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小蝌蚪是病毒(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3:39Ctrl+D 收藏本站

    丝楠在关耀之缠上来时心头忽然狠狠悸动了一下,尤其当他有力的手臂缠上她的腰时,她似乎听见了体内血液沸腾的声音,身提一下变得燥热,滚烫的体温让关耀之诧异的挑了挑眉,垂眸望着怀里的人儿红艳异常的脸颊,捉住她的手在她手心写:你是不是被传染了?脸好红,身子也很烫。

    丝楠闭着眼摇头,把烧得绯红的脸埋在他胸口,抵挡他目光的注视。

    关耀之见状似乎明白了什么,咧嘴笑了笑,更紧的拥住她。

    丝楠倾听着他因生病而变快的心跳,不自觉轻叹了声。

    父亲那番话让她的心情变得很纠结芙。

    父母不喜欢关耀之,可她却是爱他的,如果两人往后都能像现在这样和睦相处,她想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

    即使他不爱她。

    所以她不会因为父亲的反对就放弃这段感情。只是想要坚持下去似乎也不件容易的事情,若想未来变得幸福美满,除了要关耀之也爱上她,改变父母对他的印象也是必须的伸。

    所以她打算等他病好后和他好好谈一谈。

    在她思忖的当头,关耀之心头也是思绪翻滚。

    这一刻他有太多的话要对她讲,只可惜千言万语,却苦于开口但无法发声。

    他想没有什么能比想告白却无法用言语表达而更郁闷更杯具的事了。

    几个发小各自成家做了父亲,身边儿女娇妻环绕,小日子过的幸福甜蜜。而依旧单身的他表面上故做潇洒,暗地里却羡慕得连在梦里都梦见自己结婚生子升级做了一对双胞胎的父亲。

    其实他也想像几个发小那样找一个爱的女人共筑爱巢,想每天出门时有爱人的甜蜜出门吻,在她充满爱意的深情目光中带着无比快乐的心情开始一天的新生活;想每天回家都有一个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为自己洗手做羹汤,为他烹饪爱心美食;想每个晚上都有一个晚安吻和一具柔软的娇躯填补他寂寞的空虚;想要一个长得像他们的孩子咿咿呀呀的唤他一声‘爸爸’……

    他想很多很多,想和丝楠说两人往后都在一起,想向她求婚让她嫁给他。

    可这该死的扁桃体,让他有口难言。

    而这些话是要亲口说出来才显得有诚意,所以他打算等病好了能说话了再和她说这些。

    打定注意,他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拥着她再次睡去。

    ***************************

    关夕的脚受伤的事关耀之是第二天从来给他送鸡汤的父母口中得知的,当然还包括关夕要搬去和梁宥西一起住的事。

    关耀之有些诧异小妹的态度转变这么大,拿来纸和笔和父亲交流。

    ——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她是中了什么邪?一下说要离婚,一下又不离了,还要搬去和他一起住。害我已经把他们要离婚的事告诉了老梁,老梁还准备明天就回B市,这到时候他还以为是我无聊耍他。”关父说到这个就头疼。

    关耀之心想一定是和梁宥西有关,因为他听父亲说是梁宥西答应了让小妹搬去和他一起住。

    那家伙搞什么鬼?

    “耀耀,我看你和丝楠很般配,打算什么时候娶她过门?”趁丝楠出去接电话时,关母问儿子。

    关耀之嘴角抽了抽,写道——妈,您可别这么直接问她,我都还没求婚,

    关父见状耸了耸眉:“意思是你决定要和她结婚了?”

    ——当然。不然我为什么要她照顾我?你儿子我很挑的,我讨厌的女人三尺内没法近我的身。

    关父嗤了声,叹道:“你定下来把婚事给办了也好,我和你妈盼了这么多年孙孙女,头发都白了还没盼到,倒是人家比我们小十几岁的却已经做爷爷奶奶好几年了。”

    ——爸,或许您和妈已经做了爷爷奶奶,只是您不知道或者不想知道而已。

    “怎么,你这是在暗示我,其实你早些年就在外面播了种?”

