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你够狠

芥末绿2017-2-25 21:46:13Ctrl+D 收藏本站

    梁宥西盯着对面不住深呼吸的程馨榆,嘴角冷勾。

    “被我说中了?”

    “我没有!”程馨榆想也不想的否决,再次深呼吸后用力昂起下巴故做冷静地望着梁宥西,“你别以为用一套就可以唬住我,我姨父已经答应帮我打这场官司,而他一定会赢。”

    梁宥西撇嘴:“恕我愚钝,我实在看不出你凭什么这么自信会赢?”

    “我姨父昨晚就开始着手收集起诉你及你们医院的罪证,你不是说你有权拒绝给我父亲做手术?那要不要我告诉你我姨父查到你违反了什么?”

    “中国执业医师法第三章第二十四条和第五章第三十七条的第二条。”梁宥西望着程馨榆惊讶的表情,讥讽一笑,“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这个?”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愿意妥协我?”

    “我为什么要妥协?”梁宥西反问她,“那些条条框框和我拒绝给你父亲做手术并不完全相符,就算你姨父以这个为依据起诉我,也不一定就能顺利立案。退一万步讲,就算立了案那些依据都成立,最多也只是吊销我在中国的执业医师资格证书,这对于我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我还有美国的执业执照,照样可以做我的医生。”

    程馨榆呆住,似乎根本就没料到梁宥西竟然真的一点都不怕被起诉,甚至还做了被吊销执业资格证书的打算。

    那她该怎么办?

    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让他向自己低头的?

    她咬牙,不甘心他明明处于劣势却还如此嚣张。

    她不甘心!

    脑海里念头闪过,她抬眼看来:“没想到你竟然只为自己着想,却半点不为伯母考虑,难道你忘了她也是医院的股东之一?你本来可以妥协让自己和医院都平安无事,却自私的只为自己着想,亏她为了你反复来求我,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番话从你嘴里说出真是让人恶心得可以。”梁宥西毫不留情的冷讽,“是谁自私的想要挟我达到某种变/态的目的?又是谁不为自己的父亲考虑害死了他?”

    “你住口!”程馨榆怒声喝止,甚至激动的站了起来,“梁宥西,你够狠!我倒要看看等上了法庭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伶牙俐齿!”

    无视众人投来的或惊讶或好奇的目光,程馨榆不待梁宥西回应便怒不可遏地踩着高跟鞋迅速走出了咖啡馆。

    梁宥西面色不改的端起早已冷却的咖啡喝了一口,又静坐了几分钟,想起答应要给关夕买香芒布丁,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于是起身买了单打算回家。

    刚上车就有电话进来,他见来电显示父亲的电话,无奈地揉了下额头接听。

    “爸,您不用担心我的事,我自己能处理。”

    那端还未开口就被儿子一句话堵住的梁敬升窒了窒才开口:“你能自己处理最好,但别逞强,有需要——”

    “有需要的不是我,您该打电话给我妈。”

    “……你妈说要和我离婚。”

    “您想离?”

    “我尊重她的决定。”

    梁宥西闭上眼,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

    “我个人当然是不想离也不愿意离,可她对我已经没有半点信任,任我怎么解释她都不相信我是清白的,我——”

    “妈说有个女人找到她,自称是和您在省里保持同居关系的情/妇,那个女人要求妈和您离婚,成全她和您。”

    “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意思是那个女人说谎?”

    “宥西,这件事我不想多做解释。只能说官场尔虞我诈会出现这种事并不奇怪。”

    “您想让妈信您是清白的,至少也要面对面的解释,现在这样算什么?”

    “我知道,你昨天说的那番话让我醒悟了许多事情,我承认是我太自私太不珍惜家人,以前的确是把权利和名誉看得太重,所以我现在开始着手办理病退或者自动要求降职调回B市,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梁宥西沉默,一会才道:“您始终是我爸,至于妈那边,只能靠您自己努力了。”

    挂了电话,他开车去西饼店给关夕买了布丁,然后回公寓。

    **********************

    站在门口往口袋里掏了掏,没找到钥匙,也不知道是忘带了还是落在了车上。

    按了几下门铃,很快响起开门的声音。

    门打开,他把装着香芒布丁的盒子递过去正要说什么,等看清楚来给自己开门的人,他楞了一下,缩回手。

    不是关夕。

    是只在他和关夕的婚礼上露过一面的关家大哥,关景之。

    和关耀之那张透着阴柔美的俊美不同,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眉眼处处透着一股凌厉的气势,似乎连那头漆黑的短发都能释放出寒意似的,站在他身边明显能感觉到周遭的气温突然就下降到了零下。

    “大哥。”

    他张口,这两个字自然从嘴里吐出来。

    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怎么会叫得这么顺口,甚至还夹杂一丝敬重。

    而这是在面对关耀之时完全没有的感觉。

    难道是被关景之的气场慑住了?

