    岑欢却是习以为常,点头应允,橙橙立即欢呼一声一蹦一跳的直奔婴儿房。

    “走吧,去我房里换一套能够遮住你脖子上和手臂上那些痕迹的衣服。”

    丝楠点头,又问,“他还没回来?”

    “已经在路上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就会到家了。”

    岑欢进自己房间给丝楠找了套自己的衣服递给她。

    “丝楠,其实昨晚我是知道你在关耀之家的——”

    “藿莛东装醉?”

    岑欢迟疑了几秒,点头。

    “我知道。”

    “你知道?”这下换岑欢诧异了。

    “我也是事后才想到的。”关耀之的酒量比藿莛东差那么多,作为有一个强大伴郎团的新郎,婚礼上喝的酒其实远远没伴郎多,而关耀之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把她折腾来折腾去,可想而知藿莛东是在装醉了。

    岑欢有些尴尬的笑笑,“其实他只是想给你们制造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没想到……你们动作这么快,直接晋级玩起了全垒打。”

    丝楠眼皮一颤,没吭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