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放弃起诉

芥末绿2017-2-25 21:46:4Ctrl+D 收藏本站

    洗完澡两人分工合作,梁宥西负责弄晚饭,关夕负责换床单。

    可是很快关夕就囧了——昨晚弄脏的被子现在还晾在阳台上,也不知道干透了没。

    她把脏被子放进洗衣机里,托着酸软的身子去阳台取被子。

    厨房里梁宥西正在洗菜,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关夕耷拉着脑袋又是揉腰又是敲腿,一副七老八十的小老太模样,忍不住就想笑。

    “关夕。”

    关夕刚回头,就见他扔了一样什么东西过来。

    她双手接住,见是一个鲜红色的精致小盒子,上面写着……Durex?

    关夕皱眉——这就是刚才他说的那个东西?

    正想拆开盒子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东西,这时梁宥西走过来,同时递给她一个购物袋。

    “什么?”关夕困惑接过,打开购物袋一看,见里面红红黄黄绿绿的,竟然全部都是Durex。

    “有了这个,以后就不用做一次洗一次被子了,也不用担心会在不适当的时间怀孕。”梁宥西朝她眨眨眼。

    关夕虽然常年宅在家不知道Durex是避/孕/套,但她首次来月事时母亲和她讲过基本的一些生理常识,包括男女在一起普遍采取的避/孕措施是用避/孕/套,只是当时梁宥西跟她说Durex时她没想到这一点,此时听他说得这么露骨,她才后知后觉意会过来。

    她想起他说下次教她和Durex亲密接触的话,耳根迅速烫得吓人。

    不想被他看出自己的窘迫,她转移话题,“怎么买这么多?”

    刚问完又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为什么要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转。

    梁宥西看她都快把头垂到地下了,不忍心再逗她。

    “我去做菜,很快就可以吃,你饿了先吃点水果。”

    关夕点头,又指指阳台:“我还要收被子。”

    “一会我来收。”梁宥西扶她到沙发坐下,见她又把手放在腰上按,眉心微蹙,心想她大概是真的被自己累到了,于是道:“你先在沙发上躺一会,睡前我给你揉揉腰。”

    关夕红着脸闷声点头,嘴角却控制不住的弯起来。

    *****************************

    确定关夕已经睡着,梁宥西才收回在她腰上按揉的手。

    给她整理好衣服盖好被子,他却没像平时那样躺在她身边抱着她睡,而是下了床拿过矮柜上的手机,然后走去书房。

    打开电脑,等待开机的时间,他拿过被自己调成静音的手机,美眸掠过屏幕,竟然有二十几通未接来电和几条新收短信。

    点开屏幕查看未接来电,其中有六通是梁劭北和母亲打来的,时间是在母亲找来公寓之前。

    还有三通是父亲的来电,而时间是两个小时前。

    另外十几通电话都显示同一组陌生的号码。

    他皱眉,继续点开短信。

    ——宥西,邵北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了,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梁劭北这只八公,他竟然这么快把事情告诉了父亲。

    拧眉点开下一条。

    ——梁医生,我听沈主任说你因为今天这件事决定辞职给医院一个交代,我认为根本不用走到这一步。这事我也有责任,所以我有一些关于死者入院的事宜要告诉你,明天医院见。

    看着这封署名陈医生的短信,梁宥西想起今天下午在沈主任办公室里,陈医生离开时望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难道那个时候他就是想告诉他这些?

    入院事宜?难道和程馨榆的父亲猝死有关?

    他按返回键查看最后一条,发信人竟然是那组陌生号码。

    ——梁宥西,看在伯母差点跪下来求我的份上,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我坚持起诉你(我姨父是知名大状,接手的案子不论有多棘手,从来没有败诉过);二是你承认自己错了,并向我父亲跪下来磕头谢罪,并且立即和你妻子离婚。如果你能做到这些,我可以答应伯母不起诉你。

    梁宥西看完冷笑了下,难以置信这个世上竟然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女人。

    她真以为她一句起诉就能定了他的未来,要他怎样就怎样?

