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花蝴蝶(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5:9Ctrl+D 收藏本站

    安抚完关夕,梁宥西让她回房休息,可关夕赖在他怀里不动,双臂缠住他的脖子,摆明了一副要他抱进去的姿态。

    这丫头,真会得寸进尺。

    无奈的抱起她走回卧室,怀里的人儿把脸贴在他胸口偷笑,湿热的气息穿透单薄的衣料若有似无的撩拨,让他的身体一阵紧绷。

    把她轻放到床上,那双缠住他脖子的手臂却仍不肯松开。

    “梁宥西,我们可以一直这样相处吗?芙”

    关夕望着他的眼神满是期翼,神情却有些忐忑。

    是怕他摇头吧?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冲她点头伸。

    “睡吧,已经很晚了。”他当她孩子一样哄,拉下她的手时低头在她光洁的额中央亲了亲。

    关夕有些害羞的笑了笑,身子往旁挪了挪,用满是期待的目光示意他留下来陪她。

    梁宥西转开眼,轻轻道:“我还要忙一会,明有台手术比较复杂,你先睡。”

    关夕乖巧的点点头,带着笑意闭上眼。

    梁宥西给她盖好被子才离开。

    推开隔壁书房的门,开了灯走向办公桌,打开抽屉摸出一盒烟和火机,走出来穿过客厅走向阳台。

    今晚的风有些大,他打了好几次火才把烟点燃。

    其实明天那台手术并不麻烦,那样说不过是为自己找个借口,想给自己一个安静的空间,静下心来把烦乱的思绪一一厘清。

    会和关夕走到这一步,既出乎意料之外,却又在意料之内。

    相处的时间越长,他眼里的关夕越发优秀。

    她漂亮,纯真,没有大小姐脾气,会体贴人。甚至可以放下大小姐的身段学做一个家庭主妇,每天坚持自己打扫房间卫生和洗衣服,把这个家打理得干干净净,让他每天下班回到这个地方,都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开一股家的气息,而不再是像以往那样冷冷清清。

    他想如果不是因为她身体的原因,或许还轮不到他做她的丈夫。

    以关家的权势财势,足以让她在那些比他优秀出色的青年才俊中挑花眼。

    所以,他还有什么好埋怨这段婚姻的?

    说起来,他才是占尽了便宜的那个人。

    因为除了婚姻,他无法给她她真正想要的,而她却毫无保留,把她的人她的心,都给了他。

    原本是打算倘若治疗试验成功后,她也接受治疗治好了畏光的病症,能够像正常人那样在太阳下生活,完全拥有一个崭新的世界了,那时他再给她选择,是要和他离婚重新找一个她爱也爱她的男人,还是继续和他在一起。

    虽然现在情况有变,但他还是会坚持之前的想法,如果到时候关夕领悟到她或许并不那么爱他,和想和他离婚重新寻找真爱,那么他会毫无条件的放手给她自由。

    反之她如果选择继续和他在一起,那么他也会尽心尽力的好好照顾她,尽量做到一个丈夫的职责。

    即使,他不爱她。

    不知站了多久,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干呕的声音。

    他楞了楞,随即转身。

    干呕声从卧室传来,推开门就见关夕下了床急急走向浴室。

    他怔了几秒,跟过去。

    “怎么了?”他边问边去拿毛巾放手浸湿。

    关夕摇头,皱着五官手按住胸口一副十分难受的表情。

    对着马桶干呕了一阵什么也没吐出来,她才脸色青白的接过梁宥西递来的毛巾擦了把脸,又漱了口。

    梁宥西揽过她的肩扶她出浴室。

    关夕重新躺在床上,娇小的身子被偌大的床衬得越发弱小,样子实在有些可怜。

    梁宥西上了床在她身边躺下,抱过她,大手覆上她的后背轻抚。

    “是不是蛋糕吃太多了油腻恶心?”他问。

    关夕闭了会眼才说,“我也不知道,就是睡着睡着突然就觉得胃里非常难受,有种非常想呕的欲/望,可是又什么都吐不出来。”

