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冷血拒绝(3000)

芥末绿2017-2-25 21:45:40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办公室,桌上已经放着程馨榆父亲的病历。梁宥西却没看,而是直接拿着病历走去主任办公室。

    让他意外的是程馨榆竟然也在。

    “宥西,你来得正好,程小姐想知道脑血管瘤手术后遗症的一些具体症状,你给她讲讲。”

    程馨榆看向梁宥西,后者直接忽略她把手头的病历放到沈主任面前。

    “沈主任,手术换人做,我今天继续请假。”

    沈主任一楞,困惑道:“怎么回事?你昨天还答应得好好的说今天回来上班,怎么又要请假?而且我听程小姐说你们认识,两家还是——”

    “您扯远了,沈主任。”梁宥西打断他,又说:“这种手术没什么难度,管医生和陈医生他们随便一个都可以做下来。”

    “可是程小姐点名要你给她父亲做,这……”沈主任为难地看看梁宥西又看看皱眉不语的程馨榆,最后叹口气道,“要不这样吧,你先和程小姐沟通好,反正还有时间,等你们沟通好了再告诉我,如果你真的不做,我再重新安排主刀医生。”

    梁宥西睨了眼程馨榆,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程馨榆礼貌性的朝沈主任点了点头,然后跟出来。

    “梁宥西!”她喊住前面隔了一段距离的梁宥西,后者却充耳不闻,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他这副冷漠的态度,饶是程馨榆修养再好,也气得咬牙。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办公室,程馨榆顾不上一贯优雅的形象,怒不可遏的冲到梁宥西面前拽住他的手便质问:“你是不是因为我才拒绝给我爸爸做手术?”

    梁宥西不看她,拿开她的手走去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才开口:“是。”

    没想到他这么坦白,程馨榆倒是楞了一下。

    “为什么?”她回神后问。

    梁宥西握着水杯走向办公椅坐下,然后才抬眸看向程馨榆,眼神很冷:“我以为你心里很清楚。”

    “因为我喜欢你?”程馨榆觉得有些可笑,“梁宥西,你怎么快三十岁了还这么孩子气?我和你之间的事和你给我爸做手术有什么关系?我会点你做我爸爸的主刀医生是因为相信你的实力,而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不论是什么原因,我有权拒绝。”

    “没有回旋的余地?”

    “没有。”

    程馨榆盯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胸口却起伏得厉害。

    “没想到你这么冷血,像你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我喜欢。”她说完转身离开。

    梁宥西长吁口气,在听到她后半句话后有种解脱的感觉。

    虽然拒绝给她父亲做手术的确是有些过分,不过他不想给程馨榆任何接近自己的机会,免得给自己徒添麻烦。

    他想了想,拿过一旁的坐机拨通沈主任办公室的内线电话,一会接通后道:“沈主任,我已经和程小姐沟通好,麻烦您重新安排主刀医生。”

    沈主任顿了顿才有些为难地说:“宥西啊,我虽然不知道你和程小姐有什么恩怨,不过工作归工作,你现在拒绝给她父亲做手术,这传出去对你影响不好。而且这例脑血管瘤手术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难度,管医生和陈医生上午就就这个病例会诊过,两人对手术的做法有分歧。”

    “不论如何,这台手术我不会做,不过我可以提供一些手术建议。”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也只能这样了。我让陈医生过来把病历拿去会诊室了,你可以直接去会诊室找他。”

    挂了电话,他套上白大褂离开办公室。

    *********************

    关耀之按响梁宥西公寓的门铃时,关夕刚晾完被子从阳台进来,身上还穿着防紫外线的衣服。

    开门看到关耀之,还有和他十指紧扣的丝楠,关夕楞了一下才惊喜回神。

    “二哥,你们怎么来了?”

