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毒蘑菇(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2:51Ctrl+D 收藏本站

    丝楠硬着头皮给关耀之找来内`裤和睡衣套上,然后要送他去医院,关耀之好不容易等到她来服侍自己,怎么会允许第三者介入他们的‘二人世界’破坏气氛,所以理所当然的拒绝。

    丝楠没办法,只好拿了冰枕给他枕着,再在他额头上敷一个退热贴,然后又喂他吃了退烧和清热消炎的药。

    “39℃。”丝楠看着体温计上显示的数据皱眉。

    “关耀之。”她看向床上烧得双眼通红,眼眶里还噙满转着圈的泪水,像只可怜的大白兔一样的男人,心里跟着一阵难受,下意识放柔了声音。

    “去医院打针吧?你这样很难退烧。芙”

    关耀之捉住她的手,活动了下喉咙才开口,“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关关,连名带姓的显得陌生。”

    丝楠瞪他——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计较这个。

    “丝楠,你陪我睡吧?我觉得好冷。”关耀之眨了眨眼,眼角立即有眼泪落下来伸。

    丝楠见状连考虑的机会都没给自己,脱了薄外套上床躺在他身侧,然后主动去抱他,当他是孩子一样搂在怀里。

    而关某人显然很享受这种被保护的滋味,脸一个劲往她胸口蹭,调整了一个舒适的睡姿,这样可以闻到独属她身体散发的幽香。

    怀里的男人烫得像火炉,丝楠把脸贴在他头顶,紧抱住他,单纯的想把他身上的热度吸引到自己身上来,为他分担一些痛苦。

    “丝楠。”关耀之埋首在她胸前低喃,呼出的气息灼热得似能烫伤人的肌肤。

    丝楠闭着眼应了声。

    “你真的吃咬了么?”

    隔了十几秒丝楠才意识到他在说什么,有些诧异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这件事。

    “上次不是告诉再三强调已经吃了么?”

    关耀之没再开口,却幽幽叹了口气,像是惋惜,又像是无奈。

    丝楠被他这一叹弄得心头莫名酸楚,搂着他也不吭声。

    两人维持亲密的相拥姿势睡了不知道多久,丝楠都险些睡过去,却被怀里越来越高的体温惊醒。

    她摸了摸他的额头,似乎比之前更烫了,而且身上还诡异地冒出许多密密麻麻的细颗粒,让她触目惊心,头皮阵阵发麻。

    “关关?”她推他,却没有反应,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烧得昏过去了。

    拿来体温计给他重新测了一次体温,果然是比刚才还烧得厉害了。

    丝楠不敢再拖延时间,决定送他去医院。

    她拨开环在腰上的手臂,下床从他的衣橱里随便拿了套休闲服给他套上。

    “关关?醒一下,我送你去医院。”她拍他的脸。

    关耀之吃痛迷迷糊糊睁开眼,却无法回应。

    丝楠趁机去扶他,而关耀之藉着身体本能的反应配合她站起来,摇摇晃晃出门上了车。

    **********************

    “小姐,怎么会有只笔在浴缸里?”

    关夕的贴身女佣小月在整理浴室卫生时忽地说了一句,然后拾起来递给关夕。

    那是一支限量版金色细纹派克钢笔,关夕看到过大哥用的是银色。

    她想起昨晚摔在浴缸里的梁宥西,应该是他掉的,可他早上穿回自己的衣服时怎么没发现?

    “小姐,你和姑爷昨晚是不是圆房了?”

    小月见她发呆,忍不住好奇又问了一句。

    她和小兰两人照顾关夕的时间长了,关夕和两人的感情比较好,所以说话没那么顾及,她才敢这样问。

    关夕回神,斜眼看她:“你不是跟我爸说我房里有个光着屁股的男人?”

