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帮忙洗澡~

芥末绿2017-2-25 21:46:57Ctrl+D 收藏本站

    梁宥西在医院住了十多天,等身上的伤口愈合了才出院回到公寓。

    当送他回来的梁劭北把车开入公寓的地下停车场时,后座上被梁宥西握着手的关夕不自觉反握住的,力道大得让梁宥西吃痛。

    “关夕?”他轻唤她,察觉她的身子发抖,皱了皱眉,腾出一条手臂环住她的肩把她搂入怀里。

    “是不是想到那天的事了?”他问她。

    关夕点头,双手环住他的腰把脸埋入他胸口。

    她对这个地方有阴影,一进入这里就会不自觉想起梁宥西受伤那天躺在血泊中的情景。

    她险些失去他。

    “没事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梁宥西柔声哄她,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走吧,我们下车。”

    关夕松手退开他的怀抱,下了车急匆匆跑去电梯口。

    梁劭北不明所以,错愕的望着关夕的背影道:“宥西哥,小嫂子怎么跑那么快?”

    梁宥西没回他,却说,“给我重新找一处宽敞的房子,最好是能立即搬,价钱没问题。”

    “啊?”梁劭北傻眼,困惑道:“为什么突然要重新买房子?你不是很喜欢这里么?去年岑医生搬走后我就问过你要不要……”未完的话在突然瞪来的目光中自动消音。

    “让你找就找,哪那么多废话?”

    “好吧。”梁劭北耸耸肩,然后绕到车子后备箱去拿东西,而梁宥西已经大步走向电梯口。

    回到家,关夕径直走向卧室。梁宥西等梁劭北离开了才回房。

    关夕已经换了套米白色的家居服把自己卷成一个团窝在床上,大半个身子被一头披散的长发覆盖,让本就玲珑的她更显娇小。

    梁宥西站在床边看了一会,目光顺着她优美的背部线条滑至她小巧圆润的臀线,脑海里忽然闪现他双手捧着她的臀往自己小腹下方按压的画面,顿觉一股热流直涌向某处,渐有抬头的迹象。

    他深呼吸,暗笑自己食髓知味得入了魔,竟然隔着一层衣料都能清晰勾勒出她一/丝/不/挂时的姣好胴/体。

    俯身碰了碰她的肩。

    关夕动了动,转过身来和他面对面,然眼睛却是闭着的,而长长的眼睫上水光闪闪。

    梁宥西胸口一窒,疼惜地亲吻她的眼。

    “小傻瓜,不是说了没事了么?”

    关夕依旧闭着眼不吭声,双手却顺势环住他修长的颈项,撅着粉亮的唇一副要哭的模样。

    梁宥西哭笑不得,又去亲她的嘴,舌尖有意无意的舔吻她唇的形状,然后一点点自她微启的口中伸入,翻搅,揪住她的舌缠绵。

    关夕很快乱了气息,环住他颈项的手改攀住他的臂膀,然后无意识地在他身上一阵乱摸。

    当她隔着衣料摸到他胸前的一粒突起时,下意识抓住捏了两下,然后感觉到在自己口中翻搅的舌头忽然间加重了吻的力道,让她有种随时要窒息的错觉。

    察觉到她身体的紧绷,梁宥西放开她的唇,滚烫的唇舌沿着她尖巧的下巴一路往下,落在不知何时被他解开了上衣纽扣完全裸/露胸前美景的绵软上,双手绕到她后背解开她的内衣背扣,又绕回来,轻轻的以指拨弄,然后一口含住她弹性而饱满的顶端,以舌捻玩她越来越硬/挺的粉红小蓓蕾。

    身体变得燥热,关夕不自主地在他身下扭捏挣扎,缠绕上他紧实腰线的双腿骤然夹紧,口里发出撩人心魂的呻/吟,大胆得让梁宥西倒抽冷气。

    他睁开眼望着美眸轻眯,小脸因遍布被情/欲折磨的痕迹而显得分外妖媚的小女人,喉咙莫名一紧,抵着她小腹的那处抬头的昂藏越发粗/硬,甚至不受控制的跳动着蠢蠢欲动,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那片湿润而柔软的私/秘境地。

    “关夕。”他哑声唤她,饱含欲念的声音夹杂满满的隐忍。

    关夕有些茫然的张开眼,目光迷离的样子有些傻气,却也让人忍不住想狠狠地亲吻她。

    “帮我去放水,我想洗个澡。”

