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替补

芥末绿2017-2-25 21:46:28Ctrl+D 收藏本站

    关夕。

    他怎么会不知道关夕是谁。

    原来他是受了刀伤,而且刺中的还是他曾受过枪伤的地方,难怪那阵痛楚那么熟悉。熟悉到让他在梦境里下意识就想起曾为岑欢受伤的那一幕。

    所以他才以为一直握着他的手那个人是岑欢。

    因为当时他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的确是岑欢,她也是一直握着他的手。

    只是他忘了除了岑欢会连名带姓叫他外,关夕也是。

    而且他承诺过带关夕去温哥华,也只有她,才会一直在等他爱上她。

    他想起梦里闻到的那阵淡淡地中药香,也只有常年用中药泡澡的关夕身上才会有这种独特的香味。

    她和岑欢有这么多的不同,为什么他会混淆,把她误认成是岑欢?

    他用力甩了甩头想坐起来,胸口立即一阵钻心的痛,不得已重又躺回去,却紧拽着身下的白色床单,似乎在隐忍什么。

    “妈,她是不是哭了?”

    席文绢看着他,摇头:“我不知道,她跑得很快。不过从自己爱的人口中听到别的女人的名字,我想应该不只是哭吧?”

    梁宥西闭上眼,脸部轮廓因紧咬住牙关而绷得死紧。

    “她二哥已经让人在找凶手,可能——”

    “我的手机呢?”梁宥西忽然开口打断母亲。“我要打电话,很急。”

    席文绢睨他一眼,从包里拿出他的手机递过去。

    梁宥西点开屏幕找到关耀之的电话拨出去,电话接通后不待他开口便道:“不用找了,我知道是谁,事情我会处理。还有我想见关夕,麻烦你帮我把她带来。”

    话落挂了电话,然后从通话纪录中找到程馨榆的号码拨通。

    “如果你打电话过来是求我放弃起诉,那我告诉你,太晚了!”电话一接通便传来程馨榆冷漠的声音。

    梁宥西冷笑:“我想现在要求的人应该是你。”

    那端一顿,“什么意思?”

    “你弟弟在吗?”梁宥西话题一转。

    “你问他做什么?”

    “听着,程馨榆,我不想和你拐弯抹角,如果你不在明天下午之前带你弟弟来医院见我,那就等着警察以故意谋杀罪逮捕他!”

    不等程馨榆回应,梁宥西已经挂断电话。

    席文绢目瞪口呆的望着儿子,满脸的震惊和匪夷所思。

    “你说是程宁想杀你?”那个刚满十八岁的男孩?

    她想起那日在手术室程宁提起梁宥西时一副恨不能将他撕成碎片的的表情,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难以置信地摇头,“怎么会变成这样?”

    梁宥西闭着眼不语。

    他才做了手术没几个小时,身体还很虚。加上刚才说了那么多话,现在又渴又累。

    可是他现在还不能喝水。

    他皱眉,下意识舔了舔干得厉害的唇,忽然很想念关夕。

    “妈。”

    席文绢从刚才的震惊中回神。

    “我希望您以后不要再为难关夕,我不论如何不会和她离婚。”

    席文绢点头。

    她还有什么脸去为难关夕。

    “爸呢?他知道我受伤的事了么?”

    席文绢点头。

    “我告诉他了,但不知道他能不能赶回来。”

    “妈,您和爸见了面好好谈谈,别老来还闹离婚。”

    席文绢又点头,然后久久没再听到有声音,一看才知道是又睡着了。

    她给他盖被子,转身出去。

    **************************

    关夕出了电梯几乎是一口气冲出医院,然后站在马路边上气不接下气地猛咳。

    过往的路人投以好奇的目光,也不知道是好奇她的装扮还是好奇别的。

    关夕视若无睹,却无法控制眼眶里不段往外溢出来的眼泪。

    随后追出来的小兰左瞧又瞧看到到她,连忙跑过来。

    “小姐,你怎么跑这么快?”小兰边大口喘气边问。

    关夕低头抹去脸上的泪水,忍住眼泪不想让小兰知道她在哭。

    可小兰见她肩膀一抽一抽的,想不知道她在哭都很难。

    “小姐,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好端端的就哭了?难道姑爷被凶手划花脸毁容了?”

