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我已婚(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4:49Ctrl+D 收藏本站

    从住院大楼出来,穿过花香四溢的花园,正要往医院的停车场走去,迎面一道窈窕的身影走来。

    精致的妆容,得体却不失洋气的打扮,笑灿如花。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并不是特意来找你的。”程馨榆望着一看到自己就皱眉的男人,好脾气的开口,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失望他看到自己时的表情。

    “难道你来医院看病?”梁宥西说话毫不客气。

    对待不识趣的人,他一贯这样的犀利,甚至是毒舌芙。

    “你很希望我生病?”程馨榆反问他,随即耸肩做了个很西方的无奈表情,“可惜要让你失望了,生病的是我一个朋友,我只是来医院探望他。”

    梁宥西没说什么,敛眼从她身边走过。

    “梁先生。”程馨榆忽然开口,称呼竟然不再是亲密的直唤他的名字伸。

    梁宥西停下来,回头,眼里夹杂一丝困惑。

    “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她目光清亮,用的是陈述事实的语气。“我想你应该我喜欢你,难道就因为喜欢你,所以惹得你讨厌?”

    梁宥西拧眉,“程小姐,我已婚。”

    所以她喜不喜欢他和他无关,重要的是他不希望她缠着他。

    “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伯母和我说过。”程馨榆回他,“同时伯母也说,你和那个关小姐的婚姻并不是你自愿,你对她没感情,甚至结婚之前连面都没见过。”

    “所以呢?”

    程馨榆一楞,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这么问的意思。

    “程小姐打算把我从这段不实的婚姻中解救出来?”梁宥西撇撇嘴,“敢情梁小姐是观世音上身,要大发慈悲救苦救难?”

    程馨榆呆住,内心却简直要为这个男人的黑色幽默喝彩。

    其实她也不是非他不可,只是一直对他很有好感,所以希望两人能发展一段感情,能够走完两人未来的幸福旅程最好。

    而现在越是被拒绝,她反倒对他的兴趣越浓。

    或许她可以先和他从朋友做起,就像以前那样。

    她心念一定,立即回神,依旧是笑着伸手向他:“做不成恋人,朋友还是可以的吧?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让你心烦的敌人来得好。”

    梁宥西没有动作,只是凝着她不语,目光像是在审视什么。

    “怎么?我就这么不讨人喜欢,你连朋友都不愿意和我做?”程馨榆一脸受伤,眼底流露的光彩却出奇的亮。

    梁宥西看了看自己的手,回头继续往前走,却丢出一句:“我不习惯和我老婆以外的女人握手。”

    这样让人难堪的拒绝,饶是程馨榆再能忍,也不得不变脸色。

    她收回僵在半空中许久的手,自嘲一笑,眼里那抹光亮却更坚定。

    ***********************

    驾车经过一家西饼店,梁宥西把车停下来,进西饼店买了些糕点和芒果及香橙味的布丁。

    他上次也买过一次,关夕似乎很喜欢。

    上了车有电话进来,见是梁劭北打来的,他直接忽略。

    可他忘了那家伙就是典型的一根筋,竟然一秒不停的连拨。

    他没辙的拿过电话,接通,“梁劭北,你最好是有非常急的事找我。”

    “哈,宥西哥,我就知道只要我一直打,你最后还是会接我电话。”

    “……”

    “宥西哥,我在你家。”梁劭北刚说完又补充一句,“是你和小嫂子这个家。”

    梁宥西皱眉,“你又跑去做什么?”

    这家伙三天两头闲着没事就往那边跑,每次关夕都和他有说有笑,一口一句菊花哥哥叫得甜蜜蜜,那家伙居然还笑得花痴一样,要说有多碍眼就有多碍眼。

    “我给小嫂子买了礼物送过来,还有一个她喜欢的香橙口味蛋糕。”

    梁宥西扫了眼副驾上自己给关夕买的糕点,心口莫名有些郁闷。

    “你没事不去找女朋友,给她买什么礼物?”

