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左右为难(一更)

芥末绿2017-2-25 21:43:49Ctrl+D 收藏本站

    丝楠目睹关母脸上的表情变化,好奇的凑过去瞄了一眼关耀之的手机屏幕,看清楚上头写的内容后双目立即瞠圆,耳边似乎听见劈里啪啦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开。

    ——妈,恭喜您您儿子终于要结婚了。

    原来他在车上无声吐出的那两个字果然是结婚。

    丝楠按住扑通跳得厉害的胸口,整个人还没从这个震惊的消息中回神,关母已经迫不及待地拨下关父的电话,一接通便欣喜道:“老关,别下棋了,赶紧回来和耀耀商量筹办他和丝楠的婚礼的事情。”

    那边正和王大帅因一步棋的进退而争得面红耳赤险些翻脸地关父闻言霍地站起来,随即很神气的把棋一和,挑眉道,“算了,我家老二要结婚了,我心情好不和你争了,就当是你赢。芙”

    话落扔下傻眼的王大帅快步离开。

    这边关母挂了电话,满脸笑容地握住丝楠的手反复摩挲,简直是越看越喜欢,巴不得他们两人今晚就去把证给办了,明天就办婚礼。

    她盼两个结婚盼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盼到了,等两人结了婚,她就该盼着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孙女了伸。

    “对了,丝楠,你父母知不知道你和耀耀的事?”

    关母这个问题让整个大脑处于混沌状态的丝楠一下清醒。

    她瞥了眼静静凝着她的关耀之,他的目光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让人深陷其中。

    她想他或许真的是很想和他其他那几个发小一样结婚生子安定下来,不然不会这么突然地刚在医院求完婚,就又迫不及待的把这件事告诉他父母。

    可他怎么就没想过,她父母那边还不同意两人在一起,现在这个时候宣布两人结婚的消息岂不是等于变相向父母挑衅,她要关耀之而不要他们?

    一边是爱人,一边是父母,她左右为难。

    关母见她神色凝重地望着儿子却不说话,心里大致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好奇丝楠的父母为何会不喜欢自己这么出色优秀的儿子做他们家的女婿。

    她困惑的看向儿子,用眼神询问,关耀之却朝母亲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离开一会。

    关母点头,轻拍了拍丝楠的手微笑道:“我去厨房加菜,先让耀耀陪你坐坐。”

    母亲一离开,关耀之立即牵过丝楠的手往通往二楼的楼梯口走去。

    丝楠始终一言不发,直到关耀之把她带到一间宽敞的卧室,一进门打开灯便将她抵在门板上,双手穿过她腋下将她困于门板和他的怀抱之间时,她才开口,“你这样做让我很为难。”

    关耀之低下头,额抵着她的,黑眸锁住她海蓝的眼,静静望了会才腾出一只手捉住她的,写着——你不想和我结婚?

    “我说过让我考虑考虑。”

    ——你说要考虑是因为你父母不同意?

    丝楠沉默。

    ——你放心,你父母那边我会想办法让他们改观对我的看法。

    怎么改观?父亲对关耀之的印象从来就没好过,这和他出色的工作能力及家世背景无关,就凭他那张脸和他当初对她的拒绝嫌弃,父亲就绝对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

    见她不吭声,关耀之用鼻尖去蹭她的,又去亲吻她的眉眼。

    脸上湿湿热热的,被他亲得有些发痒,丝楠左闪右避,关耀之亲得起兴,双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

    说他荷尔蒙分泌旺盛也好,说他精虫上脑也罢,他就是想要她,很想很想。

    小外套被剥下,上衣领口的几粒纽扣也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丝楠被他的吻和他身体的高温弄得意乱情迷。他湿热的唇退出她的口腔,顺着她纤美的下颚往下一路吻过,脸埋入她胸前,一手挤入她一侧的胸衣里攫住一方饱满,将那枚挺/立的顶端送入口中,贪婪的吮/吸。

    丝楠感觉身子骤然紧绷如弦,双手无措地插/入他浓密深黑的发中,抱住他的头,难耐的扭着发软的身子更往他身上贴去。

    关耀之无声低笑,捉住她一只手覆上自己早已高高昂首挺/立的那处,攫住她一根手指让她顺着他那处,勾勒它的轮廓。

    丝楠心跳得厉害,想抽回手,关耀之却忽地将她抱起。

    丝楠惊呼,而下一秒身子被他压入柔软的床铺里。

    两人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剥下甩到床下,关耀之脱衣的动作之快,丝楠根本来不及阻止,身上已经是赤/裸/裸了。

