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再丑也要

芥末绿2017-2-25 21:46:43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连续开车奔波好几个小时,梁宥西身上的伤口裂开得很严重,渗透T恤的血甚至能拧出小半碗来。这对于他原本就失血过多的身体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所以伤口重新缝合好从手术室出来,他人还是处于昏迷中。

    席文绢在梁宥西执意去找关夕时说过不会再管他的事,所以即使是从萧主任那里得知儿子伤口裂开重新缝合,也没有来医院看他。

    连夜赶回来的梁敬升天亮时风尘仆仆地出现在病房里,而关夕握着梁宥西的手哭成了泪人儿,对周遭的一切都漠不关心,自然也没注意到梁敬升。

    她知道梁宥西对自己好,但就是因为他对她的好并不是出自男人对女人的喜欢和爱,所以她心里才觉得别扭,觉得委屈。

    可是现在看着躺在病床上伤势更加严重的梁宥西,她禁不住满心后悔。

    她后悔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跟他闹别扭,后悔为什么不在听到二哥说他醒来想见她时重回医院。

    她把脸埋入梁宥西的手心里,哭得不可遏制。

    关母见她这样伤心,心里既心疼又难受,却越劝她越哭得厉害。

    反倒是把梁宥西抱上车又开车送来医院的宋律扬一句话让关夕止住了眼泪。

    他说,“你把自己哭昏过去了等他醒来见不到你怎么办?”

    所以她不能让自己哭昏过去,她要他醒来一睁眼就能看到自己。

    快八点时宋律扬开口道:“我九点约了一个重要的客户,所以要走了,有时间我再过来看他。”话落看向关母,“表姐,改天我专程上门去看您。”

    关母点头,而宋律扬走后,一直在门外和梁敬升谈论的关父也进来催促她回家休息,可关母却不放心女儿,硬要留在医院陪她。

    关夕知道父母因为担心自己而整夜未眠,心里很内疚,所以也帮忙劝道:“妈,您和爸回去吧,叫小兰小月她们过来就行了。”

    关母无奈的叹了口气,和关父一同离开。

    关夕抱住梁宥西的手脸贴着他的手臂趴在床边,想哭时就深呼吸,或者想一些她和梁宥西在一起时的开心事。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她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连有人进来都没察觉。

    梁敬升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和趴在床边睡着的关夕,虽然这一幕让他心酸难受,却也感到欣慰。

    至少他当初让儿子娶关夕的意愿并没有落空。

    怕自己进去会惊醒关夕,他带上门离开,决定先回家一趟。

    *******************************

    梁宥西昏昏沉沉中感觉手臂发麻,下意识动了动,结果把抱住他手臂还在睡的关夕惊得一下睁开眼。

    她见他掀了掀眼皮,以为他醒了,心头一阵雀跃,正要开口,却又发觉他脸色潮红得有些异常,而且手臂的温度似乎也有些烫得离谱。

    她抬手覆上他的额头,掌心里灼烫的高温让她意识到他是在发高烧,心里一慌,放开他的手急忙起身要去喊医生,可刚站起手却被捉住。

    “别走。”

    她僵住,不敢回头。

    “关夕……”

    当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关夕热泪盈眶。

    她刚才好怕又从他口中听到那个他深爱的女人的名字。

    幸好,他喊的是她。

    她回头,泪眼婆娑的望着无意识捉住她的手却眉头紧锁双眼紧闭的男人,心头莫名一片酸软,忍不住俯身去亲吻他发干却红得艳丽的唇。

    而原本闭着眼的梁宥西在她的唇落下时忽地睁开眼。

    两人四目相对,关夕有一秒的错愕,湿润的眸瞳转了转,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关夕。”梁宥西抵着她的唇开口唤她,湿热的气息流转过她的唇,让关夕一阵心悸。

    她耳根烫了烫,想抽身退开,腰却被他忽然扣住。

    “别走。”

    关夕见他稍微一动就疼得眉头打结,心疼得连忙点头:“我不走我不走,你别动。”

    梁宥西叹口气,在她唇上回吻一下,喃喃道:“对不起。”

    关夕咬唇,低垂着眉眼掩饰酸涩发红的眼眶。

    “关夕,我不是不喜欢你,我——”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不好,我不该这个时候耍脾气害你到处找我加重伤势,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关夕忍住眼泪又亲了亲他。

    “关夕……”这丫头怎么这么傻,明明自己受了委屈却还要把错往自己身上揽。

    “你突然不见是跑去哪了?我很担心你。”

    “我……肚子痛昏过去被我……小表舅捡回去了……”

    “小表舅?”