    关夕说着一手去抚额,另一手去摸小腹,喃喃道:“头也有些昏,肚子也有些痛,就算吃蛋糕吃多了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大。”

    肚子痛?头昏?再加上干呕……

    梁宥西皱眉,心里已经确定关夕会出现这些症状是因为服用了事后避孕药。

    只是这些反应一般女人很少会有,没想到关夕却全都碰上了。

    “没事,你别担心,明天就会好了。”他安慰她,语气带着一丝歉意。

    如果他不把东西留在她身体里,她就不用遭这份罪。

    “可是肚子好不舒服。”关夕喘着气在他身上蹭,“我睡不着,不舒服……”

    这个时候的关夕是极为孩子气的,她皱着眉在他怀里拱来拱去,像个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孩子。

    梁宥西心想她是真的不舒服,于是道:“我给你揉一揉。”

    话落,他摸索到她平坦的小腹,摊开掌心力道适中的按/揉。

    关夕没想到自己竟然因祸得福,一时忘了身体的不舒服,乖巧的偎着他任他的手自己身上动作。直到不知不觉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

    时间又过去半个月,到了丝楠去医院复查这天,关耀之难得起了个大早,先打电话订了一大堆早餐让人送来,然后开始在穿衣镜前忙活,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丝楠被他哼歌及走来走去的声响吵醒,睁开眼见他两只手各拿了一条领带在脖子上比来比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顺手拿起一个枕头砸过去。

    “关耀之你这只花蝴蝶,你能不能闭嘴!”

    穿衣镜前的男人头也不回的精准接住飞来的凶器,随后回过头来,俊容荡开一抹迷人的笑,“老婆,早上好。”

    丝楠重重哼了声,翻个身继续睡。

    关耀之无辜的耸耸肩,心想孕妇的脾气真是大得不敢恭维。

    他扔开手头的领带,把衬衫衣领的前两个领口解开,然后走到床边低头在丝楠唇上啄了一下,毫无例外的收获丝楠一枚大白眼。

    “你别吵,我还想睡觉。”

    “今天去医院复查,我已经和安医生预约好了,回来再睡。”

    “晚点去。”

    “可是我已经醒了,要重新睡着很困难,现在又不能做床上运动,抱着你只能看和摸却吃不着,实在是很难熬。”

    “……你难道除了在床上那回事就没别的事做了?公司倒闭了?”

    “公司有大哥,我目前的任务就是负责照顾好你和宝宝。”

    说到这点,丝楠睡意全无。

    她瞪着头顶那张过分漂亮的脸怒道:“到底是谁照顾谁?说要学下厨,结果饭不是生的就是糊了,炒出来的菜全部是黑糊糊的一个颜色,连洗个碗都能把洗碗机爆掉,洗衣服就更加,一件内衣都可以洗半个小时,拖地板用沐浴乳,你根本就没有一件事情是做得让我满意的。”

    简直就是个家务白痴!

    关耀之被数落了一大堆,也觉得很委屈。

    他完全是按照她的吩咐做的家务,洗米洗几次放多少水煮多长时间,炒菜顺序怎么样火候怎么控制,洗碗机又怎么用,衣服怎么洗,地板怎么拖,他都是很认真的在学,可惜他天生不是做家务的料,用母亲的话来说,估计就是叫他烧一壶白开水,他都能烧出别的味道来。

    不过,“我其实还是有一件事做得很让你满意的吧?”

    他暧昧的盯着她因怀孕而似乎增大了的上围,凤眸里欲念点燃。

    丝楠刚想问他哪件事,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笑得色/情,困惑的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几秒后又是一个枕头砸过来,这次关耀之没那么幸运躲过,因此被砸了个正着。

    丝楠羞恼地从床上爬起来,不解恨地又作势要揣他,却被关耀之一把抱住,一张脸直往她呼之欲出的胸口蹭,像个找奶吃的奶娃,还色/情的发出吮/吸声。

    丝楠涨红着脸去推他,关耀之这才笑嘻嘻捧住她的脸在她唇上亲了亲。

    “好了,不闹了,你先刷牙洗脸,早餐快到了,吃完早餐我们就去医院复查,看是不是双胞胎。”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