    她望着头顶盯着自己的那双如潭深幽的眼眸,心悸了悸,想说什么,关耀之却忽然捧住她的臀毫无欲警的一下刺入。

    丝楠蹙眉——不知道是不是他身体的温度又烧回去了的缘故,体内被异物贯穿的感觉异常清晰,像被刺入了一根烙铁,热烫得骇人。

    ——痛?

    关耀之见她皱眉,以指在她雪白的胸脯是写了个字问她。

    丝楠闭上眼不回他,脸颊却诡异的红得骇人。

    关耀之又笑,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下,双手锁住她的腰开始有力的沉潜撞击。

    两人的身体很快湿透,快/感太强烈,丝楠已经数不清大脑是第几次出现空白的感觉,只感觉到身体似乎一直处于云端飘飘欲仙。

    关耀之望着身上下人儿娇媚得不可思议的俏颜,喉咙一动,身体仿佛瞬间窜过一阵电流,直奔小腹下方,迫使他更疯狂的迸占攻击……

    不知过了多久,关耀之才结束这场欢爱。

    丝楠如同跑了一场五千米的马拉松,整个人瘫在关耀之怀里,浑身都酸痛得无法动弹。

    这下完了,这个样子要怎么下去和关家二老吃饭?

    想到这一点,丝楠就有种想挖地自埋的冲动。

    她懊恼地睁开眼瞪向抱着自己的男人,那张俊美的容颜上满是餍足的神情,连眉眼都透着吃饱喝足的讯息。

    丝楠哼了声,忽地一耳光打过去。

    关耀之骤然睁开眼,满目错愕的望着丝楠,用眼神询问她为什么打他。虽然她根本就没用力,脸上一点都不疼,可是刚才两人才缠绵恩爱过,现在就给他一巴掌是什么意思?

    丝楠白他一眼,拨开他环在自己胸前的手,啐了声‘色/狼’。

    关耀之楞了一楞,随即像是有些无辜地瞠大眼,缠上来在她胸前比划——你刚才也很享受的吧?我看你都高/潮好几次,把我的小耀耀绞得都快要断了。

    丝楠羞愤欲死,想也不想地一把推开他,然后又使劲浑身力气一脚将他揣开。

    只听‘扑通’一声,关耀之毫无悬念地躺在了地板上。

    他吃痛的蹙眉,爬起来撑着床沿怒视已经扯过被子将自己包裹住的丝楠,用目光传递他的不满。

    丝楠懒得理他,就着包裹自己身体的被子下了床走去浴室。

    狠心的女人。

    关耀之呲牙咧嘴地爬起来,摸了摸被摔得有些隐隐发痛的臀,嘴角冷冷勾了勾,大摇大摆地光着身子朝浴室的玻璃门走去。

    丝楠刚打开花洒,听见身后的推拉玻璃门被拉开的声音,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关耀之会跟进来。

    而光耀之却在看到眼前一幕后傻眼了。

    虽然他对丝楠的身体已经不陌生,但像现在这样将她的身体从头到脚地看个仔细却还是第一次。

    她身体的每一处曲线都美得不可思议,不论是前面还是后面的线条,都犹如经过精细雕刻的艺术品般,不留一丝余赘。

    而且她身上的肌肤色泽均匀,丝滑细腻,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泛着健康亮丽的光泽,漂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走过去,自她身后环住她纤柔唯美的腰身,下颚抵在她肩上,将她整个圈进他怀里。

    “别闹,洗完澡赶紧换上衣服下楼。”被他公主抱着进关家已经很狼狈了,她可不希望在上面呆太久时间让自己更狼狈。

    关耀之不用猜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却只是咬着她的耳垂笑,一双手在她身上大占便宜。

    丝楠又羞又恼,偏头拨开他的手转过身来,蓝眸跳跃着一簇火焰,“再闹我马上就闪人!”

    关耀之撇撇嘴,在她唇上亲了亲,乖乖松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