    关景之早在梁宥西喊他时就已经转身朝里面走去,所以梁宥西不确定他是否听到自己喊他。

    “你回来了。”关夕欢呼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这是什么?”他瞥了眼关夕怀里抱着一堆花花绿绿的布料问。

    “大哥给我从国外带回来的新款防紫外线服,很漂亮,我好喜欢。”

    梁宥西看她开心的样子,笑了笑,不想打击她,其实在他看来那些防紫外线服不论多漂亮,穿在身上都让他有种关关夕是来自外太空的感觉。

    “你的布丁。”他接过她那一堆衣服,把布丁递过去。

    “哇~谢谢。”关夕打开盒子见他买了两个,立即跑去客厅,在低头正在手机屏幕上拨来拨去的关景之身边坐下,然后献宝似的把其中一个布丁递过去。

    “大哥,你一定也没吃过这种东西吧?你试试看,非常好吃。”

    板着脸面无表情的男人抬眸瞥了眼,立即嫌弃地皱眉,把视线重新落在宽大的手机屏上。

    “……”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回房里去。”关景之突然开口,声音冷沉。

    关夕眨眼,“做什么?”

    “我有事和你老公谈。”

    “……”

    关夕呵呵笑了笑,转头去看了眼梁宥西,因为大哥那句‘你老公’而脸颊有些发烫的应声回房间。

    梁宥西走过去坐下,觉得有些饿,倾身从茶几上的水果盘里拿了颗干净的苹果咬了一口。

    而那双凛冷的锐眸终于将视线移向他。

    “听说你遇到了点麻烦?”

    对于这句开场白,梁宥西没觉得意外。

    关氏传媒的当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会这么快知道他遇到了麻烦也不足为奇。

    而作为关夕的丈夫,关夕又是关家众人的心头宝,他有麻烦就等于关夕有麻烦,关家人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只是好意他心领,却不需要借助他们的势力用非常手段解决麻烦。

    所以——“是有点麻烦,不过我自己能解决。”

    关景之剑眉一扬,带动英挺的五官流露一丝诧异的神色,却转瞬即逝。

    “小夕值得拥有最美好的幸福。”他缓缓开口,语气透着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威胁。

    梁宥西心思何等敏锐,自然听得出他话里头的意思。

    “大哥,我宁愿委屈自己也不会让关夕受委屈。”

    “能娶到小夕是你几世修来的福,你有什么委屈?”

    好霸道的口吻!

    梁宥西心里腹诽,却没再说什么。

    的确,他很庆幸能娶到关夕。

    “我饿了,一会要去C市,你先给我弄点吃的。”关景之自然而然的吩咐,一副在自家般随意的口吻。

    “……”

    “不要辣,不要酱油,不要味素,不吃青菜,其他随便。”

    “……”

    ************************

    花了二十分钟煮了一大碗海鲜汤面,关景之先是很挑剔的闻了闻,然后用汤匙舀了一小勺品了下味道,眉头拧了拧,随后一手拿筷子一手拿汤匙开始吃起来。

    关夕闻到香味跑出来,看到大哥面前那碗诱/人的海鲜面条,嚷嚷着也要吃,抢了汤匙就要喝汤,却被梁宥西阻止。

    “你吃了香芒布丁,不能碰海鲜,会过敏。”

    “可是我饿。”

    “我已经在煮饭了,我现在去炒菜,很快就可以吃。”

    关夕猛点头,目送梁宥西走进厨房,她回头问关景之:“大哥,我眼光不错吧?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呢,你那次如果不投我一票答应让我搬出来和他一起住,那你今天就只能饿肚子了。”

    关景之嘴角一抽,“我想吃东西去哪不行?”

    “可是你吃不到他做的。”

    “我又不喜欢他,是不是他做的有什么区别?”

    “那你喜欢谁?”

    关景之沉着脸没回应,同时加快吃面条的速度,三两下把一大碗面条搬空。

    “我走了。”

    他起身。

    “大哥,是不是我说错话了?你别生气嘛~”关夕以为自己惹他生气了,有些心慌的去抱他的手。

    “要撒娇找你老公去。”关景之头也不回地走向门口。

    关夕撅着嘴瞪他。

    “我没生气,现在就去找我喜欢的人。”

    门关上的刹那,关夕听到大哥的声音飘进来,这才松了口气。

    吃完饭梁宥西收拾刷碗,关夕想帮忙遭到拒绝,索性自他身后抱着他当八爪鱼。

    “你今天去医院是因为那件事么?”她忽然问。

    “嗯。”

    “很麻烦么?”

    “有一点,不过不用担心。”怕她继续问下去,他转移话题:“想不想去温哥华?”

    关夕一楞,偏过头绕到前面去看他:“我一个人去?”

    “我们。”

    “可是我怎么去?”她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乘坐飞机吧?

    “有我在,有什么不可能?”

    “可是你这边的事情还没解决。”

    “可以等处理完这件事以后再去。”

    “那你以后不在国内的医院上班了吗?”

    梁宥西沉默了会,然后摇头:“还不知道。”如果不吊销他在中国的执业医师资格证书,或许他还是会留在医院继续上班。

    虽然他昨天说得很坚决,辞职以后不会再踏入那家医院。

    但当时是被母亲的态度气到了,所以才会说那样的气话。

    “没关系,不论你到哪我都陪着你。”关夕紧了紧环在他腰上的手。

    梁宥西笑一下,轻拍她的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