    “嗯,是他抱你上车又送你来医院的,不过他有事先走了,等你出院我们请他吃饭介绍你们认识。”

    梁宥西点头,随即又因胸口骤然掀起的锐痛而皱眉。

    “是不是我压到你的伤口了?”关夕说着要去拨他圈在自己腰上的手,梁宥西却抱着不放。

    “我喜欢你压着我。”梁宥西盯着她粉红诱/人的唇,本就因高烧而烧红的双眼此刻更是目光灼热慑人,眸底流转着一抹教关夕耳红脸赤的暗焰。

    她有些心慌的别开眼,红着脸呐呐道:“你发高烧了,我去叫医生过来。”

    “你就这样出去?”梁宥西费力的抬手轻触她的脸,触及几处因过敏而明显有些粗糙的地方,皱眉道,“痛不痛?”

    关夕摇头,“只是有些痒,忍不住想去抓。”

    “抓烂了脸上会落疤变成丑八怪。”梁宥西吓唬她。

    “那变成丑八怪了你还要我么?”

    “嗯。”他亲她的脸,“再丑也要。”

    “骗人。”关夕故做不信的轻哼,心底却荡起一圈一圈感动的涟漪,缓缓漫上胸口。

    “小姐?”门口突然扬起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

    关夕听出是小兰在喊她,回头果然见小兰鬼鬼祟祟打开一条门缝往里探,对上她的视线,眼睛一亮,立即推开门跑进来。

    “小姐,你真的回来了?昨晚你跟谁跑了,我到处找不到你都急死我了。”小兰把包和一只保温桶放到床头柜上,抓住关夕的手又哭又笑。

    “我能跟谁跑?”关夕翻个白眼,扫了眼她带来的东西,“那是什么?”

    “哦,是太太给你和姑爷煲的汤,还是热的呢,你们都饿了吧?我先带些汤过来,一会小月再送饭菜过来。”

    “我现在还不能吃东西。”梁宥西闭了闭眼,因为高烧的原因,觉得头痛欲裂,正想开口让小兰给他按床头的呼叫铃,病房门又被推开,卷进来一道人影,急匆匆跑到病床边抓住梁宥西的手便问:“宥西哥,怎么回事?哪个王八蛋捅了你一刀?你告诉我我去捅死他!”

    “……”

    “梁劭北,拿开你的爪子。”被他这样一摇晃,梁宥西觉得身体更难受了。

    “哦,好。”梁劭北放开手,却红了眼眶。

    他昨天去一个小县城出诊,今天早上才回来,没想到一进医院就听同事说梁宥西受伤了。

    “宥西哥,你怎么这么倒霉,去年中枪伤躺了那么久现在又被人……”

    “闭嘴。”怕他一不小心又说到岑欢让关夕难受,梁宥西没好气地打断他,然后望向关夕,“你昨晚没睡好,先让小兰送你回去休息,反正现在有劭北在,他可以照顾我,你休息好了再过来。”

    “小嫂子,你脸上怎么了?”梁劭北惊讶地盯着关夕的脸。

    关夕摸了摸脸,心想自己这种情况的确不适合长时间留在光线充足的地方,而且她昨晚没洗澡浑身都不舒服。

    “那我……先回去。”她望着他,眼里满是不舍。

    梁宥西冲她牵了牵嘴角,“去吧,脸上擦些药,别抓。”

    关夕轻轻点头,小兰给她拿过帽子戴上,等到两人离开,梁宥西才皱眉瞪向梁劭北,警告道,“以后不要在关夕面前提我和岑欢的事,就算她问你你也要假装不知道,什么都不准说,把你的嘴给我封严一点!”

    梁劭北唯唯诺诺地频频点头,还做了个封口的手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