    她把两人让进屋,因为室内光线暗,关耀之怕丝楠不小心绊到摔跤,索性扶住她的腰让她大半个身子贴在自己身上,直到丝楠安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才松手。

    “我们过来看看你,免得你一个人在家无聊。”关耀之回她。

    “丝楠姐,你这样走来走去没关系吗?”关夕好奇的望着丝楠的腹部问。

    丝楠摇头笑笑,正要说什么,却被关耀之抢了话:“走来走去算什么?她还想去逛街购物,根本就没有半点怀孕的自觉。”

    丝楠斜睨他:“我是怀孕三个月,不是快生了,你不准我做这个不准我做那个,每天把我当猪一样养,我当然想去逛街散心。”

    “想被我当猪养的女人可以围绕地球两三圈,你知足吧。”

    受不了他的自恋,丝楠懒得和他贫嘴。

    关夕看着两人斗嘴,脸上挂着羡慕的笑。

    “二哥,丝楠姐怀孕很辛苦,你可不能欺负她。”

    “我欺负她?”关耀之撇嘴一脸委屈,“你不知道她怀孕后脾气有多大,现在她是女王,我是奴隶,所以你放心,我除了乖乖听她的指挥,基本上没有反驳的余地,以后等你怀孕你就知道了,我就是梁宥西的榜样。”

    等她怀孕?

    关夕扁扁嘴,心想要等到她怀孕,也不知道要哪年哪月去了。

    “他中午回来吗?”关耀之忽问。

    关夕知道他指的是梁宥西,摇头说:“他中午有手术要做。”

    “那我去餐厅订午餐送过来。”

    关夕还没回答,一阵门锁转动的声音传来,随即响起门打开的声音。

    三人同时看向门口,与从门外进来的梁宥西目光相对。

    “小夕,你不是说他中午有手术要做?”

    关夕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手术换人做了。”听到关耀之那个问题的梁宥西边换鞋边回答。

    关耀之瞥到他手里拎着几个装满食材的袋子,挑眉道:“看来中午有口福了,幸好还没打电话去餐厅订餐。”

    “那我劝你别对我的厨艺抱太大希望。”梁宥西回他,然后拎着袋子走向厨房。

    关耀之看向关夕,压低声音道:“他好像看到我们很不高兴?”

    “二哥又乱说。”关夕白他一眼,“我去厨房帮忙,你给丝楠姐削水果。”

    关耀之皱眉:“难道是我的错觉?”

    “我想他不是看到你不高兴,而是看到我心里有些别扭,所以表情不自然。”丝楠猜测。

    关耀之恍然:“你不说我都忘了我的妹夫和我的小姨子曾经有一腿。”

    话刚落,就觉后腰上一阵锐痛。

    他抽着冷气瞪向还在自己后腰上使劲拧的那只玉手,呲牙咧嘴道:“你干么拧我?”

    “谁叫你口无遮拦?刚才那句话如果被小夕听到了怎么办?”丝楠哼了声松手。

    关耀之自知理亏,揉着被拧痛的地方不吭声。

    而厨房里,梁宥西逐一把从超市采购的食材拿出来,见关夕走进来,他纳闷道:“你不陪你二哥他们进来做什么?”

    “我来帮忙洗菜。”关夕说着拿起一颗西兰花放到水槽里。

    “我自己来,你出去吧。”

    “梁宥西,”关夕微歪着头喊他,在他看来时问:“我二哥说你好像不高兴?”

    “没有啊。”梁宥西莫名其妙。

    “那你笑一个。”

    “……”

    “你看,你笑都不笑,果然是不高兴。”

    梁宥西抚额,牵了牵嘴角挤出一个笑容。

    关夕眨了眨眼,“笑得很勉强呢。”

    梁宥西叹气:“关夕,你到底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捣乱的?”

    “我嘛……”关夕拖着长长的尾音,忽地一把搂住他腰,“是进来抱你的。”

    梁宥西哭笑不得,“别闹了,快出去,不然我们都没中饭吃。”

    “我又不饿。”关夕抱着他小脸在他胸口蹭了蹭,仰起头来,水灵灵的眸子分外黑亮,“不过丝楠姐是孕妇,肚子里还有两个宝宝等着开饭呢。”

    “那你还捣乱?”他拨开关夕的手,想起刚才进门一眼看到丝楠时脑海里一闪而过的错觉,心里苦笑了下。

    “好吧,我先出去,你需要帮忙的时候叫我。”关夕说完趁他不注意,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