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我打算和他离婚

芥末绿2017-2-25 21:45:34Ctrl+D 收藏本站

    开车去医院途中,梁宥西仍在回味关夕的爱心早餐,嘴角始终噙着一抹不自觉的笑。

    其实他并不喜欢吃寿司,尤其讨厌生鱼片。

    不过他不忍心看到那丫头失望,毕竟是花了她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没想到竟然一口气把所有寿司都吃光了,而且感觉还不错。

    手机响起,他打住思绪,拿过手机见来电显示来自温哥华,眉拧了拧,立即接听,而电话那端传来一口地道地加拿大英语。

    十多分钟后挂了电话,他眉头舒展开来。

    电话是温哥华那位皮肤科权威打来的,一开始他还担心对方打电话来是要告诉他接受试验的那个病人放弃了治疗,没想到恰恰相反,原本不能自主进食的病人熬过了最初的三天后状态居然大有好转。

    虽然目前还看不出疗效,但至少那个病人愿意继续接受试验,而他相信,好运会站在关夕这边。

    到了医院刚把车停好,电话又响起,而来电人是母亲。

    “你今天没上班?”电话一通,那端立即传来席文绢的声音。

    “刚到。”梁宥西边说边走向住院大楼。

    “你过来我办公室一趟。”

    梁宥西扫了眼暗下去的屏幕,想起早上父亲也打过电话给他,不知道母亲现在叫他过去是不是要和他说父亲的事情?

    来到母亲的办公室,敲了几下后也没等里头回应便径直推门而入,没想到居然和门内来给他开门的人撞个正着,对方踉跄了几下没站稳,眼看着身子往后仰,梁宥西及时伸手拉了一把,而对方在他拉住自己后顺势往前扑来,跌入他怀里,顿时馨香扑鼻。

    皱眉看清楚怀里的人是谁,梁宥西立即松手将其推开,俊容沉下来,一脸不悦。

    程馨榆似料到他的反应,勉强笑了笑:“谢谢。”

    梁宥西不看她,却转向望着这一幕的母亲,语气有些嘲讽:“您想代她约我在电话里直说就行,何必把我叫到您的办公室来?”

    “你误会伯母了,她找你和我无关。”程馨榆抢先开口替席文绢解释。

    “那你怎么会在这?”梁宥西毫不客气的质问,“别说又是来看你朋友,顺便来和我妈聊天。”

    “梁宥西,你对馨榆说话能不能客气点!”席文绢起身走来,责备的瞪了眼儿子,才又看向程馨榆道:“馨榆,对不起,害你被误会。”

    “没关系,伯母,那您和宥西谈,我先去看看我爸。”

    “好。”

    程馨榆看了眼沉着脸的梁宥西,没说什么,打开门走了出去。

    “你怎么对馨榆像对仇人一样?”程馨榆一走,席文绢便不满地对儿子发火,“她哪点不好让你看不顺眼了?”

    “她好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倒是您,如果您还是想撮合我和她,以后我不会再接您的电话。”梁宥西语气冷漠。

    “你!”席文绢被儿子的话气得咬牙。

    “您还有没有别的事?如果没有我就走了,我中午有手术。”

    “那你知不知道中午要做手术的人是谁?”

    梁宥西皱眉,“我虽然还没看病人病历,不过是谁都不重要,我只管做我的手术,保证手术质量,其他和我无关。”

    “西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漠了?是不是一定要和我针锋相对你心里才舒服?”席文绢失望地望着他,“你越来越像你爸爸,你们父子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样。”

    “妈,早上爸打过电话给我。”

    席文绢一楞,随即沉下脸来:“他打电话给你是不是因为关家向他反应你对关夕不好?所以他要你好好对关夕?”

    “他让我有时间多陪陪您。”

    “哼,他这是做贼心虚。”席文绢冷笑。

    “妈,我听爸说您怀疑他在外面养了别的女人?”