    那边顿了半晌,才又听梁劭北说:“宥西哥,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今天是小嫂子生日。”

    梁劭北话刚落,就听见那端骤然扬起一个急刹声。

    他心口一跳,连忙唤道:“宥西哥?你没事吧?你在开车?”

    梁宥西揉着被撞痛的额抵在方向盘上,对着电话那端的梁劭北切齿:“知道我在开车你还催命一样打电话打个不停?”

    “……”

    “挂了。”

    梁宥西没好气的切断电话扔到一边。

    其实他的确是不知道今天是关夕生日,所以自然也没给她准备生日礼物。

    如果让那丫头知道了,大概会觉得委屈。

    他拿过手机发了条短信给梁劭北,短信内容是:别让关夕知道我不知道她生日的事,我一会就回家。

    重新发动车子,却是在前面一个路口后改变回家的路线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

    “他在回家了么?”

    关夕把水果切好后端到客厅,问梁劭北。

    “哦,他一会就回来。”梁劭北收了手机转移话题,指着茶几上那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礼物问,“那些都是你今天收到的生日礼物?”

    关夕点头,“是我家人还有小兰小月她们送的,虽然我从来不过生日,但他们每一年都送我礼物。”

    “其实你也可以过生日的,对蜡烛气味过敏的话可以不点生日蜡烛,也不会少了过生日的乐趣。”

    “我不过生日不是因为我对蜡烛过敏。”

    梁劭北一楞,“那是因为什么?”

    “我爸说我妈每次在我过生日时都会想到是因为她才把我害成这样,所以每次都哭得很伤心。小时候是我爸不主张给我过生日,后来我知道了其中的原因,也不想过生日。”

    梁劭北同情的望着关夕,脸上的表情明显写着——真是可怜的孩子。

    关夕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问他:“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我有你以前在医院就诊的资料,那上面有你的出生年龄,而我习惯把家人的生日都输入手机里,设置成每人生日前一天用铃声提醒。”

    原来自己已经被他包括在家人里面了。

    关夕望着娃娃脸的梁劭北,心想连他都把自己看做了家人,那梁宥西呢?她在他心里又是占着什么样的位置?他有没有把她看成是他的家人?

    “宥西哥应该快回来了,那我先走,不打扰你们两个搞小亲密。”梁劭北说着起身,还暧昧的朝关夕眨了眨眼。

    关夕被他后面那句说得脸红,而这时门铃响起。

    “说曹操曹操就到,你别起来了,我顺便给宥西哥开门。”

    梁劭北走向门口,笑嘻嘻开了门,正要说什么,却在门打开看到来人后笑容僵住,双眼惊讶的瞠圆。

    “北北?”席文绢困惑地望着呆住的梁劭北,秀眉微蹙,“你怎么在这?”

    “哦,我、我……”实在太惊讶了,梁劭北一时语塞。

    关夕正奇怪怎么没听到梁宥西的声音,走过来看到门外站着的席文绢,楞了一楞。

    席文绢在关夕看来时,目光也恰好落在关夕身上。

    这是她第一次见关夕的真面目。传闻关夕是个其貌不扬的病秧子,她也一直以为是这样,没想到本人竟然这么漂亮,而且脸色看起来似乎也不错,尤其那双眼睛水灵灵的,像是会说话。

    不过尽管和传闻不符,但怎么看都是一个稚气未脱的黄毛丫头,这样的人,根本不适合做梁家的儿媳妇。

    席文绢收回打量关夕的目光,看向已经掏出手机在捣鼓什么的梁劭北,“北北,你没事就走吧,我想和关小姐聊聊。”

    一句关小姐,把关夕神游的思绪拉回体内。

    她想她如果没猜错的话,眼前这位似乎对她抱着敌意的中年妇人应该是梁宥西的母亲。

    梁劭北紧张兮兮的望了眼关夕又望了望席文绢,神情复杂的点头。

    待梁劭北离开,席文绢才又看向关夕,脸上没什么表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