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扑倒的好时机(2000)

芥末绿2017-2-25 21:42:46Ctrl+D 收藏本站

    丝楠驾着藿莛东另一辆车离开,却并没有直接去关耀之的住处,而是绕到一家超市,采购了一些新鲜水果和食材。又去药局买了些退烧用的退热贴和冰枕及一些清热止咳的药。

    而在她来关耀之别墅的途中,关耀之却因为被她挂了电话而心灰意冷,躺在床上哀怨的顾影自怜了番,琢磨丝楠既然挂了他的电话,想必也不会突然出现给他一个惊喜,于是认命的从床上坐起来,慢吞吞脱了身上的衣服,打算去浴室泡个盐水浴。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自己脱光光,他忍住强烈的晕眩感走去浴室,一口气放手倒浴盐,之后躺在浴缸里闭着眼一动不动,连门外传来门铃声都浑然不觉,仿佛失去意识般。

    丝楠按了许久的门铃没人来开门,想起关耀之说他烧得连床都下不了,心里不免更急,忙从包里掏出一把钥匙开了门。

    这把钥匙是她对关耀之死缠烂打那会偷偷拿他的要是仿造的,后来两人虽然分开,但她一直没舍得扔,没想到今天倒派上用场了。

    她把脚边的几个大袋提进屋,又把水果和食材拿进厨房的冰箱分类放好,然后才提着一大袋药品走去关耀之的卧室。

    没敲门便推门而入,一眼瞥到空空如也的床铺,她楞住,第一个念头是关耀之出门了。

    可当她看到满地的衣物及床头矮柜上的手机时,她又断定他还在家。

    她把东西放在矮柜上,目光投向浴室,只见浴室的玻璃门半开着,而里头却没有一点动静。

    “关耀之?芙”

    丝楠狐疑地边走过去边喊,却没人回应,直到她完全打开那扇玻璃门,看到躺在浴缸里闭目一动不动的关耀之,胸口忽地一窒,连心跳都仿佛停跳了一拍。

    “关耀之!”

    她心慌的蹲下身去拍他的脸,也不管此时的他是赤`身裸`体,而澄净的水面根本掩不住他的某个部位,反而伸了一只手横过他的胸前绕到他后背试图抱他起来。

    可她不但没抱动他,反而还连累自己不小心扑进了浴缸,尽管及时爬起,上半身的衣服却还是湿了的大半。

    而她却没有空管这些,扔不停拍打关耀之的脸。

    “关耀之,你醒醒?关耀之?”丝楠见他不回应,眼泪一下就落下来,环住关耀之的脖子猛哭,“你别吓我,关关,你醒来我送你去医院。伸”

    关关,是丝楠对关耀之的昵称,在她对他死缠烂打那段时间,她一直都是亲密的唤他关关,那时关耀之总说她恶趣味,一脸嫌弃,可是她真的很喜欢这样叫他。

    后来她回伦敦后,就再没这样叫过他,因为心里恼他恨他对自己无情无义。

    但现在看他躺在浴缸里一动不动,她真的好怕他会醒不过来,所以情不自禁喊了出来。

    “好痛~”

    关耀之昏昏沉沉感觉有人使劲拍他的脸,真是想骂人。

    “关关~”丝楠听他开口,欣喜地抱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用力亲了一记。

    关耀之听到有人叫他关关,大脑窒了窒,忽地睁开眼,当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张挂满泪水的俏颜时,他又是一楞,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怎么高烧还洗澡?”丝楠见他睁开眼,忍不住疏落他,又说,“赶紧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丝楠?”关耀之发出梦呓般的粗嘎声。

    “是我。”瞥了眼他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丝楠有些心酸。

    “你挂我电话,我以为你不会来。”确认不是错觉,关耀之开始控诉。

    “对不起。”丝楠垂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原谅你。”关某人却是答得非常顺口,“扶我一把,我站不起来。”

    丝楠点头,俯身把双手伸给他。

    关耀之借助丝楠的身体,艰难的爬起来,却皱眉,“我突然想起,你刚才好像哭了?是不是怕我死了?”

    丝楠没想到他问得这么直接,脸上一阵窘迫,低着头不吭声。

    关耀之见状,知道自己说对了,不由心情大好,烧得绯红的俊容犹如干枯的花草经雨水浇灌过后,春意盎然。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心里有他。

    得意的勾了勾嘴角,他不动声色的把大半个身子压到丝楠身上,“拿浴巾给我擦干身上的水迹好么?”

    丝楠见惯了他面对自己时的一惯嚣张,哪曾见过他这么脆弱的一面?原本就因他高烧心疼得不行,此时见他又这样哀求自己,她怎么可能拒绝得了。

    而且不擦干身体有可能会让病情更加加重。

    “你扶着门框站好。”丝楠拿过一张干浴巾,有些费力的踮起脚尖从他的发开始一路往下给他擦拭身体,结果在擦拭他腰以下的位置时顿住了。

    虽然两人已经有过非常亲密肌肤之亲行为,可在两人都清醒的情况下,丝楠还是难以面对他让人脸红耳赤的那处。

    关耀之邪恶的勾勾唇,嘴上却嚷嚷:“快点,丝楠,我觉得好冷。”

    丝楠不疑有他,闭上眼颤着手一点点往下挪,当她碰到他那处时,她清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似乎瞬间胀大了许多,还释放出灼热的气息。

    下意识睁开眼,青筋爆绽的凶器距离她的脸仅一厘米。

    丝楠蓦地臊红了脸——这混蛋,这个时候还能这么精神。

    关耀之瞥了眼她红透的俏颜,漂亮的凤眸眸色转深,同时心里惋惜——万恶的病魔,害他手脚发软,错失扑倒丝楠的好时机。

    不过转念又想,如果不是因为发烧,丝楠根本不会跑来照顾他。

    这样一想他心里平衡了些,强压下想扑倒丝楠的冲动,故做体力不支的摇晃了两下,丝楠回神,绕过那片危险地带给他擦干身体,扶他躺到床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