    “不是怀疑,是肯定!”席文绢目露恨意,“他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又仗着我和他不在同一座城市,认为我不可能知道他在外面养女人。可他万万没想到那个女人会不安于做情/妇,所以找到我摊牌,希望我和你爸爸离婚,成全他们。”

    梁宥西震惊。

    他虽然对父亲没什么好感,但也不相信父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我今天找你来就是要和你说这件事。”席文绢深吸口气,像是下定决心般,继续道:“我打算和你爸爸离婚。”

    梁宥西看向母亲,眼里却并无一丝惊讶。

    他谙知母亲的脾性,不会委屈自己守着一个变了心的男人。

    “妈,事情都没弄清楚,难道您就凭那个女人的片面之词就定了爸的罪,要搞到要和他离婚?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

    “那你说要怎么做才不草率?事实摆在眼前,你爸爸还满口狡辩,难道你要我找到那个女人让她和你爸爸当面对质?不好意思,我这么大年纪了,丢不起这个脸!”

    “如果这纯粹是一场误会呢?”他反问母亲。

    “什么误会?你不用替你父亲解释了,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冠上他人情/妇的头衔毁自己清白乱说一通?”

    “您忘了爸是什么身份?想拉他下台的人多的是,所以不排除这个可能。”

    “随便你怎么认为,总之我已经决定和他离婚。”席文绢语气坚决,又说:“你和宥珊已经各自成家,不存在于谁跟谁,所以就算我们离婚对你们也没什么影响。”

    “那倒是,反正我和宥珊也没享受过父爱母爱。”梁宥西自嘲一笑。

    席文绢蹙眉,“我虽然没怎么管过你们兄妹,但一直有请保姆照顾你们,该给你们花的零用钱也从来没少过,我在你们身上付出的并不比其他母亲少,你现在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保姆和零花钱无法代替父爱和母爱,您比其他母亲多付出的只是给我们的零花钱,而不是您的关心和温暖。”梁宥西说完长吁口气,揉了揉发痛的额际继续说,“如果您真的决定了和爸离婚,又保证自己不会后悔的话,那您随意。我走了。”

    “你是不是喜欢上关夕了?”席文绢突然开口。

    梁宥西一怔,困惑母亲怎么会突然把话题扯到关夕身上。

    “听你们科室的主任说,你请了一星期假,是不是为了陪关夕?”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喜欢关夕还是不是在家陪她?”

    母亲的问题让梁宥西有些头疼,“妈,您先解决您和爸的事,我和关夕就不劳您操心了。只要您不再让程馨榆在我们之间插一脚,我保证我和关夕会过得很好。”

    席文绢望了他好一会才转开眼。

    “上次关夕生日我去找她,的确是想让她离开你,所以我要她和你离婚。”她转身走向落地窗,没注意道梁宥西忽然变色的脸,接着说:“其实我不讨厌关夕。当你为了她而对我疾言厉色时,我才明白自己做错了。我担心你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会一辈子不幸福,所以才想撮合你和馨榆,要你和关夕离婚。但我没去细想,就算你和关夕离婚转而和馨榆在一起,也未必就能幸福,因为你同样不爱馨榆。相反你现在和关夕似乎相处得很好,我又何必做恶人破坏你们的婚姻。所以我现在想通了,你们的事我不会再插手。”

    没料到母亲居然会这么说,梁宥西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至于馨榆,你刚才是真的误会她了,她会出现在医院是因为她爸爸患了脑血管瘤。”

    “所以,中午那台手术的病人是她爸爸?”

    席文绢点头:“馨榆的事是我的错,你不要怪她。”

    梁宥西撇撇嘴,心想如果不是程馨榆对他有非份之想,也不会受母亲挑/诱。

    他之前对程馨榆并没什么印象,所以谈不上讨厌,这次是因为她明知道自己是有妇之夫却还来招惹,他想不讨厌都难。

    “你去忙你的吧,我马上要去开会。”席文绢开口。

    梁宥西点头,走到门口却又顿住,“妈,其实我还是希望您能和爸好好坐下来谈谈,至少要百分白的确定,才至于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席文绢回头望着儿子的背影,难得地笑了笑,“我会考虑你的这个建议。”

    梁宥西还想再说什么,迟疑了一下,最终只是说了句‘我走了’,便开门离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