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我好想你(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5:18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撑着把遮阳伞抱着半岁大的儿子站在一家妇幼用品专店门口,脚边放着一大堆大大小小的包,全部是婴儿用品。

    包里的电话响起,她费力的腾出一只手去掏手机,怀里的小人儿大眼骨碌碌的转动一圈后注意力放在了岑欢手中的手机上,立即伸来白嫩嫩的小手要抢,小身子扭来扭去,险些让岑欢抱不住,只好暂时扔了伞,一手用力搂紧他。

    “远远乖,妈咪先接爹地的电话。”她温柔哄着儿子,在他粉扑扑的脸蛋上亲了口,然后按下接听。

    “我看到你们了。”电话刚通就听电话那端传来这么一句,随后电话被挂断。

    岑欢楞了一下,随即撇撇嘴,把手机放回包里芙。

    很快,有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不远处,随即驾驶座的车门打开,走下来一抹俊挺颀长的身影。

    头顶的阳光烈得让人有些睁不开眼,岑欢眯眸望着不疾不徐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尽管神情冷漠,面无表情,但那身剪裁合身的名牌西装仍是衬得他清隽的面容越发英挺,而即使是这么热的天穿一身西装外出,步伐也不失从容和优雅,一举一动都好看得让人屏息。

    “傻笑什么?”藿莛东走来拾起地上的伞挡住母亲俩头顶的阳光,随即又补充一句:“你是打算把自己和儿子晒成黑人?”不然怎么会抱着儿子在太阳底下爆晒伸。

    岑欢撇撇嘴,把儿子往他怀里一送,又迅速踮起脚尖在他唇上用力亲了口,然后笑嘻嘻望着他:“小舅,我发现你好像比以前更帅了。”

    藿莛东凝着她,黑眸闪了闪,“你这么说让我很想马上回家以身相许。”

    岑欢大窘,立即俯身去拿地上的大小袋,然后急急走向藿莛东的车。

    藿莛东瞥到她红透的耳根,嘴角弯了弯,跟过去。

    直到黑色的汽车离开,始终凝望着那一幕的梁宥西才收回黯然的目光。

    她似乎真的很幸福。

    笑容一如从前的甜美,迷乱了他沉寂了许久不曾再为她悸动过的心。

    果然只有在那个男人面前,她才会笑得如此毫不设防。

    他自嘲叹息,抚着发痛的额慵懒的靠回椅背。

    “宥西哥,”目睹他的失态却一直没做声的梁劭北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出心里那个纠结了许久的问题,“你是不是还爱着岑医生?”

    梁宥西没回他,却催促他开车。

    梁劭北磨磨蹭蹭地重新发动车子,娃娃脸难得地垮了下来,一副郁闷的表情。

    “宥西哥,我觉得你这样不太好,你和岑医生都各有自己的家庭,各有自己的另一半,岑医生爱着她的另一半,你是不是也该收回心专心对小嫂子一个人?”

    梁宥西牙关一咬,黑眸瞪去:“废话这么多,你开不开车?”

    “我知道你嫌我罗嗦,可是……我觉得你这样……真的不太好……”

    梁宥西用力瞪住他的后脑勺,却又听他继续说:“我没谈过轰轰烈烈的恋爱,不知道爱一个人深入骨髓是什么滋味,也不知道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这么强烈的感情。我的爱情观很单纯,只想找一个一心一意对我好,在我为她付出的同时也肯为我付出的女人,平平淡淡地过一生。就像小嫂子一样,她现在学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因为你,如果有哪个女人像小嫂子这样愿意为我费心费力的付出,我心满意足,别无他求。”

    梁宥西沉默,脑海里却浮现关夕搂住他的脖子说喜欢他的情景。

    他闭上眼,心底滋生一丝内疚,缓缓漫上胸口。

    ****************************

    晚上十点多梁宥西过来接关夕时,关父已经睡下,而关耀之和丝楠正要离开。

    “恭喜。”他朝关耀之伸手。

    后者知道他是指丝楠怀了双胞胎的事情,意气风发地伸手回握:“听小夕说你对她非常好,两人感情也不错,那是不是意味着不久的将来我可以升级做舅舅了?”