    住院十多天,前一星期关夕根本不准他下床,所以每天都是擦身,后来虽然可以下床活动了,但为了避免不弄湿伤口,他还是不能淋浴,最多只是洗洗下半身。

    天晓得他想洗一个舒服的澡想得都快疯掉了。

    所以尽管他现在很想要她,但为了拥有一场不论质量还是气氛都绝佳地情事,他还是决定先洗澡把自己身上那股从医院带回来的味道去除。

    关夕望着他呆了两三秒才回过神来,意会到他跟自己说了什么。

    她松开八爪鱼一样缠绕在他身上的双手双腿,脸红耳赤地推开他要下床,却发觉自己上身被脱了个精光,忙害羞的扯过被子将自己裹住。

    听到身后扬起的低笑声,她羞窘地回头瞪了一眼,裹着被子跑去浴室给他放水。

    梁宥西轻呼口气翻身从床上坐起,然后开始褪身上的衣物。

    关夕出来时他恰好背对着自己弯身将最后一块遮羞布脱下。

    关夕怔住,目光直直顺着他修长有力的双腿一路往上,勾勒出他让人脸红心跳的裸/体轮廓。

    她捂住心跳剧烈的胸口,有些困难的吞了吞口水。

    梁宥西察觉身后露/骨的注视,缓缓转身,然后看到关夕猛然瞠大眼,瞪着他腿间青筋环绕的那处,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

    他顺着她的目光低头看了眼,挑眉走过来。

    关夕在他移动脚步时回神,慌忙撇开视线,故做咳嗽的样子,捣住嘴轻咳了两声,然后身体旁往站了站给他让道。

    梁宥西见她一脸想看又害羞的别扭样子,忍不住又笑。

    在跨入浴室时忽地回头。

    “关夕。”

    关夕鸵鸟一样低着头几不可闻的应了声,然后又听他说,“我怕自己洗会弄湿刚结痂的伤口,你帮我?”

    “……”

    关夕慢吞吞转身。

    热水放好,梁宥西关了开关跨进去坐下,姿势慵懒地双腿交迭搭在浴缸另一头,然后看向关夕,“你裹着被子怎么给我洗?”

    关夕瞪他,梁宥西却笑:“我都随便你看了,你是不是也该大方一点?”

    关夕突然发觉他笑得有点痞,嘴角微斜的样子给人一种坏笑的错觉。

    见她站着不动,梁宥西眸光一闪,忽地抬手一把扯住关夕的手腕将她往下拉。

    关夕不防他偷袭,回过神来时大半个身子都跌落浴缸里,身上的被子全部湿透,而倒霉的是她的头还是往下载的,脸埋入热水里,在她还来不及闭眼的刹那,一根粗/大的棍形物出现在她的视野里,直逼她的双眼。

    意识到那是什么东西,她本能的惊呼,却忘了自己是在水里,刚张嘴就有热水灌入,害她被呛了几口水才胡乱扑打着挣扎出水面。

    而她刚往脸上抹了把水还没来得及睁眼,就有滚落的唇覆上来,狠而热烈的锁住她娇嫩的唇瓣重重吮/吸,同时一双大手抚上她胸前的两团绵软力道时轻时重地拨/弄,很快勾惹出她刚才被挑起却又没得到满足的情/欲,不自觉地回应他的热情,连浑身被剥了个精光都没察觉。

    梁宥西边亲吻她边分开她的腿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修长的手指宛如弹琴般在她弹性年轻的娇躯上弹奏着,自她平坦光滑的小腹往下隐入她神秘的丛/林间,剥开她柔软的花瓣,慢慢的捻弄,然后小心翼翼的刺入湿热的内壁。

    关夕蒙胧中感觉有异物入倾,惊慌地想夹/紧双腿,臀却被一只大手紧按住,让她无法挪动半分。

    修长的手指慢慢地刺入研磨,指端刮弄过她的粉嫩的内壁,感觉到她的身子每被他重重刺一下便全身紧绷,他不由更快的加速手指的动作,同时再挤入一根手指。

    “想要么?”梁宥西啃咬着她的耳垂低声问她。

    关夕娇喘着,湿漉漉的眼瞳半眯着红唇娇艳欲滴的样子,让梁宥西浑身血液沸腾,不待她回答便将手指退出她体内,扶住自己硬得发痛的坚/挺抵在她柔软的花瓣上,骤然沉腰挺入,让自己没入那片紧窒的包围中。

评论列表: