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将为人父(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4:44Ctrl+D 收藏本站

    医院。

    丝楠把脸蒙在被子里,即使感觉呼吸不畅也不敢掀开被子出来透气。

    简直太丢脸了!她居然被那个混蛋做到晕过去!

    “丝楠。”关耀之在床边没辙的唤她,动手去掀她的被子,却被她拽得更紧。

    他理亏的揉着额角,正要俯下身去哄她,这时负责给丝楠检查的女医生走进来,脸上挂着一抹微笑芙。

    “关先生,关太太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她身体很好,非常健康。还有恭喜关先生,关太太怀孕了。”

    后面那几个字简直犹如一记惊雷,将关耀之炸得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了反应。

    反而是躲在被子里的丝楠听到医生这么说,一下掀开被子,又惊又喜地望向女医生,“我怀孕了?伸”

    女医生被这对夫妻的反应弄得失笑,点头说:“你的确是怀孕了,而且胚胎已经两个多月大。”

    “两个多月!”丝楠震惊,手自然的抚上小腹,难以置信那里居然孕育了一条已经两个多月的小生命!

    “难怪我近段时间老是觉得困,睡眠从七个小时增加到了十几个小时,结果还是觉得困。”

    “这是怀孕的一种征兆。”女医生笑着解释。

    “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出现像呕吐或者食欲不好等那些怀孕后的反应?”相反,自和关耀之住在一起后,她食欲好得不得了,每天好吃好睡,照镜子时明显感觉身上比以前多了些肉。

    “每个孕妇的孕期反应都不一样,有些早有些晚,也或许你家宝宝心疼你不让你遭罪。”女医生半开玩笑似地说着,末了补充一句,“再过两个星期的样子你们要来医院复查,我好确定你怀的到底是一个还是两个,因为现在看得不是很清楚。”

    “什么?”持续大脑空白的关某人在听到女医生这句话后立即恢复意识,激动地看向丝楠的腹部,“安医生,你说我太太怀的是双胞胎?”

    “现在还不能百分百确定,所以才要两位过两个星期再过来。”

    女医生说着把手头的几本书递向关耀之,“这是孕产期保健手册,值得注意的是,两位的……夫妻生活需要节制,如果是双胞胎的话,最好前四个月和后三个月禁/欲,以确保宝宝安全。”

    这句话让丝楠羞窘得想挖地自埋,反观某个厚脸皮的男人却笑得像朵全方位盛开的喇叭花,丝毫不懂羞字怎么写,只知道一个劲点头。

    女医生离开后,关耀之迫不及待的趴下身,把耳朵贴在丝楠的小腹上。

    丝楠莫名其妙:“你做什么?”

    “我在听是不是有个心跳声。”

    “……”

    丝楠掌住他的额头将他推开,作势要下床,却被关耀之拦住,“你现在是孕妇,别乱动,要拿什么或者做什么告诉我。”

    丝楠白他,“你没听医生说检查都做完了?我要回家。”

    “那也别走路,多危险?摔着了怎么办?我抱你上车。”

    “……”

    关耀之话落当真要去抱她,丝楠哭笑不得,瞪住他道:“也不知道是谁白天晚上没完没了的做,早上还把我做的晕过去,那就不危险?”

    “是是是,是我的错,老婆你最厉害了,竟然真的给我怀了对双胞胎,这样就算到时候给一个冠上霍尔的姓,也还有一个姓关。”关耀之格外好脾气的去亲她,温柔哄着。

    “安医生说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双胞胎,你别高兴得太早。”丝楠提醒他。

    “我有预感,一定是双胞胎,而且一定是两个美男子。”关某人得以的扬起漂亮的凤眼,笑得眼尾上挑,满脸的春风得意。

    丝楠看他这么开心,不想再泼他冷水。

    她搂住他的脖子回亲他,又问:“如果是两个女儿呢?你就不喜欢?”

    女儿?

    关耀之脑海里浮现藿岑橙小朋友折磨他时的一幕幕,立即头摇得像拨浪鼓。

    丝楠脸沉下来,“你不要我要,你再去找一个能给你生双胞胎儿子的女人吧。”

    见她生气,关耀之暗骂自己一句混蛋,连忙使出浑身解数哄她。

    “其实女儿我也是喜欢的,只要是你我的孩子,我都喜欢。”只不过如果生的是女儿,那将来就没办法去泡卫凌风的女儿替他雪耻了。

    丝楠哼了声,心里还是不舒服:“看你说得这么不情愿,不想要我现在就去做了算了,一了百了。”

    “别别别!”关耀之抱紧她,吓得脸色发白,讨好地自责:“是我错是我错,我其实不是重男轻女。”他把心里那点小算盘说给丝楠听,后者嘴角抽了半天,骂他一句小心眼,倒也没再生他的气。

    “走吧,老婆大人,我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全世界每一个人。”尤其是卫凌风。

    **************************

    两人回到关家,关家上上下下在得知丝楠怀孕后,俨然把她当成了国宝级宝物,就连去上个厕所,关母也要关耀之扶着她去。

    这让丝楠有些不好意思。

    “伯母,才两个多月,不用这么小心,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傻孩子,怎么还叫伯母?”关母拉住她的手一如往常般笑得和善温柔。“我知道你和耀耀已经去拿了结婚证,只是还没告诉我们而已。”

    丝楠脸上一热,羞窘地唤了句‘妈’,关母越发笑得灿烂。

    “既然怀孕了,那婚礼是要继续还是延期到你生产之后?”关父问。

    丝楠看向关耀之,后者想了想说,“从宝宝的安全考虑,适合延期。毕竟婚礼长达十六七个小时,她怀有身孕,肯定吃不消。”

    “那好,这事我和亲家沟通好。”

    “丝楠,要不搬回来住,关关既要上班又不会照顾人,我不太放心。”关母提议。

    “妈,这您就不用担心,我保证把我老婆孩子照顾得好好的,以后家务活全部我来做。”即将成为人父的关某人放下豪言壮语。

    关母睨了眼儿子,“你连面条都不会煮,怎么照顾好妻儿?”

    关耀之不以为意的挑了挑眉,揽过丝楠,讨好般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亲,“不会我可以学,为了老婆孩子,我豁出去了,给老婆孩子当牛马都不成问题。”

    丝楠受不了他的肉麻,连忙岔开话题。

    “妈,小夕是明天生日吗?我们要不要给她搞一个party庆祝?”

    关母摇头,“小夕怕光,对蜡烛的气味也过敏,三岁后就一直没过过生日。”

    想到女儿的病,关母脸上的笑容有些黯淡。

    关耀之紧了紧揽住丝楠肩膀的手,示意她别继续这个话题,自己却道:“我忘了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哥了,我去打个电话给他。”

    他起身走向后院。

    掏出手机拨出的号码却不是给关景之,而是梁宥西住处的宅电。

    电话响了五六下才有人接听。

    “喂?”软糯的声音传来,关耀之笑了笑,声音放柔。

    “小夕,恭喜你要做姑姑了。”

    电话这端的关夕一楞,然后才反应过来,欣喜道:“二哥,丝楠姐怀孕了?”

    “还有可能是双胞胎。”某人一说到这点,嘴角不自觉上翘。

    那边关夕立即欢呼:“丝楠姐好厉害哦~二哥也好强。”

    后面那半句让关耀之很受用,笑问:“你呢?搬过去也一直没回过家,只在电话里说过得很好,跟二哥说实话,他对你好不好?不会是他根本就不太理你,你故意护着他的吧?”

    “没有没有,他对我很好,二哥你不要乱说。”关夕急切的为梁宥西辩解。

    关耀之挑眉:“怎么个好法?”

    “他每天早上给我做早餐,中午时间来得及的话也会赶回来做中饭,晚上一下班就回家,而且大多休息时间都在家陪我,他还送了我好多礼物,还带我去了一次动物园玩,我第一次看到那些活生生的动物。”关夕的声音里充满了甜蜜。

    “去动物园?人家没把你当成是去对付怪兽的奥特曼?”

    “二哥……”又笑她。

    关耀之叹一声,“小夕,我们都希望你幸福。”

    关夕握着话筒,鼻头有些发酸。

    “二哥,你们放心,我会幸福的,一定会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