    “……”

    “还是姑爷醒来失忆不记得你了?”

    “……”

    “小姐,你倒是说句话啊?本来我都做好睡走廊的准备了,因为我以为你会留下来陪姑爷。”小兰叹口气,从随身带的包里拿了瓶水递给关夕,“喝点水吧,小姐,不然哪里有那么多眼泪来流。”

    关夕本来心里很难受,被小兰无厘头的这么一搅和,顿时难受不起来了。

    她接过水拧开瓶盖,刚递到嘴边忽地想起如果梁宥西醒来渴了怎么办?

    关夕你是猪啊,为什么老想着他。

    她懊恼的自骂,心里虽然因为他爱的人不是自己而感到痛苦,但就是忍不住会担心他这个担心他那个。

    不过他有他母亲在照顾,应该不需要她。

    “小姐,我们是回家还是回医院?现在已经很晚了。”小兰打断她的胡思乱想。

    “你不是有手机?打电话给我二哥让他来接我们。”

    小兰应声,刚拿出手机电话就响起来。

    “哇,二少爷好神奇,居然知道你要打电话给他。”小兰嚷嚷完立即接听。

    “二少爷,我和小姐在姑爷的医院附近的马路旁,小姐说让——”

    “叫小夕听电话。”

    小兰耸耸肩,把屏幕暗下去的手机递过来。

    关夕接过,“二哥,你过来接我。”

    “小夕,你和梁宥西怎么了?为什么你在医院他却还打电话给我让我把你带过去?”

    关夕欣喜:“他醒了?”

    “你不知道?”关耀之叹气,“小夕,二哥被你弄糊涂了。”

    “我觉得……在医院呆着不舒服,所以……没等他醒就走了……”

    “我怎么觉得你在骗我?”

    “……二哥,你如果没时间那我们就自己打车回去了。”关夕不想再继续说下去,免得自己说漏嘴。

    家人有多护着她她又不是不清楚,如果知道她受了委屈,梁宥西绝对不会好过。

    而她不希望他有任何闪失。

    “他醒来想见你。”

    “……”

    “小夕?”

    关夕咬唇,然后把手机递给小兰,“挂电话,打车回家。”

    小兰傻眼,瞪着关夕往前走去的背影喊:“小姐,我刚才好像听二少爷说姑爷想见你,你不去?”

    关夕没回头,心里却想,为什么他想见她她就要感恩戴德的把自己送到他面前,而他却连在昏迷中都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

    她以为自己很大方很宽容,足够容忍他的心里住着别的女人,只要他的人在她身边就好。

    可是她做不到。

    她会控制不住自己去妒嫉那个被他深爱着的叫岑欢的女人,会想要他的人留在她身边的同时心也是属于她的。

    他一直说她单纯得像张白纸,可如果他知道她心眼这么小,内心这么贪婪,居然野心勃勃的想拥有他的全部,那他还会不会这样形容她?

    他明明握着的是她的手,为什么心里住的人不是她。

    ——他醒来想见你。

    其实他想见的人是岑欢吧?

    而她不过是一个替补,一个他在思念岑欢时用来打发寂寞的傻瓜。

    “小姐!别往前走了,你要撞到电话亭了!”

    身后传来小兰杀猪一样的尖叫声,虽然刺耳,但也成功制止住关夕的脚步。

    “小兰。”关夕忽然喊她,语气有些飘忽。

    “什么事,小姐。”

    “你说人为什么那么贪心,要到了这个还想要那个?”

    小兰一脸茫然:“……”

    “我明明应该生他的气的,可是他又没有错。他又没强迫我爱他,也没强迫我和他在一起,而且还劝我放弃他不要喜欢他,也不否认他有爱的人,所以我有什么资格生他的气?”

    说来说去,原来是她错,错在她和他一样,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