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甜蜜(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5:29Ctrl+D 收藏本站

    洗干净身子回到床上,关夕很快睡着。

    梁宥西原本想换身下弄脏的床单,见状只好将就着避开弄脏了的地方抱过她,然后拉过被子盖住两人的身子。

    连日来的担忧加上漫长的长途飞行及一场激烈的性/爱,让他很快沉睡,而醒来时怀里空空如也。

    一眼望去浴室,玻璃门是敞开的。

    他转过头去看床头矮柜上那只闹钟显示的时间,居然已经九点多了芙。

    好久没睡得这么沉过,居然连怀里的人什么时候起来都不知道。

    揉了揉后颈坐起来,下床进浴室梳洗,而手机在他梳洗到一半时响起来。

    匆匆洗了把脸出来,拿起手机掠过屏幕,见是父亲打来的电话,他一时有些诧异,不解父亲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是因为什么伸?

    虽然困惑,却还是立即接听。

    “爸,什么事?”他开门见山,不想耽误父亲看得比生命还宝贵的时间。

    “宥西,你有时间多陪陪你妈吃个饭聊聊,你妹妹远在美国,我又忙得抽不开身,只有你在她身边能够抽得出时间陪她。”

    梁宥西皱眉:“爸,您说实话,您和妈是不是出了问题?”

    那端静默了几秒,然后才有声音传来,“她埋怨我把工作看得太重,眼里根本没有她。”

    “您认为自己被妈这样埋怨很委屈?”梁宥西轻嗤了声,揉着额角走向落地窗,掀开窗帘眺望明媚的窗外,却对电话那端的父亲道:“权利和名誉就真的那么重要,您竟然可以为了追逐这些虚无的东西不顾自己的老婆孩子?”

    “我什么时候不顾你们了?”梁敬升沉声回应,“是你母亲疑心太重,莫名其妙怀疑我在外面有了新家养了别的女人。而我对她解释过无数次,我只是因为太忙才没有时间陪她。”

    “您们事我不想多说,但我站在旁观的立场说一句公道话,您不论是作为一个丈夫还是作为一个父亲,都是不合格的,甚至是失败的。当然,妈也一样,她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我和宥珊从小受到过的最多的关怀来自劭北的父母,而不是身为亲生父母的您们。”

    那端又是长时间的静默。

    梁敬升沉着脸瞪着办公桌上的卷宗,脸色却因儿子那番话而有些发白。

    他承认他是自私的,为了追逐权利和名誉的脚步,几乎花费他所有的时间,自然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顾及家庭儿女。

    可这并不代表他不爱他的家,不爱他的妻儿,他以为他们会谅解他,原来是他自欺欺人,他从未给过他们温暖和呵护,从未关心过他们的内心世界,在妻子的工作出现困难时甚至没打过一通电话安慰她一句,这样的他,又凭什么以为他们会谅解自己?

    他总觉得自己很忙,难道就真的忙得连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陪陪自己的妻子儿女?

    明明还抽得出时间出席各种各样的宴会活动,与人举杯谈笑,把酒言欢。

    明明还有闲暇时间约一些老友去打保龄球泡温泉。

    明明……

    他为了让仕途更开阔,除了在工作上尽职尽责鞠躬尽瘁,还在各种各样的应酬上花掉大把的时间。

    他从未想过自己这样做是牺牲了家庭和妻子儿女的幸福。

    原来他不只自私,简直就是可恨。

    他自认智商过人,却被权利和名誉蒙蔽了双眼,始终悟不透比起这些虚无的东西,有妻子儿女的家才是他最终的归宿。

    这边梁宥西一直得不到父亲的回应,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

    目无焦距的望着窗外许久,他才重重吐了口气放下窗帘。

    谁知一转身就对上一双温柔如水的黑亮大眼。

    “怎么了?”他若无其事的走过去,把手机扔到床上,然后走去衣橱拿外出要穿的衣服。

    关夕走进来,自他身后抱住他。

    “梁宥西,我们家的人都很喜欢你,你现在也是我们关家的一份子,你还有我们。”

    梁宥西听她说得好像自己是孤儿一样,有些哭笑不得的转过身来捏她的脸。

    “谁说你们家的人都很喜欢我?你二哥每次见了我都要刺我两句,这难道也叫喜欢?还有你大哥,我除了在我们的婚礼上见过他一次,之后就再没见过。我都很怀疑他是不是看我不顺眼,所以干脆连你们家也不回了?”

