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爱情无法培养(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3:0Ctrl+D 收藏本站

    关夕的语气强调得有些刻意,梁宥西看了她一会,问,“你二哥怎么了?”

    “发烧,过敏。”

    “你父母也来了?”

    关夕摇头,“是丝楠姐在照顾二哥。”

    关夕注意到梁宥西吃饭的动作突然顿住,隔了好几秒才恢复自然芙。

    她有些诧异,很努力的想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可光线实在太暗了,他又是侧坐着,棱角分明的侧颜立体有型,却如同被罩上了一层白雾,让人看不真切。

    又陷入沉默。

    关夕不受控制的满脑子都是那个叫岑欢的女人,猜测着她是哪种类型的女人,是可爱还是成熟?性格是开朗直率还是安静恬淡伸?

    能让梁宥西如此念念不忘爱得这么深刻的女人,想必是很优秀的吧?

    关夕想到自己或许一辈子也无法在太阳底下见光的隐疾,幽幽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挫败,也没了昨天的好胃口,吃得心不在焉,等梁宥西吃完好一会了她的还剩三分之二。

    “今天的菜不好吃?”梁宥西刷完牙出来,扫了眼她面前还剩许多的饭菜问。

    关夕托着腮帮子摇摇头,情绪显得很低落,梁宥西想无视都不行。

    他在她身边坐下,打开一杯刚才带回来的热咖啡喝了一口。不加糖和奶的咖啡焦味很浓,也苦得让人寒毛直竖。

    他又喝了一口,看向发楞的关夕,“不是菜不好吃,那是怎么了?”

    关夕侧过头看他,想了想才开口说,“梁宥西,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丑?”

    没想到她会问他这样的问题,梁宥西挑了下眉,“是传闻说你姿色平平,这和我无关,在我和你结婚之前传闻就存在了。”

    关夕撇嘴:“外人根本就不可能看得到我的脸,他们怎么可以乱说。”

    “你很在意别人那样认为?”

    我在意的是你。

    这句话关夕险些说出口。

    “他们就是因为没看到过你的脸,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所以才猜测你一定是长得很一般。”梁宥西说完又补充一句,“你不用太在意别人怎么说你,你不是为别人而活。”

    关夕咬咬唇,忽地靠过去,睁着麋鹿般乌黑的大眼问他:“你现在能看清楚我的脸么?我漂亮么?你看到会不会心跳加速,有种心脏似乎要破胸而出的感觉?”

    她一连窜的问题让梁宥西呆了呆,有些啼笑皆非的望着凑到眼前的来的巴掌脸,说实话早上睁开眼近距离看到关夕的庐山真面时,他并没有因为她的漂亮而惊讶,而反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关家各个相貌不凡,关母都能生出比女人还漂亮的儿子,没理由生个女儿会比两个儿子逊色。

    “你说啊。”见他不答,关夕有些心急,甚至忍不住搂住他的手臂摇晃。

    梁宥西垂眸揉额,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关夕,我没心脏病,所以不会莫名其妙心跳加速,我的心脏也没强悍到能够破胸而出。”这丫头脑子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怎么会平白无故冒出这样的问题来。

    “原来有心脏病的人才会有这些现象?”关夕一脸茫然。然后松开梁宥西的手,捂着心脏怦然跳动的位置想,原来她除了对光过敏居然还有心脏病?

    “饭菜都要凉了,赶紧吃,别胡思乱想。”梁宥西扳过她的身子面对盒饭。

    关夕却又转过身来,“梁宥西,我想搬出来住。”

    “我已经知道了。”

    “你能帮我吗?”

    “我帮你?”梁宥西挠挠一边的眉峰,目带困惑,“怎么帮?”

    “你和我爸妈说一声让我搬出来,我想他们肯定会同意的。”

    “他们凭什么同意?”梁宥西反问她。

    “你是我老公,你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们当然会同意。”关夕说出自己的想法,却看到梁宥西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唇,一副有些可笑的姿态。

    “关夕,你忘了早上你爸爸说过什么话了?他希望你我离婚,所以怎么会允许让你搬出来?”