    小月脸一窘,“小姐,那哪是我说的,是老爷自己添油加醋发挥想像里捏造事实,我只说小姐床上有男人。”

    小月撇撇嘴继续说,“小姐一直是一个人睡,虽然结婚大半年了,可姑爷从来没来过小姐房里,所以我才会被吓到。”

    “那什么是圆房?”关夕瞠大眼一脸好奇。

    “……”如果不是知道自家小姐私下喜欢捉弄人的脾性,小月估计真会以为关夕不懂什么是圆房。

    好吧,是她好奇心太重多嘴了。

    “小月,你帮我去看看我爸妈去哪了。”

    “老爷陪太太吃上午茶去了。”小月说完补充一句,“老爷让我和小兰守着小姐,如果小姐出了这个门,那我们俩就可以滚回家吃自己了。”

    “……”

    关夕承认自己是想趁父母不在偷溜出去,可她没想到父亲那么卑鄙,居然拿小兰小月来威胁她。

    她想起没接她电话的二哥,又挪到电话旁边,拨通二哥的电话。

    连拨了三次,最后一次电话终于接通,关夕哼哼着不待电话那端的人开口便抱怨:“二哥,你怎么才接我电话?是不是你也嫌我烦不想管我了?”

    医院这边,丝楠拿着关耀之的手机站在病房外,想起有趣的关家小妹,笑了笑,放柔了声音回她:“你二哥病了,烧得迷迷糊糊,可能接不了你的电话。”

    “病了?”关夕傻眼。

    二哥明明昨晚还好好的。

    “你们在哪家医院?”

    “在你老公上班这家医院,急诊室……”

    后面的关夕没听太清楚,因为被丝楠那句‘你老公上班这家医院’给羞得脸红彤彤,脑子都热了一下,晕乎乎的。

    等挂了电话,她开始翻箱倒柜找东西。

    “小姐,你找什么?”

    “找我的那套草绿的防紫外线服,还有帽子,你帮忙给我找找。”

    “那些我记得是放在这个柜子里。”小月踮起脚尖去取,却又猛地顿住,傻愣愣的看向关夕,“小姐,你找这些做什么?”

    “二哥病得很厉害,我要去医院看二哥。”关夕捂住胸口,那里心跳快得似要跳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撒谎的原因。

    其实她迫不及待想去医院的最重要原因是想去看梁宥西。

    “不行啊,小姐,老爷知道了会把我和小兰辞掉的。”

    “没关系,辞掉了我再让太太请你们回来。”

    小月囧,心想她家小姐在某些方面的性格简直就是和老爷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半个小时后关夕在小月哀怨又可怜兮兮的目光中全副武装成功。

    她在小月面前装了一圈,问她:“我像奥特曼么?”

    小月的目光掠过一身草绿而头戴银色防紫外线帽子,一头及腰淡咖色长发披肩,脸上蒙了一张特制丝帕的关夕,摇头。

    正当关夕高兴自己终于不再像奥特曼时,小月又蹦出一句:“像颗色彩鲜艳的毒蘑菇。”

    关夕嘴角一颤,又把帽沿往下拉了拉,打算出门时她又返回来,伸了一只手给小月。

    “什么?”小月一头雾水。

    “钱,坐的士是要钱的吧?我没钱,你先借我,我回来给你。”

    小月想了想,“小姐,我陪你去吧?你什么都不懂,万一被坏人拐去动物园了怎么办?”

    关夕‘啊’了声,惊讶道:“你不是说我像颗毒蘑菇?那为什么是拐去动物园?难道毒蘑菇是属于动物?”

    “……”

    **********************

    医院。

    “病人是不是送来医院前服用过某些药物?”

    在给关耀之检查的医生问一旁的丝楠。

    “我给他吃过一些退烧和清热消炎的药。”

    “还记得那些药的药名么?”

    丝楠点头,一一说出来,医生闻言蹙紧眉头,蹦出一句让丝楠莫名其妙的话,“这就难怪了。”

    “怎么了?”医生蹙眉的表情让她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中不好的预感。

    “病人身上这些细密的小疹子是因为对你给他服用的那味消炎药过敏所致,这也是为什么你给他枕冰枕贴退热贴,体温却反而越来越高的原因。”

    丝楠僵住,完全没想到这个可能性。

    “我给他检查了口腔黏膜,发现扁桃体肿大,加上过敏,估计一星期之内他是没法开口说话了。”

    医生的话让丝楠心头又是一震,楞楞地望着病床上病恹恹的关耀之,好后悔自己没第一时间送他来医院,而是自做主张给他买那些药。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你老公体质还算好,应该比我预期得好得快。”医生见她被自己的话吓得脸色苍白,有些于心不忍,安慰了一句,然后离开病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