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感情的事谁能做到干脆(一更)

芥末绿2017-2-25 21:43:58Ctrl+D 收藏本站

    梁宥西望着她,状似认真的想了想,随即点头,“这个提议不错,我觉得你还是适合住在你家。”

    关夕下意识拽紧床单,不说话了。

    虽然她很想质问他为什么说话不算数,可是不算数又如何?她又不能强迫他做什么。

    梁宥西见她沉默,心里笑了下,端过已经冷掉的开水喝了一口,说:“我已经让劭北找人在弄那边的房子了,因为要改所有房间的灯光设置,所以弄的时间会长一点,大概要四五天后才能搬过去。”

    关夕猛地抬头,眸底划过惊喜的光痕。

    梁宥西却仿若未见,揉了揉眉心站起来,“我回房洗澡。芙”

    “那你洗完澡会过来陪我睡吗?”关夕问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多露骨,只是纯粹的想到自己睡相太差,怕弄到伤口,所以需要他抱着自己睡。

    梁宥西却身形僵了僵,然后才点头。

    关夕在心里欢呼了一声,目送他给自己带上门离开。

    “梁先生。”

    身后传来的女声止住梁宥西往卧室而去的步伐。

    顿了顿才回头,望着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容颜,他眸瞳一暗,浓眉微蹙伸。

    丝楠走到他面前停下,蓝眸望着他,目光平静。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叫住你?”丝楠问他。

    梁宥西别开眼,“你想和我说什么?”

    “别再打扰岑欢的生活。”

    伟岸的身形猛然一震,锐眸释出一抹冷光,“她要你这样转告我?”

    “不,以她对你的愧疚怎么可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是我不想看她因为你而过得不安。”丝楠不看他骤然变色的俊颜,继续说,“你既然选择放手成全她的幸福,为什么不做得干脆一点,就当两人从来没认识过?反而还要出现在她的婚礼现场?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一通电话,她把婚礼现场的每一个角落都翻遍了,只为了找你?”

    梁宥西心头又是一震,却良久无语。

    “你如果真的为她好,以后就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你明知道她对你有多愧疚,如果知道你过得不好,她心里的难受和痛苦绝对不会少于你。”

    梁宥西当然知道岑欢对他有多愧疚,而她对他似乎除了愧疚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感情了。

    他并不想打扰她的生活,也不想破坏她的幸福,那晚会出现在她的婚礼上,只能说是身不由己。

    “小夕是个很不错的女孩,你如果真的没办法接受她,也请你干脆一点让她对你死心,别给她希望到时候又让她绝望,这种打击,太残忍。”

    梁宥西抬眼看过来,忽地笑了笑,眼底却一片冰冷。

    “感情的事谁能做到干脆?你和他不也是纠缠不清?若是真的爱上了,有几个能快刀斩乱麻,说断就断一清二白?”

    丝楠怔然。

    梁宥西没再停留,回头大步离开。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转角处,丝楠才收回视线,叹口气转身,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身边的关耀之。

    ——我刚去看过小夕,她虽然受伤了,但心情很好。

    关耀之在她手心写道。

    受伤了有梁宥西照顾,心情当然好。

    丝楠腹诽,却想,关夕的这种好心情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像梁宥西那种男人,怎么会轻易放弃一段坚持了那么久的感情来接受一段新恋情?

    ——我爸妈已经在准备筹备我们的婚礼,所以我打算过两天去拜访你父母。

    丝楠斜睨他,“你又不能说话,去拜访有什么用?”

    ——他们礼拜一才回伦敦,还有五天的时间,足够我把嗓子养好了。

    “老实说,我很担心你到时候会不会被我爹地轰出来。”丝楠不无担忧地道。

    关耀之俊容垮下来——我没那么差吧?

    丝楠耸耸肩,“我只是提醒你最好有这种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受不了这种打击。”

    关耀之嗤一声,写——我们都生米煮成熟饭还炒了好几次,你肚子里说不定已经有我的孩子了,又是彼此两情相悦,他有什么理由轰他外孙的爹走?

    两情相悦?

    丝楠心口一跳,不太确定他刚才写的是不是这个成语。

    而关耀之继续写——如果你爹地要你在我和他之间做选择,你选谁?

    丝楠白他,“能不能问得再幼稚一点?这样的问题你让我怎么选?”

    ——不是选他就是选我,有什么难?

    “那如果你爸和你妈同时落水,你先救谁?”丝楠反问他。

    关耀之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写下答案——救我爸,我妈会游泳。

    “……”

    沟通失败,丝楠懒得和他继续瞎扯,长吁了口气说:“我要回去了。”

    ——好,我们一起。

    丝楠怪异的看他:“我是说我要回我家,而不是你的别墅。”

    关耀之楞了楞,表情委屈地皱眉——你答应过我留下来照顾我的。

    “那是因为你当时在医院没人照顾,可现在不一样,你们家照顾你的人那么多——”

    ——可她们不是你。

    关耀之飞快写下一行字打断她的话,末了环住她的肩把头靠在她肩上。

    丝楠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心头一软,开口道:“走吧,回你的住处。”

    关耀之喜上眉梢,搂住她的腰走去客厅,准备和父母打声招呼便闪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