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承诺(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3:44Ctrl+D 收藏本站

    “爸妈下礼拜一回伦敦。”

    病房外的长廊上,岑欢轻轻开口。然后看向身旁微垂着眼的丝楠,问,“你怎么打算?是要一起回去还是留下来?”

    丝楠蹙眉,“我答应他这几天留下来照顾他。”

    “这几天?”岑欢扬了扬好看的远山眉,“你确定和他朝夕相处过这几天后能舍得离开?”

    丝楠神情一怔,抿着唇不语芙。

    “丝楠,你难道还不确定自己想要什么?”

    她想要什么?

    丝楠在心里反问自己,随即脑海里浮现关耀之的脸伸。

    她下意识望向那扇紧闭的病房门,听着从里头断续传出的童稚笑声,不禁有些好奇关耀之不能说话又是怎么逗得橙橙笑得那么开心的。

    “他似乎很喜欢小孩。”岑欢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如果他有自己的小孩,我想他一定宝贝得不行。”

    丝楠想起关耀之前两天动不动就把美男子进化论挂在嘴边,忍不住就想笑。

    “丝楠,我认为爸妈那边即使反对也不成问题,主要还是看你自己怎么想。”

    丝楠点头,想说什么,这时房门打开,橙橙从里面跑出来,急急嚷嚷:“妈咪妈咪不好了,关叔吐血了。”

    岑欢一楞,而丝楠已经冲了进去。

    关耀之见丝楠冲进来,神色慌张,脸色苍白,知道是小丫头那句话吓到了她,忙摇手示意自己没事,又捉住她的手在她手心里写——喉咙痛咳了下,可能太用力了,有些血丝,没严重到吐血的地步,别担心。

    丝楠瞥了眼他扔掉的那张面纸,点点的红虽然数量不多,却仍触目惊心。

    “我去叫医生来看看。”她还是觉得不放心,拨开关耀之的手道。

    “丝楠,你别慌,他扁桃体和喉咙发炎,咳嗽时会有血丝不奇怪。”岑欢以一个医生的口吻安慰她,丝楠听她这么说才放心。

    “远远快醒了,我有空再过来。”岑欢抱起女儿离开,留给两人独处的空间。

    关耀之摊开丝楠不自觉握拢的手心,一笔一划写着——丝楠,你爱我吗?

    丝楠一震,有些诧异的抬眼,不懂他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本来是想等到病好出院后再亲口对你说的,因为那样更有诚意。可是我忍不住了,我迫切的想让你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感觉。

    他写到这里的时候,丝楠感觉自己的心突地狠狠跳了一下,随即飞快跳动着,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蹦出来。

    ——我想和你在一起。

    丝楠僵住,难以置信的瞪着他在自己手心里一笔一划继续勾勒字体的修长手指,眸底渐渐氤氲一片水雾。

    都说世上最让人心动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而是在一起,那她可不可以把他这句话理解成他其实很爱她?

    ——丝楠,我虽然还没老,但也不算年轻了。我也想和阿东他们几个一样找个合适的女人结婚生子。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彼此对对方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如果我们结婚相信会是很幸福的一对。

    这番话让丝楠咂舌——他这是在求婚吗?

    关耀之等不到她的回答,所以继续写——我希望你给我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不要因为你父母的原因而说NO,我不接受拒绝。

    “那我要是拒绝呢?”丝楠在他写完最后那半句时忍不住问。

    关耀之想了想,又写——你是个好女孩,怎么忍心伤害我脆弱的心灵?

    心灵脆弱?丝楠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睨了眼他挑着嘴角笑的样子,轻轻哼了哼,抽回自己被他写得手心滚烫的手,隔了半晌才道:“你让我考虑考虑。”

    考虑?

    关耀之皱眉,纠结这是不是变相拒绝。

    他不是轻易开口给承诺的人,如今好不容易承诺她一辈子,没想到她并没有如他预期中的感动和惊喜。

    难道是他会错意?其实她没那么爱他?

    但怎么可能,如果不爱他,她怎么会在被他吃干抹净后还愿意贴身照顾生病的他?