    他把手机放到一旁,点开搜索引擎,十指飞快移动迅速敲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一行字。

    母亲说他在国外呆太久了忘了这里是中国,对于这一点他并不否认。

    在回国之前他一直在美国一家私人医疗结构上班,许多习惯及观念直到现在仍难以改过来。

    而他早在美国上班时就拿了美国医生执照,回国后应医院要求,又在国内重拿了临床执业医师资格证书,因为这是在国内行医必不可少的通行证。

    当初完全是因为母亲才会回国,没想到回国后会遭遇这么多事情,如今还因观念差异莫名其妙违反了中国执业医师法。

    他微眯起眸迅速浏览过一条又一条相关讯息,直到余光不经意瞥到电脑右下角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他才捏了捏发痛的眉心,关机回房休息。

    ************************

    八点多时醒来,一睁眼就看到还窝在他怀里睡得鲜甜的关夕,不知做了什么美梦,连在睡梦中她的嘴角都是微弯的。

    轻轻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随即小心翼翼抽出被她枕着的手臂,在不惊醒她的情况下下床进浴室梳洗,然后离开/房间去做早餐。

    关夕许是昨晚被折腾得有些过了,一直睡到梁宥西吃完早餐又换好衣服打算出门了还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梁宥西不忍叫醒她,给她在床头矮柜上留了字条才离开。

    开车到了医院,他估计这个时候母亲已经在办公室了,正打算一下车就去找母亲,却没想到母子俩会在停车场碰到,而且两人的车之间只隔着一台宝马。

    母子俩同时从车上下来,然后看到对方,俱是一楞。

    只不过一夜没见,席文绢的脸色明显憔悴,即使是用化妆品精心粉饰过,仍掩不住眼周那圈青色及疲惫的神色。

    这样的席文绢,让梁宥西感觉很心酸。

    他想起程馨榆发给他的短信里说母亲为了他差点对她下跪,当时看到这一句他心头百感交集,又是愤怒又是心惊。

    母亲向来好强,从不轻易在人前低头,让别人看到她的脆弱,他没想到她竟然因为他坚持不妥协程馨榆而去求她,甚至到差点下跪的地步。

    席文绢并不知道程馨榆已经把自己求她的事告诉了梁宥西,所以有些讶异他在坚持要辞职后的第二天还会来医院。

    虽然她非常希望他能照常上班。

    不过以她对儿子的了解,这种可能性非常小。

    所以,她忍不住开口了,“你来医院做什么?”

    “我正要去找您。”梁宥西望着母亲,又说:“我希望您不要再去找程馨榆,更不要因为我去求她,没那个必要。”

    听他这么说,席文绢立即意识到他是知道了自己找程馨榆的事。

    “馨榆找过你?”

    梁宥西皱眉:“妈,那个女人神经有问题,我真不明白您怎么会希望我和她在一起。”

    席文绢被儿子问得哑口无言。

    这件事的确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荒唐最蠢的事,现在她同样很后悔。

    “我的事您别太担心,我认真查证过有关资料,并没您说的那么严重。”梁宥西安慰她。

    “你不知道她有个姨父——”

    “是知名大状,不论多么棘手的案子从来没败诉过?”梁宥西打断母亲,冷笑了下,“妈,您知不知道程馨榆要我答应她什么条件?”

    席文绢困惑。

    “她不只要我承认我错了向她父亲磕头谢罪,还要我立即和关夕离婚。您认为我该怎么做?”

    席文绢蹙眉,迟疑了下开口“西西,其实——”

    “如果您劝我妥协,那我对您就真的太失望了。”梁宥西叹息,“我还要去忙别的事。”

    他转身走向住院大楼的方向。

    “西西,就算和关夕离了婚,但等你摆平这件事后你还是可以和她复婚。”

    梁宥西没回头,也没回应,因为没必要。

    母亲只希望他平安无事,其他任何事情都不会关心。

    而他绝对不会和关夕离婚。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