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变相相亲(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4:30Ctrl+D 收藏本站

    宥西,好久不见。”

    程馨榆对一进餐厅的包厢看到她就沉下脸的梁宥西大方的报以温柔一笑,伸手过来。

    梁宥西垂眸,碍于母亲的面子伸手回握,却只一秒又松开。

    程馨榆似乎料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并没觉得尴尬,依旧微笑着看向席文绢,“伯母,我已经点了几道您和宥西都喜欢吃的菜,您再看看还要加点什么。”

    “馨榆真是有心,居然知道我和西西喜欢吃什么。”席文绢在程馨榆身边坐下,望向程馨榆的目光很是满意芙。

    “因为我和宥西喜欢的口味差不多,所以会记得比较清楚。”

    “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吃过饭?”梁宥西把玩着面前的骨瓷杯,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我第一次去美国留学时吃的第一餐饭就是你请我吃的,也许你忘了,不过在我看来那是一次很美好的回忆,所以我记得很清楚。”程馨榆嫣然回他,语调不卑不亢,让梁宥西有些恼伸。

    母亲说请他吃饭,却原来是拉他来变相相亲,他没想到一向明事理的母亲竟然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

    她难道忘了他现在的身份是关夕的丈夫,是个已婚人士?

    席文绢防若没察觉儿子的不满,始终保持微笑和程馨榆有说有笑。

    “馨榆,我听你妈妈说你这次是辞了美国那边的工作打算在国内找?那有没有兴趣来帮伯母?”

    程馨榆微愕,却掩不住脸上的惊喜。

    “妈,您以为您开的是公司?她学的是企管,进医院能帮您做什么?”梁宥西受不了母亲滥用私权妄想把程馨榆招进医院和他近水楼台。

    “你知道我学的是企管?”程馨榆惊讶地望向梁宥西,“我还以为你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呢。”

    梁宥西皱着眉看向窗外,连正眼都不瞧她。

    程馨榆浅浅笑了下,低着头。

    席文绢看不过去儿子这么冷漠,桌下的脚伸过去踢了一下。

    梁宥西下意识回头,惊得险些跳起。

    “西西,馨榆在国内呆的时间少,你有时间代我陪馨榆转一转。”

    梁宥西瞥了眼母亲眼里的警告,几不可察地哼了哼,继续看窗外,却说:“我现在哪有多余的时间闲逛?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科室有多忙,而下了班还要赶回家给老婆做饭,伺候她吃饭洗澡,我比陀螺还忙,根本抽不出一分一秒的时间。”

    这番字字含着推拒和暗示的话终于僵住了程馨榆脸上的笑容。

    而席文绢更是脸色瞬变——她没想到儿子竟然会在这种场合说这样让人难堪的话。

    她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看向程馨榆,后者脸色微白,秀眉虽然微蹙,却还是在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她正想说什么,不意梁宥西又回头,望向程馨榆的目光染着一丝诧异:“程小姐应该知道我结婚了吧?早知道程小姐这么惦记我,我当初应该发一份请帖给你,邀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梁宥西!”席文绢低声喝止,几乎是咬牙切齿。

    这混蛋当她死了是不是?居然半点面子都不给。

    梁宥西无所谓的望着狠瞪住自己的母亲,“妈,我本来想陪您好好吃餐饭的,既然有人陪您,那我就失陪了。”

    不待母亲回应,他起身离席。

    程馨榆目送他打开包厢的门离开,俊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忍不住苦笑了笑。

    “伯母,我想就算我回国进您的医院,宥西对我也还是像对陌生人,他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我。”

    席文绢无奈的叹口气,摇头没说什么。

    儿子的脾气她很清楚,除非是他自己想做的事,否则谁也别想强迫他去做。

    她原想撮合程馨榆和儿子,现在看来似乎并没那么容易。

    ************************

    离开餐厅,梁宥西没有再回医院。

    驾着车回公寓途中,电话响起。

    见是母亲的电话,他下意识觉得头疼。

    “妈,如果您想劝我向程馨榆道歉,那是不可能的。”电话一通,他立即申明。

    “刚才的行为你让别人觉得你很没教养。”