    “会的会的,只要你说我搬出来和你一起住,他们绝对会同意!”关夕很急迫的语气,并且再一次搂住了梁宥西的手臂。

    “搬出来和我一起住?”梁宥西愕然。

    “你是医生,又是我老公,只有说搬出来和你一起住他们才不会反对。”

    “可我不是皮肤科医生,我并不懂得怎么照顾你。”

    关夕神色一暗,“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怎么照顾?你不会下厨不会洗衣服不会做家务,如果搬来和我一起住肯定要带小兰小月一起,可我住的地方是单身公寓,没那么多房间。就算另外换套房子,我也不习惯我的家里有陌生人随时随地出没。”

    他所谓的陌生人指的是小兰小月,而关夕却以为他说的是她,神情很受伤。

    她松开他的手,不再勉强他。

    “我吃饱了。”

    她站起来,从他的床上拿过自己的蘑菇装开始一件件往身上套。

    梁宥西望着她明显情绪低落的俏颜,知道她因为自己的拒绝不开心,心里也莫名烦躁。

    关夕穿好衣服,又拿了丝帕蒙面。

    她先把一头长发拨到脑后,露出修长而白皙的颈项,再把丝帕的两端从耳朵上方绕到脑后随意打个蝴蝶结绑起来。

    其实这个样子的关夕是很好看的,因为蒙着一层丝帕,还添了一丝神秘的美。只是戴上那顶大得离谱的遮阳帽就显得有些滑稽了。

    “你去哪?”梁宥西问她,没有要挽留她在他的休息室休息,等他下午下班送她回去的意思。

    “回家。”

    梁宥西不做声了,却皱着好看的眉,神情有些阴郁。

    关夕戴好帽子,把帽檐拉下遮住自己一脸的沮丧,轻轻开口:“谢谢你请我吃饭。”

    梁宥西没有回应,看着关夕朝门口走去。

    等关夕走到门外,梁宥西才叹了口气追出来,有些无奈的说,“我送你回去。”

    关夕顿了顿,摇头,“不用了,小月在二哥那等我。”

    梁宥西望着显然是低着头在看自己脚尖,所以帽檐不由自主往下坠的关夕,说,“你生气了?”

    关夕轻轻‘嗯’了声,右脚尖着地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地面。

    还真是个诚实得让人头疼的孩子,梁宥西有些郁闷地想。

    走过去拉住她的手往回走,关夕愕然,“你做什么?”

    梁宥西等把她按到床边坐着才掀掉她的帽子,瞪着她乌黑的大眼问,“你才是要做什么?关夕,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没有感情又即将面临离婚的男女,你这个时候提出来要搬去和我一起住,是要做什么?”

    关夕被他问得很无措,也有些慌乱。

    她想她是不是被他看穿了她想和他在一起?

    即使是没有感情,可他们也终究是夫妻,她想搬去和他一起住有什么错?

    她有些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喜欢我?”

    这个问题简直犹如晴天霹雳。

    梁宥西望着她的深邃目光被她比自己更错愕的表情击败——她竟然不懂什么是喜欢,所以连自己喜欢上他都不知道?

    “关夕,虽然我知道这样说很残忍,但是,我对你没感情,我对你不讨厌,但也谈不上喜欢,所以我才没办法强迫自己和其他男人一样尽一个丈夫的职责照顾你,你父亲就是因为我们这种相处模式才决定让你我离婚的,你懂么?”

    关夕难受的咬唇,“你现在对我没感情没关系,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这是父母在她结婚时对她说的话,她一直记着。

    而这句话梁宥西也曾经对岑欢说过,当时她是怎么回他的?

    “感情可以培养,但是爱情不可以,没有爱情的婚姻不会幸福。”他原封不动的把岑欢当日的话一字不漏地告诉关夕。

    爱情?

    什么是爱情?

    关夕困惑地望着他,梁宥西却别开眼。

    “别把感情放在我身上,我不想让你受伤。”这么一个纯真得像张白纸的丫头,他不想她因为自己而染上其他的色彩,不论是痛苦的黑,还是绝望的灰,又或者是情窦初开时的万紫千红,他都不希望她体会。

    他希望她永远纯真洁白,像一个天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