    关夕没想到二哥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又羞又窘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红着脸去挽梁宥西的臂弯。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害羞的?结婚生子天经地义,看我和你二嫂多幸福?是不是,老婆?”关耀之侧头问丝楠,结果惹来一枚白眼。

    “好了,不早了,大家都回去洗洗睡吧。”关母笑睨着四人道。

    “伯母,我在温哥华买了些Maple/Syrup和花旗参带给您和伯父。”梁宥西把手头的一个纸袋递过去。

    关母像是没想到梁宥西出国还会买礼物送她,楞了一下才回神接过,脸上满是欣喜。却不是因为收到了礼物,而是意识到梁宥西的改变是因为女儿。

    “我说,你和小夕都老夫老妻了,能不能改口别叫伯父伯母了?”关耀之忽道。

    话一落,几人都怔住。

    关夕紧张兮兮地觑了眼脸色有些尴尬的梁宥西,没好气的瞪向关耀之:“二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话了?”

    我是为你好。

    关耀之用口型回她。

    关夕小声啐了声,就听关母笑说:“怎么称呼没关系,只要你们都过得好过得开心就行了。”

    关耀之叹口气,扫了眼微蹙着眉的梁宥西,没再说什么,拥着丝楠和母亲告别后走向门口。

    “宥西,你们也走吧,到家回个电话,免得我担心。”

    梁宥西点头,“好,那再见……妈。”

    关母一楞,还没反应过来,梁宥西已经带着关夕离开。

    *****************************

    回公寓途中,关夕一直单手托着腮偏着头望向驾驶座,目光一瞬也不瞬地直直盯着那张秀挺的俊颜,嘴角勾满柔柔的笑意。

    以前两人结婚大半年不见面她都觉得无所谓,可这次他只走了几天,她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每天都心不在焉,心里想他想得紧。

    原来喜欢上一个人是这种滋味,似乎分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而思念的感觉那么强烈,恨不能立即长出一双翅膀飞到他身边,和他相拥相吻,倾诉相思之情。

    可她想他,那他呢?

    感觉半边脸都要那两道炽热的视线盯穿的梁宥西透过后视镜睨了眼关夕,随意问了句:“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你好看。”

    关夕脱口而出。

    梁宥西被她的直白逗笑,腾出一只去遮她的眼。

    “别看了,我在开车。”

    “你开你的车,我看我的,我又没绑着你的手脚。”关夕作势要抓他的手,他却及时收回。

    “梁宥西。”

    “嗯?”

    “那个……试验的事……进行得怎么样了?”

    扫向后视镜的黑眸暗了暗,长吁口气,“回去再告诉你。”

    他这样说话的语气和表情让关夕目光一暗,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

    回到公寓,梁宥西先进浴室洗澡,然后进了书房。

    而等关夕洗完澡出来,他还没回卧室。

    关夕站在书房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结果站了十几分钟,停留在门板上的手还是没敲下去。

    也许他在忙,她这样贸然敲门会打扰他。

    她这样对自己说,然后回到卧室,乖乖上床窝进被子里。

    书房里梁宥西刚接收完从温哥华发来的邮件,原本还想查些资料,忽地想起关系还在等他和她说试验一事,于是关了电脑,起身离开书房。

    推开卧室的门,藉着月色瞥到床上蜷成一团的人儿,他以为她睡着了,轻轻带上门走过去,上床在她身侧躺下。

    “梁宥西。”

    有些闷闷的声音响起,随即一条手臂缠上他的腰,然后是整个身子缠上来,手脚并用地将他霸住。

    梁宥西敛眼看她,抬手拨开她额前的长刘海,说,“我以为你睡着了。”

    “你不在。”

    “什么?”

    “我很想你。”

    “……”

    关夕把脸贴在他蕴藏有力心跳的胸口,环在他腰上的手臂越抱越紧,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他是真的在自己身边。

    梁宥西皱眉,怕她伤了她自己的手,要去拨开,她却忽地抬头,下一秒,温软的唇欺上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