    还是说,又是因为她父母的原因?

    丝楠看他神情凝重,知道自己这样回答让他不满,也没多说什么。

    她想把父母那边的问题解决再和他谈这些。

    关耀之凝着她,忽地下床。

    丝楠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刚想问,他却捉住她的手写了两个字。

    出院?

    丝楠诧异。

    “你的病还没好,医生说至少要住院五天。”

    ——烧退了就行了。

    关耀之写完松开她的手,然后找到自己的衣服换上,也没管丝楠同意不同意。

    “你在生气?”丝楠问他,也不避讳他把自己脱光了当着她的面换衣服,虽然脸颊是红的。

    关耀之看了她一眼,却没回应,换好衣服又去拿自己的手机,然后牵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丝楠知道无法阻拦他出院,叹口气。

    “我去办出院手续,你在房里等我。”

    *************************

    从医院出来,在停车场找到车,丝楠绕向驾驶座打开门正要坐进去,关耀之却拉住她,比划着手势示意她坐到副驾位去,由他来开车。

    丝楠心想他只是扁桃体发炎,开车应该没问题,所以点头退出来绕到副驾座上坐好。

    没想到关耀之上了车却不是驾车回自己的别墅,而是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你要带我去哪?”丝楠困惑地问。

    关耀之看过来,动了动嘴唇无声吐出两个字,丝楠从他的口型辨别出那个字竟然是……结婚?!

    是他烧坏头了还是她看错了?

    她忍不住伸手去探他的额头,却被他捉住拿到嘴边用力亲了一口。

    她瞪他,“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关耀之指指方向盘又指指路面,示意自己在开车不方便回她,丝楠只好忍住心头涌现的一个又一个问题,微蹙着眉望向窗外。

    半个多小时后关耀之把车停在一栋漂亮气派的豪宅前。

    丝楠扫了眼豪宅门口的锻铁大门上用烫金字体勾勒出的一个繁体关字,猜想这应该是关耀之父母的家。

    关耀之下了车绕到丝楠这边给她打开车门,丝楠有些犹豫,蓝眸盯着关耀之的脸,“你为什么带我来你家?你想做什么?”

    关耀之也不答,见她不下,索性去抱她。

    丝楠还没反应过来,关耀之已经抱住她下了车,甚至连车门都没关,直接把她公主抱抱着往室内走去。

    眼看着离大厅入口越来越近,丝楠急得不住挣扎。

    “别闹了,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他这样抱着她进去,他父母和他家的佣人看见了会怎么想她?

    关耀之却置若闵闻,任丝楠挣扎,就是不肯松手,似乎很享受这样抱着她的感觉。

    此时已是傍晚,关母正在厨房亲自给关夕煲汤,而关父应王大帅之邀下棋去了。

    “太太,二少爷抱着个很漂亮的女人回来了。”小月忽然跑进来告诉她。

    关母一楞——小儿子不是在住院?怎么会回来?还抱着个女人?

    “你给我看着火候,再开五分钟就把火关小。”她叮嘱完小月,然后迫不及待的离开厨房。

    关耀之把丝楠抱到客厅,正打算把她放在沙发上,身后传来母亲的声音。

    “丝楠?”

    因为丝楠把脸埋在关耀之胸口,关母一时不确定儿子怀里抱着的女人是不是丝楠,于是试探性的喊了一句。

    丝楠尴尬的抬头,红着脸和关母打招呼,有种想挖个洞把自己藏起来的念头。

    关耀之把丝楠放到沙发坐下,丝楠正要起身,关母却走过来握住她的手,语气关心而担忧地道:“丝楠,你怎么了?”

    她见丝楠被儿子抱着回来,以为是她哪里不舒服,丝楠闻言越发觉得羞窘,涨红着脸不知道怎么回答,心里暗自气恼关耀之害她难堪。

    关耀之转移母亲的注意力给丝楠解围,掏出手机写下一行字递到母亲面前。

    关母扫了一眼,神色忽地一楞,随即一脸惊喜的表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