    本来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关夕却当真,立即解释,“二哥的性子就是那样,和谁都要刺两句,他并不是不喜欢你,而大哥是和我爸不和,见面说不上三句就要吵,所以他基本上没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不会回家,连过年都一样。”

    “好,我知道了,你们全家都很喜欢我。”梁宥西轻刮一下她的额,回头继续翻找衣服。

    关夕捂着被他刮过的地方,只觉那处烫得厉害,让她想起昨晚两人缠绵时他的手爱/抚过她身体时的感觉。

    “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梁宥西拿了衣服放到床上,然后开始脱身上的睡衣。

    关夕捧着烫得厉害的脸颊回神,正要回他,抬眼看到他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脱衣服,惊得瞠目结舌,呆呆的盯着梁宥西的一举一动,连眼睛都忘了眨。

    她这个样子,饶是梁宥西再淡定,也禁不住被她的目光盯得有些脸热。

    “别看。”他转过她的身,然后迅速套上衣裤。

    “好了。”他轻拍一下她的头示意,然后拿过手机放入口袋里。

    关夕拍了拍脸让自己回神,心跳却还是跳得剧烈。

    “早上想吃什么?我开车去买。”他边问边往外走。

    关夕跟上去,偷偷把手塞入他手心里。

    梁宥西垂眸看一眼,轻笑了下,握住。

    关夕见状松了口气,带着他直直走向餐桌。

    然后梁宥西看到餐桌上摆放着两碟漂亮的寿司拼盘,以及一些调味料,还有一大碗颜色看起来很诱/人的乌冬面,而面条上面是一只漂亮的心形煎蛋。周边是碧绿的葱花。

    他惊讶地挑眉看向关夕,“你做的?”

    关夕点头。

    “我说过你不可以用厨具,火光也会灼伤你的皮肤。”

    “所以我才学做寿司啊,这些又不用开火。”

    “那那只蛋你用什么煎的?”

    关夕眨眨眼,“微波炉咯,煎好了我再弄成心形的。”

    “面条也是微波炉做的?”

    关夕点头。

    梁宥西本来想训她两句,要她以后不要用微波炉煎蛋,因为很危险。可是看着她满是期翼被表扬的眼神,他怎么都开不了那个口。

    “我学做了很多天,小兰小月都说味道还可以,你试吃一个好不好?我做了四个多小时呢。”她讨好地摇晃他的手。

    四个多小时?

    梁宥西皱眉,“你起那么早就是为了弄这些?”

    “……我是想如果我学会了做早餐,你就不用每天起那么早了。”

    梁宥西拉开椅子坐下,然后拿起一个鲑鱼寿司沾了点酱放入口中。

    “怎么样?”关夕趴在他肩上屏息问他。

    梁宥西面无表情的嚼了几下吞下去,然后拍拍手,一副打算起身走人的姿态。

    关夕见状失望地垮下脸,拉直了身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小兰小月居然骗我……”她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瞪着辛辛苦苦做了一个早上拼好的寿司咕哝。

    “她们没骗你。”

    关夕斜睨开口的梁宥西,却见他又拿起一个寿司沾了酱扔入口中,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不过十多分钟的时间,两碟寿司竟然都被他吃光了。

    “味道不错,不过下次芥末少放一点,太呛了我受不了。”梁宥西故意不看那张既惊又喜的小脸,又说:“面条我吃不下了,不过这只蛋我可以帮忙解决。”

    关夕猛点头,等他吃完煎蛋立即奉上一杯解油腻的柚子水。

    梁宥西喝了几口放下,揉了揉吃得有些撑的腹部站起来,看了眼时间说,“我要去医院了,晚上想吃什么?”

    关夕跟着他走向玄关,“都可以,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梁宥西换鞋的动作一顿,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却一时想不起谁说过。

    “我走了。”

    关夕应声,却拉着他的手不放。

    梁宥西笑一下,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亲,关夕这才眯了眯眼,笑着松开他的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