    “……”

    “好了,老关,耀耀需要多休息,我们走吧。”关母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怕两人越说越乱,赶紧叉开话题要走。

    关家二老走了好一会丝楠才接完电话返回来,脸色不是很好。

    关耀之一言不发望着她,像是在等她自己开口。

    丝楠却不想说,因为事情关系到父母关耀之。

    关耀之在她走过来时主动来牵她的手,让她在床边坐下,然后在她手心里写——怎么了?有什么话是不方便对我说的,或是怕我听了心里不好受?

    丝楠垂眸,纠结着说与不说。

    ——你放心,我脸皮很厚肩膀很宽,绝对承受得起打击。

    丝楠抬眼白他,却忍不住笑了笑——他就是有法子让她笑,不论是她前一秒有多纠结。

    ——说吧。

    他催她。

    丝楠迟疑几秒,终于开口:“我父母放下狠话,有你没他们。”

    关耀之咂舌——那对夫妇竟然嫌弃他到这种地步。

    奇怪,他有那么差吗?

    对他趋之若鹜千方百计想把女儿嫁给他做妻子的父母千千万,就没听过哪一个对他不满意过,这霍尔夫妇为什么就这么讨厌他?

    他们对他到底有什么不满?

    丝楠瞥到他脸上表情多变就知道他在纠结什么,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而关耀之郁闷之下索性问她——你老实告诉我,你父母到底嫌弃我什么?是嫌我长得太帅还是嫌我太有钱?

    丝楠斜他,半开玩笑半认真道:“如果真的是嫌你太帅或者太有钱,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真是个让人难以回答的问题。

    关耀之凝神想了想,然后写——长得帅是天生的,这我没办法改变,总不能自毁容貌吧?当然,我不是舍不得为你毁容,是舍不得半夜把你吓醒,以为身边睡了只鬼。

    “狡辩,明明就是你自己爱美。”丝楠揭穿他,心里却划过一丝甜。

    关耀之撇撇嘴,继续写——至于太有钱这更是没办法的事,天生的赚钱能力摆在那,脑子随便动一动就有钱进来,我能拿它怎么办?总不能装傻。而且你父母也不可能喜欢一个长得难看又脑子有问题的女婿吧?那他们的审美观也太非凡了。

    丝楠本来是想为难他一下,他倒好,不但没感觉到为难,还变相把自己夸了一番,果然是脸皮厚如逞强,自恋起来天下无敌。

    正要说什么,敲门声传来。

    “请进。”

    门打开,岑欢怀抱着一大束水仙和拎着一篮子水果进来,而她身后的一抹娇小的人影迅速窜到她面前来,直奔病床上的关耀之。

    关耀之还没回过神来,小身影已经利索的刺溜一下爬到床上去,两只小手一上一下攫住他的上下唇,边用力往反方向掀边嚷嚷:“关叔,爹地说你变哑巴了,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被护士阿姨割了舌头?”

    关耀之骇笑,大手捉下那两只使坏的小手,瞪着跨坐在自己小腹上瞪着一双滴溜圆的蓝眸大眼望着自己的小丫头,心想藿莛东家这个宝贝女真是越来越具魔女气质了,每次见面都能成功让他头皮发麻。

    所以,他坚决不要生女儿!

    岑欢和丝楠被橙橙的童言童语弄得哭笑不得。

    “橙橙,叔叔是生病了喉咙痛所以不能说话。快下来,别压着叔叔,小心他把感冒病毒传染给你。”丝楠伸手抱下小外甥女。

    “什么是病毒?”橙橙好奇地问。

    “病毒是一种很可怕的微生物,等你长大了读书了就知道了。”岑欢回女儿

    “那病毒长什么样子?像怪兽一样恐怖吗?”橙橙又问。

    岑欢有些头疼正处于求知欲特别强烈的阶段的女儿,因为她对一切都很好奇,还遗传了她打破沙锅问到低的那骨子韧劲,由一个问题衍生出另一个问题,没完没了。

    “病毒比怪兽还恐怖,长了尾巴和小头,最喜欢吓不听话的孩子。”丝楠吓唬小外甥女。

    结果橙橙小朋友瞠大眼,冒出一句:“长了尾巴和小头的不是小蝌蚪吗?难道小蝌蚪是病毒?”

    “……”

    丝楠看向岑欢,做了个头疼的表情。岑欢笑笑,从包里找了颗糖出来堵女儿的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