    “我并不认为背着我妻子去和别的女人相亲会比我刚才的行为更有教养。”

    “你!”电话这端,席文绢单手撑着盥洗室的洗手盆气得脸色发青。

    “妈,不论您有多不喜欢关夕,我和她已婚都是事实,您今天这种行为是纵容挑唆您儿子去做最下/流无耻的那种男人,我之前说过不希望您毁了您在我心目中的好印象,可是……我很失望,您已经在自毁形象了。”

    “关夕关夕,你满口的关夕,我真怀疑你现在是还爱着岑欢呢还是已经被那个病秧子迷住了?你看不出来我是在为你着想,为梁家的未来着想?”

    梁宥西烦躁的猛按了下喇叭,“又关梁家的未来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自己都说了和关夕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意思是你和她不会有夫妻之实,那她要怎么怀孕给梁家传宗接代?退一万步将,就算你们有了夫妻之实,可关夕畏光连大门都不能出,像她这种情况即使怀孕了孩子也不能留下!”

    传宗接代?

    梁宥西啼笑皆非。

    “妈,您不是已经做了外婆?还不满足?”

    “女儿是嫁出去,她生的孩子姓易,怎么算梁家的后代?”

    “那您以为我和程馨榆在一起她就会给梁家传宗接代?”

    “馨榆身体正常,有什么不会?”

    “她身体正常,我不行。”

    “什么?”

    “我对她没兴趣。”

    “……”

    “关夕的畏光不是遗传,她三岁才发病,属于后天,这种病症目前虽然没有根治的办法,但也不是完全没希望。”

    “你当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医学白痴?”席文绢切齿,“西西,你自问从小到大我做哪件事情不是为你好,顺着你?就连当初岑欢怀了别人的孩子我都能因为你而接受她,可你娶了关夕就是不行,你们之间的差距太大,根本就不适合。”

    “妈,我希望您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岑欢。”他冷下声,“我在开车,有空再联系。”

    虽然挂母亲的电话很不礼貌,可梁宥西还是好不犹豫挂了电话。

    他不想再因为岑欢或者关夕的事情和母亲吵得不可开交。

    冷战了大半年,已经够了。

    ***********************************

    出了电梯走到房前,正欲按门铃,想了想还是掏出钥匙。

    门打开,室内偏暗的光线让他有种本能想去开灯的念头。

    边换鞋边适应室内的光线,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蜷缩成一团似乎睡着了的关夕,而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几个食盒,显然是他给她叫的外卖。

    回房拿了条薄毯摊开给她轻轻的给她盖上,瞥了眼食盒里的饭菜几乎未动,而他因为母亲的鸿门宴连午饭都没吃。

    想了想,他拿起茶几上的几个食盒走去厨房,很快,微波炉发出加热转动的声音。

    而他趁饭菜加热的空挡回房换了套家居服。

    出来时刚好听到微波炉发出‘叮’地一声脆响。

    他把饭菜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端到餐桌上时,瞥到沙发上的人儿动了一动,却也没吱声,慢条斯理的开吃。

    关夕的确是被那一声‘叮’给吵醒来。

    她动了动,闻到空气中弥漫开的饭菜香,又摸到身上盖着的毯子,大脑顿了顿,随后一下坐起来。

    当她看到餐桌前正在吃饭的高挑身影时,还以为是自己眼花,连鞋都没穿,光着脚丫跑过来对着梁宥西的脸猛瞧,然后呵呵笑了笑,在他身边坐下,双手托着腮目不转瞬地望着他。

    梁宥西睨她一眼,“傻笑什么?还没睡醒?”

    关夕摇头,还是笑。

    她看着梁宥西一口一口优雅的用餐,忽然觉得他的饭菜好眼熟。

    她回头看向茶几,上头空无一物。

    “那个,你吃的是我的剩饭?”她腾出一根手指指着梁宥西的饭菜问。

    “嗯。”很淡定的声音。

    关夕瞠大眼,小脸绯红:“那……那上面……有……”

    “口水?”梁宥西替她说完,末了又补充一句:“已经进微波炉消过毒了。”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